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二十六章

摆脱了二十五章魔咒!(x

————————————————

第二十六章


令阿周那察觉到后颈那个不寻常的东西不仅仅是来为他调整的机器人,还有由理说过的话:他在拥有不被催眠的基因的情况下,还是相信了地面编造出的正义谎言。

那么是谁让他相信的?明明所有的事实都摆在那里,没有人能做到封堵他的一切情报来源。

是的,情报来源,反过来说如果通过芯片操纵了他的视觉、听觉、嗅觉以及在这之外的所有情报收集感官,那么尽管有些复杂,却也能做到毫无纰漏的完美控制。

所看到的就是真实吗?

所听到的就是真实吗?

你所以为的现在所处的世界,就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吗?

或许他们只是黑洞表面的一层数据情报,来自二次元世界的一个三次元投影。

然而在此时此刻,对于阿周那而言,无论接收到的情报是真是假,唯一真实的只有他的心情,是的,他要为迦尔纳做些什么,这种心情是毫无疑问的。

该怎么做?

迦尔纳已经冲了过来,金属的头盔坠落地面,震动粒子刀擦过身前,阿周那抽出激光枪跳了出去。

他们在损毁的战机之外重新开始了激战,高能量的射线融化了周边的墙壁,震动的粒子打乱了空中的量子,白色发丝飘过,透明的汗滴从黑色发梢脱离。

激光枪被刀柄击落,伸出的白色手掌紧握住了黑色手套,震动刀从指尖掉落,一拳挥出,阿周那在那个瞬间紧紧抱住了刚才为止还在厮杀的对象。

“迦尔纳……”他呼唤着特别之人的名字,一面将自己的头向温暖的颈部埋的更深。


头顶的雨势没有停止的迹象,然而这并不影响两人中任何一个的心情。

更不如说是快乐,彻头彻尾的快乐,比世界上任何一件事都令人激动,呼吸急促,快感震颤着大脑的神经,几乎就要昏迷。

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笑了起来,疯狂的,执着的,从遥远的时光而来穿越漫长的宇宙,他们短暂的、激烈的、如同花朵般绚丽的人生即将要为了彼此而落下帷幕,不用细想就会感到一阵阵喜悦的洪流涌上心头。

一剑削掉对方的头颅,马上又会有新的出现送上大口径的子弹,仿佛无穷无尽,这是他们之间技术的战斗,是所能达到的尽头的交织。

“难不成你对自己用了催眠?”

“恭喜你猜中了一点?”

“你真是疯了。”

“每一个都是我,每一个都存在着我的记忆,尽管克隆存在着它的技术围栏,但是这并不妨碍。”

“尽管看上去十分年轻,但是细胞已经开始老化了,有一天就会突然倒下去不是吗?”

“但这对付前辈你已经足够了,更何况我并不愿意成为地面的牺牲品。”

“无聊的个人恩怨吗———”

“无聊到无法回顾的地步,年轻气盛真是容易一头热的走上弯路,最后毫无办法的就变得扭曲。”

“但是你又是如何做到毫无时间延迟的同步你的信息———”

“前辈你听说过'量子纠缠'吗?”挥舞着粒子刀的柚李毫不费力的躲开迎头的一击。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东西。”

“如果你能把这些应用到地面该有多好。”

“如果前辈你能把AI的技术应用到地面该有多好。”

“敬谢不敏。”

“我也同样。”

“不过我想差不多也是最后一个了吧?前辈?”

由理露出微笑,飞驰的子弹擦过她的脸颊,鲜红的血液涌了出来。

“我的推测果然是正确的。”

“要我给你订正一些错误吗———?”

劈下的激光剑席卷着前所未有的风压和迫力,柚李退后几步,研究服被波及,变成了一块烂布。

“作弊吗?”他一声冷笑。

“那么你呢?四十年过去了,本体也不该这么年轻吧?”

“这一块就当作是秘密吧。”

“你的猜谜游戏一向无聊。”

二话不说由理更加猛烈的进攻,眼前的坂仓柚李很快被大卸八块,血液飞溅,在空中留下经典力学的轨迹,最后全部消失殆尽。

在一滩血水中彼方由理转过头来,他们再一次以枪对峙,对方的容貌阔别重逢,让她几乎就要有那么一点恍惚回到记忆里的某个时刻。

几乎同时从口袋中掏出的发信器在同时被摁下,剩余的主舰发出巨大的轰鸣,明亮的火光以光速向地球而去。


在一片寂静中,迦尔纳在阿周那的怀中睁开眼睛,被打过的地方隐隐作痛,让他一时无法摆脱有些愧疚的心情。

“阿周那?”他呼唤着埋在自己怀里的人,漫长的、缓缓的,呼出无声的叹息。

下一秒阿周那突然松开了手,白色驾驶服粗暴的擦过深色的脸庞,使那双令人沉醉的眼睛看上去更红,他深吸了一口气,在迦尔纳的面前站定。

“跟我回去。”

“去哪儿?”迦尔纳一时没反应过来。

“地面,不,这是理解谬误,”阿周那否定道,“我说的是地球。”

“地球?”

“是的,没错,我并不是在地面上生活,而是在地球上生活,你能明白吗?E、A、R、T、H,earth!”

“不用你那么说,我也能明白这是个我没有听说过的词汇。”

“那么你明白了就跟我回去!”

阿周那拉住他的手转身就走,然而迦尔纳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抱歉,我没有明白的是,我即便去了地球又能如何?”

“去看枫叶。”阿周那转过身来,“你说你会跟长官申请试试的,也就是你同意跟我一起去的意思,不是吗?”

“但是……”迦尔纳皱起眉头来,“之后呢?”

“什么?”

“你说的是九月的枫林,事实上一年拥有十二个月,而我需要停留的只有短短的一个月。”

“那又有什么问题?尽管只有秋季是红色的叶片,但是夏季也依旧拥有青翠的绿色,冬季尽管什么都没有,但是春季新的叶片仍会抽芽吐枝。你需要看的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是吗?”迦尔纳的表情变化着,“是吗。”

他露出平静的微笑,看得阿周那一阵内心荡漾。

“是吗。”

“所,所以,立刻跟我过来。”他难得紧张的结巴起来,不行,这里本应该表现的更加男人一些,更加成熟一些,但是他就是做不到,并且出了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种感情真可怕,让他的心脏都乱了节拍。

“但是我还没有请假……”

“他们已经回不来了吧?”阿周那有些怨念的看了一眼迦尔纳。

迦尔纳转过身去,最后一次看向遥远的宇宙。

“毕竟是一起生活过的人,多少有点伤感吧。”

“对了,回到地球上让你见见我的父母吧。”闲聊一般,阿周那漫无边际的扯着一些有的没的。

说这些干什么,他自我吐槽,明明应该有更应该去做的事。

“父母?”

“你没听过吗?”

“过去研究员给我们传输的知识很少。”

“你过去有看过书吗?”

“在和你相遇之前只看过一些资料。”

怪不得。

阿周那一瞬间想起以前看过的老电影,他也开始有些能够理解为何迦尔纳总是看上去这样难以表达感情了。

“父母的话之后再说吧,你会明白的。”他沉下心来,紧握手中温热的指尖,“先不管那么多,跟我来,有些紧急的事要处理。”

系统中通向目标的路径已经亮起,他决定无论在目的地见到了什么都会把它炸了。

之后他的宇宙任务彻底结束,恐怕此生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这茫茫太空,最后一次将璀璨的星之海的样貌映照在眼底,他头也不回的走上了回家的旅程。

和迦尔纳一起。


(TBC)

2017-10-17 /  标签 : 周迦 21 5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