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九章

话说代理那边应该可以发港澳台(

——————————————

第九章


“整理一下情况,”由理把吃完薯片包装整齐的放在一边,“在此之前迦尔纳一直住在这里,自称是这座别墅的管理员,并且是你隐藏起来的哥哥。”

“是这么一回事。”阿周那无奈的点头。

“所以这件事可以理解为令尊爱上了怀有身孕的令堂,不顾家族反对结婚,之后生下的迦尔纳被安置在这间别墅里吗?”

“应该是可以这么理解,毕竟这个逻辑并没有问题。”

“这样一来,你的家族隐藏起迦尔纳的理由也很明了了。”由理说道,“恐怕一开始奉子成婚的子并不是令尊的吧?”

“诶,那长的不像倒也可以解释了。”柚李挠头。

“哈……”阿周那叹了口气,“家父当时并没有提到这件事,尽管家里应该有人知道,但是没有人告诉过我。”

“关于这点,我还有补充内容。”过了半响阿周那又说道。

“请。”由理做了个手势。

“家母身体不好,所以在几年前已经去世了。”阿周那说道,“之前她常常往返于这里和本家的宅子。”

“那么这样的话,我想也可以解释迦尔纳在这里的原因了。”由理点点头,“关于令堂去世的事我很遗憾。”

“但是我在这里见过一个中年女性哦。”柚李突然说道。

“什么?”阿周那皱起眉头,“你再说一遍?”

“就是说我在这里见到过一个中年女性……”柚李苦笑,“不过这么想来怎么可能是你的母亲啊,明明都已经过世了。”

“我不是问这个。”阿周那十分严肃,“她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啊。”柚李苦笑,“当时我和迦尔纳虽然住在这一片区域内,但是我几乎没和这里的人交流过。之前来送蔬菜的司机就是这样,就算见到了我也不会搭理我。”

随着阿周那的叹气声,由理清了清嗓子继续整理整件事的思路。

“撇去之前的不谈,迦尔纳可能从出生后就在这里生活,并且捡回被抛弃在深山老林里的坂仓,随后令尊以不自然的方式去世,迦尔纳也提及自己有事要办从此消失,直到被我在公园里发现……”由理一边回忆着之前的话题一边说道,“话说迦尔纳消失的时间你还有记忆吗,坂仓?”

“大概是……”柚李挠挠头,报上了一个日期。

“令堂去世的时间?”由理看向阿周那。

“差不多,如果算上路上花费的时间的话,基本可以推断是去见家父最后一面。”阿周那说道。

“等等。”迦尔纳突然打断他们的话题,“如果说我是见父亲最后一面,再加上他的急病,那么我动身的时间不会太早了点吗?”

“不,当时他的病情是持续发作了几天,一直等到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才闭眼。”阿周那解释道,“毕竟这里面涉及了许多问题,他的私人医生也用了不少手段。”

“但是这只是表面上看上去很合理吧?”柚李举手,“假如说,我只是举个例子,比如迦尔纳早就知道令尊要去世的事呢?”

“什么意思?”阿周那脸色一凛。

“之前你也提及了令尊去世的时候情形有些奇怪吧?”柚李摊手,“尽管这样有些冒犯,令尊有没有可能自己‘策划’了整场死亡呢?”

“这倒是一个新奇的视角啊。”迦尔纳说道,“但是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

“比如……脱离家族、放浪人间什么的?”

“原来如此。”由理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明白了柚李的意思,“和令堂结婚时所遇到的所谓家族阻力?”

“只是推测而已。”柚李说道。

“但是如果这成立的话,我们应该去哪里找到社长的父亲呢?”一直以来沉默的小司机突然开口道,“只要找到的话,假设不就成立了吗?但是没找到的话呢?更何况总裁已经火化下葬了吧?如果他没有去世的话,被火化的究竟是谁?”

“当然是‘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啊。”由理骤然间打破沉默的气氛,“试想一下找一具身材接近、无人认领的尸体也未必是件难事吧?再加上殡仪化妆师的加成,就算是家属也分辨不出来吧?”

“是吗?”小司机一脸惊讶,“还有这种操作?”

“这倒也并不超乎常理。”阿周那皱眉,“或许家父当时提及的协议也……”

“放浪人间吗……”迦尔纳沉思道,语气十分凝重,“很难想象啊。”

“你不要再想了。”阿周那阻止他。

“如此一来,在令尊去世前夕早早动身的迦尔纳极有可能是这个计划的参与者,所以无论是薛定谔的遗产分割遗嘱还是事情的真相……”由理环视了坐在桌前的四个人,露出微笑。

“都在他丢失的那部分记忆里。”阿周那扶额。

“抱歉。”迦尔纳拍拍他的肩膀,“如果不是我当时摔了那一跤……”

“我并不这么认为。”由理打断了他的话。

“前辈?”

“迦尔纳你不擅长撒谎吧?换句话来说,如果我们的推测成立,那么现在令尊就处于更加有利的位置,毕竟是这么大的事,身边的人想必都口风很紧。”

“除了迦尔纳?”阿周那问道。

“我想我并不是不擅长与保守秘密的那种人啊?”

“但是以你作为突破口的可能性依旧存在,简单来说,透露给阿周那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由理笑了笑,“作为唯一的后门的话。”

“也就是说,家父可能只愿意将这件事透露给我?”阿周那推断道。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是亲生的,就算知道父亲还活着,也会为了他个人的愿望而保守秘密吧。”由理说道,“但是令尊应该不会指望这种结果,整件事只能作为一个赌注,迦尔纳会不会告诉你,你会不会选择视而不见,而现在迦尔纳失去了记忆,也就是说——”

“最有风险的短板已经消失了。”阿周那说道。

“就是这样。”由理点点头。

“但话说回来,为什么是迦尔纳?”柚李插了进来,“实际上就算他不知情对整件事情有什么影响吗?”

“所以这些都仅仅只是一种假说,作为旁观者的我们看来似乎毫无关联,但可能他们之间有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呢?”

“整件事变得越来越复杂了……”阿周那放下茶杯,从桌前站起身来。

“怎么了?”迦尔纳问道。

“时间也差不多了,今晚就到这里,休息吧?”阿周那看着他问道。

“有道理。”由理也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房间的话,我预定二楼最深处的那间,剩下你们几个男士随便挑吧?”

“可以。”阿周那点头,“我要最外面的。”

“那我就住前辈隔壁……”

“坂仓先生可以和我一起吗?”

“可以是可以,你先松开我……”

“这里有鬼吧?我是真的害怕……”

“总之你先放开我啦……你这么抱着怎么看都太诡异了吧……”

“那我就住在第二间吧。”迦尔纳转身离开。

阿周那在客厅里看了一眼瘦高的背影,他的视线回到满是萤火虫的庭院中。


(TBC)

2017-11-19 /  标签 : 周迦 33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