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RGB

名字当然是我胡起的

有一些玩梗

——————————————————

要说来,冬天来临前的气温变化总是很大,连日误算气温让阿周那也终于败下阵来,以至于工作结束回到家就一边说着好冷,又裹着被子窝在了床上。

迦尔纳比他回来的早,阿周那进门的时候他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炖菜的香味充斥着狭小寒冷的室内,阿周那不情愿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空调遥控器的所在,熟知他所想的迦尔纳在进入房间时把那个白色颇有些分量的东西塞进了阿周那的手里。

于是空调出风口缓缓运作,五六分钟之后温热的气体喷射了出来,迦尔纳也在床边坐下,转头看向埋在羽绒被里一动不动的人。

“你冷吗?”他问道。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阿周那翻了个身,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鼻音,大概是真的感冒了。

“你感冒了?”迦尔纳很快从他的话里听出了端倪,还带着油烟味的手拨开阿周那的头发,径直的贴上了额头,又在迟疑半秒后带着不确定的表情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似乎是有些热啊……”

在阿周那酝酿身上的暖意时他嘟嘟囔囔的说着,冷不丁的俯下身撩起自己的刘海贴上了他的额头。

“迦尔纳?!”阿周那被他吓了一跳,很快又绷起了脸,“你这么突然的要干什么?”

“试温度。”迦尔纳笃定的说道。

“测体温的话药箱里就有体温计,这么原始的办法怎么可能准确。”

“说的也是。”迦尔纳起身,拉开卧室里的抽屉,听听框框的开始翻找起来。

阿周那翻了个身,把被子又裹的紧了点。

“还是很冷吗?”

“差不多。”

“空调的温度调高一点?”

“已经很高了。”

迦尔纳把已经甩好的玻璃细棒伸到了阿周那的眼前,对方一声不吭的接了过去,拉开睡衣的领子塞进腋下。

“还吃饭吗?”

“……吃。”

“端过来?”

“那倒不必。”

阿周那夹着温度计磨磨蹭蹭的起了床,披上羊毛衫,身体果然还是很冷,但是大脑却保持着一种高温的混沌感。路过药箱的时候他翻了翻,把能吃的药放在了餐桌上,迦尔纳已经摆好了菜。两人落座,清扫了食物之后阿周那又躺上了床,先不论这样是否会对消化造成什么危害,先让身体保持正常的温度是更为重要的事。

这时室内的温度也终于变得宜人起来,尽管恶寒的触感还在感官里徘徊不去,阿周那还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弄醒他的是挥之不去的鬼压床的噩梦,阿周那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冒出莫非真是因为这样才感受到寒冷的念头,睁开眼睛时,模糊的视野被厚重的布料所遮盖,他动了动手指,除了床单,另外摸到的是散发着温度的柔软的布,但这布还带着一种坚硬又柔软的形状。黑暗中,一个人影走进,把新的什么塞进了被子。

什么……

阿周那趁着对方还没发现时伸着手指摸了摸那个片状的东西,总算是想起在被子里的现在紧贴着他的这些东西的正体。

他挣扎了一下,在对方转过身来准备再塞点什么东西进来的时候仰起身体,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你这样做真的会热死人的啊!”

转过身来的是迦尔纳,手里还拿着两三片暖宝宝,这家伙是真的想把自己弄死吗,阿周那寻思自己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对方的事,大约是迦尔纳的“常识”又在作祟吧。

“因为你说很冷……”迦尔纳举着暖宝宝,“热吗?”

“是很冷……”阿周那捏了捏眉心,恶寒的感觉还挥之不去,相反的大脑也愈发的热成了一团浆糊,“但是我说冷不是指冷……啊,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他躺平。

“总之,不要再塞东西了。”

说着阿周那掏了掏被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迦尔纳手里。

“这些也不需要。”

“是吗,是吗……”迦尔纳低下头去看着手里的东西。

“别这样轻易的失落啊!”

“失落?”

“算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阿周那拉过被子把脸盖住,“晚安。”

“晚安。”

不过果然把热水袋暖宝宝电暖宝掏出去之后,很冷。

过了半秒。

“别那么站着,上来吧。”

“嗯。”

“你笑什么。”

“没什么。”

“晚安。”

“晚安。”


(END)

2017-11-28 /  标签 : 周迦 90 2  
评论(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