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六章

真是好久不见的坑(。

做校对的时候把第五章翻新了→第五章

————————————

第六章


“咳咳”

由理清了清嗓子,迦尔纳把肩膀上的柚李放在了椅子上,对方一见他更加激动,拦腰抱住大腿。

“迦尔纳!终于见到你了!!!”

这一幕正巧被进来的阿周那撞见,他看着迦尔纳被陌生人从正面抱住大腿的背影后退一步。

“你们在干什么?”他的声音颤抖起来。

“你冷静一下。”由理放下水杯。

“我很冷静。”

“那你为什么打开紧急通话?”

“只是想顺手报个……”

柚李在迦尔纳的腿上手一软,整个人顺着凳子滑了下去瘫在地上。

“喂!你压榨员工也该有个限度!”

“你有资格这么说吗!”

“但是老板,我们和他才是第一次见面……”

“诶!迦尔纳你怎么可以这样!!!”柚李一阵抽搐。

小司机在阿周那的身后风风火火踏进门:“依照社长的吩咐我把慰问品拿过来了……”

他僵在半空中。

房间里阿周那站在门口,迦尔纳转过身,黑色裤子上还带着液体残留的痕迹,由理手里是一条麻绳,地面上是如同一条死鱼一样瘫着鼻青脸肿的柚李。

“不好意思我打扰了我这就出去——”

阿周那拽住他的后衣领。

“社长我错了!我不该不打招呼不请自入!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在你们绑架别人的时候……”

“绑架谁?”迦尔纳面色铁青地走近。

“我错了我错了!请放过我!”

迦尔纳一把拍上他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周那捂住了他的嘴。

“稍微安静一点。”

手里的重物被提走,小司机颤颤巍巍的转过身来。

“怎么办?”由理问道。

“你自己的人你自己解决。”

“那么我就,就此告辞……”

阿周那用力拽住他的后衣领。

“社,社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真的不能……”

“你误会了。”阿周那叹了口气。

“什么?”迦尔纳问道。

“你等一会!”

“好的。”迦尔纳原地待机。

“他是彼方的熟人,没有人要绑架他。”阿周那先向拎在手里的小司机解释道。

“好好好,社长您说什么都对。”小司机点头如啄米。

“然后是你,司机刚才误会是我们要绑架他,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原来如此。”迦尔纳点头。

阿周那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

柚李躺在地上抽搐了两下。

“那么该你了,彼方你怎么解释地上躺着的人?”

“他不是我的员工。”由理摆摆手,“专科学校时期的后辈,坂仓柚李,这个家伙比较麻烦,你们要是愿意听的话我解释一下倒也无所谓,从这个情况来看,他遭遇了什么我也大概能想象的到啦。”

“请务必。”

“不用给他吃点什么吗?”

“把袋子里的便当拿出来给他一份吧,我请客。”阿周那找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小司机掏出袋子里的饮料给每个人都分发了一份。

“谢谢。”由理拧开乌龙茶的盖子喝了一口。

柚李依旧在地上躺尸。

“嗯……”她挠了挠头发整理话语,“这家伙算是插花师中难得比较有才能的那种,所以当时在学校也算混的好,毕业前就拿到了工作。”

“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他有个奇怪的喜好。”

“什么?”阿周那警惕的放下了手中的水瓶。

“喜欢巨乳人妻。”

“所以这和变成这样有什么关系?”迦尔纳犀利的吐槽。

“但是老被这种女人骗,最后就是这样。”

瘫在地上的柚李颤颤巍巍的竖起一根大拇指。

“哈?”阿周那一脸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地上又昏死过去的“尸体”。

“恐怕又是被骗了吧,这副样子的话要说是被讨债公司追上门暴揍我都信。”

“这种事也可以有啊。”

“不可以有的,迦尔纳。”

“是的,前辈你说得对。”

“你怎么还活着。话说你倒是长一点记性。”

“她没有错,一定是我哪里错了。”

“不用救了,抬出去埋了吧。”由理挥挥手,“迦尔纳,这顿饭吃完就把他抬回垃圾场放着吧。”

“这样可以吗?”迦尔纳说着就准备动身。

“等一等!我还有一件事!”柚李在地面挣扎。

由理眼神一凛。

“说。”

“我跟迦尔纳是认识的!但现在不有点奇怪吗?”

“哦。”由理点点头,“他失忆了,所以你可以放心地走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还有别的事要找他!”

“你知道他失忆前的事吗?”阿周那站起身来。

“算是吧?”柚李挠挠头,“我被上个女朋友甩掉之后就在他那里寄住,不过准确来说应该是被捡回去的。”

“迦尔纳啊,你捡东西回去的习惯该改一改了。”由理长叹一口气。

“我不知道啊?”迦尔纳歪头。

“告诉我当时发生了什么?”阿周那问道。

“嗯……之前迦尔纳的家在山里,某天他说有事要办就一去不复返了……”柚李坐起来,接过司机递来的饮料,“几天后有一群人开着豪华轿车来了……他们貌似也不知道迦尔纳的事情,我又担心给他添麻烦就偷偷跑出来,顺带来这里找他了。”

“于是又找到工作,然后遇上新的巨乳人妻,被骗的连一条内裤都不剩,最后被讨债公司抓住暴打扔到垃圾场?”

“前辈你怎么这么厉害!”

“是你一点长进都没有吧!”

“等一下,你是说,‘家’?”阿周那冷不丁插进话题。

“准确来说他是个管理员,但是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在哪里?”

“山里。”柚李挠了挠头,“地理位置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只知道怎么去。”

由理摇摇头。

“得,索性你留在店里打工算了,反正也要去的不是吗?”

“但是……”阿周那想说些什么,正对上由理不怀好意的微笑。

“反正正缺插花师,而且坂仓你要还债的对吧?”她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但是,把钱还完之前禁止找女朋友。”

迦尔纳皱起眉头。

“这样好吗?”

“商人不会做亏本的买卖。难得能这么近距离看到这么大的财团的内部撕逼,我是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的。”

“……”阿周那投来无语的眼神。


夜间回到关闭的店中时已经增加了一个全身破破烂烂鼻青脸肿的坂仓柚李。

“衣服的话拿店里的劳动服先凑合一下,内衣的话拿便利店里的一次性内裤吧……”由理一边以极快的语速说着,一边敲打着计算器拿出需要的纸币,柚李被赶去了附近的浴场,迦尔纳把车里的工具搬进仓库,阿周那因为腰伤在一旁围观。

一切事情在关门之前被处理完毕,上了药被绷带裹成僵尸的坂仓柚李被塞进了迦尔纳之前睡的铁丝床,于是他们在黑漆漆的街道上道别,由理蹬着高跟鞋下了车就往租住的公寓楼走去。

阿周那在后座上用平板电脑查看待处理的公司业务,迦尔纳坐在一边望着窗外发呆,司机踩下油门,移动起来的轿车载着他们离去。


(TBC)

2017-10-23 /  标签 : 周迦 36 1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