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二十二章

我居然翻出了N9的BGM,感动人心()

自设guda登场注意

————————————————

第二十二章


“但是无名计划究竟是什么?”阿周那问道。

“正如刚才字面上的意思,不在地球上出生的人,也就是人工授精卵在人造子宫中培育出的人类。“在两人之间断开的舰队影像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标注着机密的文件夹。

由理伸出手去,指尖轻碰文件夹的瞬间,无数蓝色的显示窗从投影的深处涌了出来,几乎就要挤到人的眼前。阿周那垂眼在纷杂的内容中匆匆扫了几眼,这里大多都是人员档案和实验报告。

“我想那个无名小卒的死已经让你有所察觉,而现在凶手是谁也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诚然,如果对记忆刨根问底的话,阿周那现在能想到隐藏在生活细节中的众多陷阱。处女战时出了问题的激光发射口、在虫群袭来时突然避开的舰队成员,还有如磐石一般的男生的消失,他甚至开始怀疑那个瞬间迦尔纳把咖啡杯打翻时是否注意到了即将落在他身上的危险,以及他们一同战斗时自己所面临的燃料用尽的窘境———尽管他当时被芯片折磨的半死,但还是注意到了迦尔纳的燃料还有一半剩余的事实,而他显然做出了比自己更加消耗燃料的攻击。

“顺带一提伤害你视力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坂仓柚李。他时刻观测着你们的战斗,恐怕实验体一号受到虫群的鸣叫陷入昏迷也被他一并计算在内,在你如他所预料的那般戴上那头盔的瞬间,他就发起了催眠攻击吧。

“我想他也不会把握什么力道,在发现了你拥有无法被催眠的基因之后,索性就决定干脆破坏你的大脑了。只是你走了运被摘掉了头盔,否则现在你已经没命了。”

阿周那沉默许久,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将眼前的事实消化在认知中,再次开口。

“实验体一号?”

“他没告诉你吗?”由理略一思考,嘴角上扬,“或许说这应该称为信息传递的谬误,毕竟对你而言地面是真真切切存在着的地球,对于他来说,充其量只是一个组织的代名词而已。”

所以那个时候……

阿周那想起迦尔纳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自己会跟长官申请试试的,恐怕他早就知道了现在的处境,即便如此,还是想要答应自己的邀请———

心脏重重的跳动,蚕食着他的思绪。

“所以计划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建立无止境的军队?”

“你可以这么认为,更何况这种事只要隐瞒得当,在消息闭塞的宇宙中,永远比来自地面的部队要可靠的多。”

没有伦理压力,无需支付赔偿金,甚至可能因为从未感受过地球的重力而免去了特殊训练,比什么都看上去要来的一劳永逸。

他不能否认。

“当然这是在地面受到支持的情况下,一旦开始决定撤军,这些增生的人类毫无疑问会成为不需要的存在。”

阿周那屏住了呼吸,一股钝痛骤然敲击着胸口,令他不得不全力支撑着自己站稳。

“再来说说实验体一号,第一个成功在宇宙环境中孕育的人类,也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在这批人类中拥有不会被催眠的基因的特别存在。在他之后的人无一例外经历了基因检查和人为调整,成为了完美无缺的‘武器’。”

由理笑了起来。

“命运这种东西很是巧合。”

“你是说我和他之间有什么……”

“血缘关系。”

彼方由理接上了阿周那的话茬,空荡荡的室内漂浮着她略微沙哑的独特嗓音。

“过去你的母亲曾经参与了某个机构的捐卵事业。”

一张记录表被推到眼前,上面的照片十分眼熟。

“再之后的事我想你已经很明白了。”

阿周那突然间抱持着那份挥之不去的钝痛平静了下来。他的预感是对的,而迦尔纳依然是他的特别之人,毕竟从来未有人像他们这般紧密联系。即便远隔浩瀚的天空,穿越光芒都无法轻易越过的距离,这种特殊的联系却让他们近在咫尺。

“而坂仓柚李,就是这项计划的负责人和主开发者。至少在这支舰队上的除实验体一号以外的人造人全部被他所控制着,在战场上依然如此,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天才,却也是个无可救药的劳碌命。”

那么如此一来,当时舰队成员过于奇怪的举动也就不难想象。在小个子说出传言的瞬间,他的结局就已经被注定,剩下的只有被柚李在黑暗中铺开的大网所捕获,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更不用说他还擅自调查到了舰队资料库中的机密,想必在登陆的瞬间他就已经被坂仓柚李锁定了吧。

阿周那沉重的叹息,这也难怪舰队的机密资料没有被物理隔离,因为根本没有这样做的必要,就算是监视他的由理也对此事完全知情,剩下的只有被切断外部网络的机器人罢了。

而迦尔纳会站在他那一边,以他的个性,即便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错误和破灭的结局,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跟随到死。

阿周那深吸了一口气,关于要做的事情他已经有了眉目,剩下只是说出来即可。

“我能救他吗?”

由理笑了一下,目光带着一股冰冷的疯狂。

“如果你不妨碍我杀了坂仓的话。”

“尽可放心。”

“然而即便你救了他又如何?他只是个被制造出来的生命不是吗?”

“至少在我看来足够特别。”

“难得有趣的答案。”她点头,“但是你救了他又能如何?”

阿周那思考着各种可能性,咬咬牙尝试最后的交涉。

“来做一个交易吧。”

“交易什么?”

“你要杀了坂仓柚李的话,迦尔纳肯定会来阻止你。”

“嗯。”

“所以作为交换,我会去牵制住他,剩下的随你便,无论多久都行。”

“那么你想让我做什么?”

“能够让他在地球上生活的保障。”

由理低下头去,肩膀一阵抖动。

“不错不错,和特别的人之间的厮杀或许也别有一番韵味。”她憋着笑抬起脸来,“我答应你,如果你完成任务的话,你会在终端上收到所有的证明材料,它们会让你带着实验体一号平安无事的度过所有关口在地面上定居。”

“那就这么定了。”

“可不要反悔哦。”由理转过身去,明亮的投影瞬间关闭,留下一片暗淡的黑,“跟我来。”

他们走近黑暗的走廊,最终在残留的备用格纳库前停住。

“既然想要出击就得有个必要的装备。”由理走进黑暗的室内,骤然间白炽灯亮起,阿周那看见狭小的机库内停放着一架白色的战机。

“针对射击性能的强化和改装机,你也不用担心你的同伴会不会也一起上场。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法用,在认真起来的坂仓面前仅仅只是不堪一击的纸老虎而已。其他队员我这边会来准备,你只要牢牢的牵制住你的目标就好。”由理抬头望向白色战机的顶部,“里面保存了备用穿梭机的坐标,乘上那个就能返回地面了。”

“那你呢?”

“你还有空关心我?”由理笑了笑,“三个小时后作战开始,这是你最后的休息时间,好好休息吧。”

临走时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

“对了,既然都答应帮你那么多,不如再帮我做点小事。”

“什么?”

“上了穿梭机的登陆舱后,系统会指引你去一个地方,到了之后把你所看见的东西炸了,听见了吗?”

“穿梭机不会受到影响吗?”

“不会。”

由理转过身去。

“你尽管放心去做,毕竟我杀了你没有什么好处,别忘了地面还要赔付补偿金和进行慰问。”

“三小时后见。”

“再见。”


(TBC)

2017-10-13 /  标签 : 周迦 32 5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