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十章

这么一想剧情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了

——————————————

第十章


夜晚到来。

阿周那洗了澡早早在铺好的被褥上躺了下来,一天的奔波和晚上的讨论令人身心俱疲,于是他很快睡了过去。半夜时阿周那被很轻的推门移动声吵醒,他没动,在昏暗的光中睁开了眼睛。

那是个白色的身影。

白色影子在他的旁边蹲下了身体,大约是没有发现阿周那醒来的事实,对方不声不响的掀开了被子的一角,手已经伸了进去。

不能动。

阿周那竭力控制住自己乱跳的心脏和即将崩溃的呼吸,闭上眼睛装作自己仍然还在睡觉的样子,开始思考如何从这种地方脱离。

白色的手掌在距离他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游走,越来越近,伴随着布料摩擦的声音,鬼逐渐靠近。

不行。

冰凉的身体彻底贴近的时刻,阿周那迅速的坐起身来把对方压在了身下,昏暗中,他弄出了很大的声响,角落的柜子被波及,上面放着的包滚落在地,走廊一阵轰鸣,纸门被用力的推开,走廊昏黄的灯光落进屋内。

“社长!我来救您——”

伴随着刺眼的手电筒彻底照亮屋内,小司机的“了”字干瘪的从嘴角里蹦了出来。

“怎么了?”柚李摇摇晃晃的从后面出现,“刚刚听到很大的声音。”

“看样子,晚间的鬼故事……”提着手电筒的由理笑了起来,“主角该不会是你吧?”

阿周那来不及反驳她,喘着粗气定睛一看身下的“鬼”。

“阿周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睡眼朦胧的迦尔纳。

“刺激刺激,精彩精彩。”由理鼓掌。

“社、社长……”小司机一阵僵硬,“就算您想玩骨科,我、我也不会有什么偏见……”

“谁玩了!”阿周那转过身来,脸上发烫,“这是我的房间,迦尔纳你进来干什么?”

“?”迦尔纳一脸疑惑,“这不是我的房间吗?”

“你是失忆加重了吗……”

“走错房间上错床?”柚李偷偷跟由理说道。

“我听见了哦,我听得见。”

“人家是兄弟情深。”由理说道。

“喂!”

“总之不论你生不生气,你们先分开再说话。”由理在阿周那的怒视中泰然自若的两手环胸道。

“唔……”迦尔纳皱起了眉头,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你这是干什么……”阿周那松开了手小声吐槽道。

“因为你的腿顶到了……”

“哈?”

阿周那的视线下移。

等等。


“哈——”由理打了个哈欠,“嗯,所以你说的鬼故事就是你自己吧。”

“不是的。”阿周那否定道。

“这间别墅闹鬼也是……”迦尔纳的视线落了过去。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阿周那强烈拒绝。

“所以今天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柚李问道。

“应该是半夜起床时走错房间了。”迦尔纳睡眼朦胧。

“毕竟是早睡早起的老头型生物钟。”由理点头。

“所以这么说……”柚李看向迦尔纳。

“多多少少想起来一点东西。”迦尔纳突然说道。

“什么?”阿周那来了精神。

“刚刚在被你压住的时候。”

“那个就不必提了,讲重点。”

“你在害羞吗?”由理问道。

“谁害羞了啊!重点难道不是想起来了什么吗!”

“嗯……刚刚又好像忘掉了……”

“想起来啊!”

“我想起来了。”

“……说。”

“以前你来的时候住在我的房间里了。”

“哈?”

“半夜起夜的时候忘掉了这件事,所以就……”

“等等,我突然不想听了。”

“这怎么行,想让迦尔纳恢复记忆的不是你吗,阿周那。”

“你这个想看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可以解释一下吗?”

“所以起夜的时候走错了房间?”

“正如坂仓所说。”

“所以遇到了白色的鬼?”

“社长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是刚刚着凉感冒了吗?”

“这么说来确实比平时颜色更深了……”

“先给我讲正事。”

“似乎阿周那当时惊叫一声,吓晕过去了。”

“噗嗤。”

“喂!”

“虽然没有要吓晕你的意思,但还是让我道个歉。”

“我心领了,但是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除了这个之外你还想起来些什么吗?”

“嗯。”


气氛突然变得寂静,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迦尔纳的身上。

“还想起来什么了吗?”


清晨收拾东西离开时,别墅的庭院中漂浮着淡淡的雾气,迦尔纳坐在走廊边缘一动不动,阿周那远远的看了一眼,还是走了过去坐下。

“早上好。”他说道。

“早上好。”迦尔纳也说道。

一阵沉默。

“关于你的记忆的事。”阿周那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

“怎么了?”

“我住在你的房间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还没有想起来。”迦尔纳沉思道,“应该和他们刻意不让你知道我的存在有关系,当时我藏在别的房间里,但是晚上的时候多少还是迷糊的走错了路。”

“以至于他们非得跟我解释是撞鬼了吗……”阿周那郁闷的叹了口气,“算了,至少没有遇到鬼这点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原来如此。”迦尔纳突然说道。

“怎么了?”

“你来时奇怪的样子和反对留宿的原因,是这个对吧?”

“不、不是的。”阿周那转过脸去。

“为什么你总是要撒这些无意义的谎言?”

“怎么无意义了!”

“因为事实如此不是吗?为什么要特意去否定?”

“那是因为……”阿周那皱着眉头说了一半,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

“没什么。”

他想起那时所见的白色的鬼,在皎洁的月光之下,被褥中掠过胳膊的冰凉的手指。

“手借我一下。”

“?”

迦尔纳伸过手来,一下子被阿周那握住。

“怎么了?”

“没什么。”

心脏乱了节奏。

阿周那送开手站起身来。

“准备走吧,到出发的时间了。”

迦尔纳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他一头雾水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跟在阿周那的身后离开了长廊。


(TBC)

2017-11-20 /  标签 : 周迦 34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