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七章

我会被挂的.jpg(

————————————————

第七章


决定出发去柚李所说的地方已经是半个月以后,那以来阿周那一直公务缠身,抽不出时间,由理又尝试改装了一部分店铺,仗着柚李开始接单,后者大量加班,开始了为了还债而踏上新的社畜之路。

出发时众人内心平静,由理张罗了必要的伙食和饮用水,几个人坐上了阿周那调来的保姆车,一路向着柚李所描述的方向前进。

由理坐在最后排噼噼啪啪的在笔记本上打字,阿周那和迦尔纳坐在同一排,柚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为小司机指路,在逐渐远离城市拐进绿意盎然的公路后,一直以来表现的十分自在淡定的阿周那看着窗外流动的风景突然坐起身来。

“怎么了?”迦尔纳在一旁咬着草莓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眼熟。”

“是吗?”

“嗯?”坂仓柚李从前面转过头来,“所以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家人。”阿周那指了指旁边抱着便当盒的迦尔纳。

“完全没听说过。”柚李一脸疑惑,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阿周那,“不像啊。”

由理在后排笑翻。

阿周那无视了后面响亮的笑声。

“因为同母异父,不像也很正常吧?”他解释道。

“哦?这点倒是没听你说过啊。”后排的由理来了兴趣,立刻停下大笑凑了过来。

“你们没必要知道这些。”

“是吗?我也没有必要吗?”迦尔纳在一旁问道。

“Nice补刀。”由理竖起拇指。

“唔……”阿周那被噎住,他抿住嘴唇,很不甘心似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而且我也想听听你过去和我发生过什么。”

阿周那叹了一口气。

“什么都没有。”

“哈?”由理和柚李同时发出一声失望的惊呼。

“你们是吃瓜群众吗!”

“是吗,”迦尔纳明显一脸失望,连吃草莓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他低下头,“是吗,是吗……”

“你怎么也跟着起哄……”阿周那无语的环顾一圈,小司机不敢越雷池半步,兢兢战战开车。

“是这样的,”他拧开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口,趁着浓重的甜味尚未在嘴里消散之际开口,“与其说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如说迦尔纳这个人被家族,也就是你们表面上看到的‘财团’所掩盖了。”

“嗯嗯,真是有趣的家族纷争啊。”

“真希望你别露出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就算是我,也是在家父去世前一个小时才听说迦尔纳的存在的。”阿周那一脸复杂。

“原来还有这些隐情啊……”由理撕开一袋零食,“然后呢?”

“所以说你那一副准备看八点档狗血剧的样子是什么情况?”

迦尔纳递过来那和所剩无几的草莓:“吃吗?”

“啊,嗯。”阿周那拿过一颗放进嘴里,差点崩了表情,“这么酸你是怎么吃进去的。”

“所以呢?我想一个才知道存在不久的人也不至于让你在经过我的店的时候一眼认出的吧?”

“因为之前见过一次,”阿周那说道,“当然见面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件事,前前后后的时间也很短,可能只有几秒吧。”

“惊人的记忆力。”柚李感叹。

“深沉的兄弟爱。”由理感叹。

“只是因为太显眼了啊!”阿周那否定。

“显眼?我吗?”迦尔纳皱起眉头,“我并不这么认为。”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记得了,毕竟滑梯上坐着一个瘦瘦干干的成年人实在是过于罕见。”

“滑梯?”由理追问。

“无可奉告。”阿周那强制结束话题,他无可奈何的从迦尔纳再一次递过来的便当盒里拿出一颗草莓放进嘴里,又努力的不要扭曲了表情把过甜的咖啡灌进嘴里。

“所以你们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由理一句话把车内活跃的空气带入冰点。

“社长是弟弟啊。”小司机在前排随口答道。

“……………………”

“噗嗤。”

“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没什么,总觉得,你们一家子,真的好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辈你冷静一点。”

“诶!难不成我说错话了!”

“你没有啦……”

“那这样的话,要叫我一声‘哥哥’试试看吗?”

“鬼才叫啊。”


“但是你父亲的话,记得是娶了普通家庭出身的女性吧?”

“是这样没错。”

“结婚时间来看的话。”

“什么?”

“接盘侠?”

“……”

“真是个崇高的人,深感佩服。”

“虽然我明白你没有恶意,但是你说话的时机能再准确一点吗?”

“我倒是觉得很准确、很及时啊?”

“只在对你有利的情况下吧?”

“这必须。”


保姆车离开绿林,沿着道路高耸的竹林发出邀请,指引他们进入狭窄道路和朦胧灯笼照亮的小径。

“社长……”前排小司机突然开口,语气十分凝重,“这是……”

“父亲名下的避暑别墅。”

“可以拍照吗?”

“请便。”

由理举起手机,在移动着的画面里捕捉动态的光影,留下彩色的画面。

“阿周那,你哪里不舒服吗?”一旁迦尔纳突然问道。

“没有啊?”阿周那绞着手指回过头,迦尔纳难得一脸严肃。

“难受的话一定要说。”

“你看错了。”他移开视线,躲闪那过于锋利笔直的眼神。

十分钟后,司机在紧闭的柱子编成的大门前停了下来,他说一声去看看情况便下了车,柚李突然想起了什么,摸着口袋跳了下去,随后大门被他拿出的钥匙打开,天色已晚,几个人略一做打算,柚李提议在这座宁静的宅子里停留一夜再动身,这个提案却被阿周那拒绝了。

“我觉得是很合适的提案啊?”迦尔纳很是在意阿周那奇怪的反应,不禁问道。

“明天如果有公务会来不及的。”

“社长明天是连休啊,难得来到这里,您也不要总是想着工作,稍微放松一下吧。”

“对啊。”由理拍了拍他的肩膀,突然露出狡猾的微笑,“难不成有什么隐情?”

“不存在的。”阿周那看了她一眼,断绝了所有的可能性,“那就今晚在这里住下吧,我想父亲去世之后也有管理员来时不时打扫卫生,所以卫生方面应该不需要操劳。”

“这样的话就先去厨房看看吧,刚好我饿了。”柚李脱了鞋轻车熟路的从玄关走进和式的大宅,由理紧随其后,小司机在保姆车的后备箱收拾提来的行李,兴冲冲的跟在后面。

阿周那站在庭院铺满石子的路面上眺望晚霞中青翠的远山,迦尔纳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的身影。

“不进去吗?”

对方一语不发的跟了过来。

“你怎么了?难道说是因为坐车太久了很难受吗?”

“没什么。”

阿周那望着走廊昏暗的角落。

“过去有些事而已。”

“是吗?”迦尔纳的表情在头顶的昏黄灯光中显得有些柔和,“我似乎之前的确是在这里生活过的样子。”

“似乎?”

“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他在紧闭的纸门前停下脚步,径直的拉开把手走进铺满了榻榻米的室内,阿周那跟在他身后,这里是临着庭院的客厅,玻璃纸门透进来些许石头灯笼的光芒,黑色的池塘在夏季的蝉鸣中波光粼粼,绿色的萤火虫在空气中飞舞着,迦尔纳穿过宽阔的厅堂推开玻璃门,于是室内被照亮,他在擦得光亮的地板上席地而坐,阿周那跟了过来,也以一模一样的动作和姿势坐在他旁边。

“所以坂仓柚李说的没错,你之前就在这里生活。”阿周那皱起眉头,“或许你失踪的那天就是为了赶去跟父亲道别吧。”

“或许吧,我不记得了。”迦尔纳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阿周那看着落在荷叶上的红蜻蜓,“无论是家族斗争还是什么,只要在他们发现之前想起来就行了。”

“发现之前?”

“毕竟先控制你的一方会比较有利。”阿周那耸肩。

“那么你也是为了让自己处于有利的一方才会这样吗?”

“是的。”

“迦尔纳!阿周那!来帮一下忙!”

“说谎。”

在喧嚣声中一闪而过的平淡无奇的话语。

迦尔纳站起身来,朝着记忆残渣中留存的厨房的方向离去。


(TBC)

2017-10-24 /  标签 : 周迦 33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