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二十一章

完全找不到合适bgm的一章(。

————————————————————

第二十一章


散发着硝烟气息的房间里,迦尔纳站在隔离墙前一动不动,坂仓柚李的手里还是那把大口径手枪,已经变空的弹壳在地面滚动,停在他的脚边。

“唉———”他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我说,在这里不杀掉他的话,之后会变的很麻烦的。”

“没有这个必要。”迦尔纳否定道,“你的目的也不是这个吧?”

“话虽这么说,我的风格可是喜欢提前清理潜在可能的敌人,也就是从个人角度来讲,我可是很不愿意最后看到这些没能清理掉的人来妨碍我哟。”柚李虽然脸上依然带着笑,但是眼睛里却毫无半分这样的意思,迦尔纳察觉到他冰冷的怒火,在这种状况之下依然思考着周旋的办法。

“不会让他妨碍的,我会阻止。”

“随你便吧。”柚李一挥手,生物系统的页面骤然被红色所侵染,此前封闭的隔离墙的电子锁响起了解锁时的清脆响声。

迦尔纳转过身去,墙开启的时刻他听见急促远去的脚步声,他们走出房间外,幽深的走廊上已经空无一人。

柚李没有理会他,一个人提着抢向着更加黑暗的方向而去,最终整个人沉没在笼罩着通道深处的黑暗中。

迦勒底在那时产生了某种异变。

一种奇怪的声音自无机质的钢铁深处响起,墙壁上的光路开始逐渐瓦解,脚下传来某种不应该在宇宙中出现的震动。

迦尔纳望着眼前彻底消失了光芒的几何线条,转过身去,朝着与阿周那离去时完全相反的方向离去。


“好久不见。”

阿周那抬起头来,在头顶白炽灯的逆光中,终于看清了那个短发的身影。

黑色的舰队制服,雪白的皮肤,橘色的头发,黄色发带扎起的斜辫在空中轻轻晃动,同样是橘色的眼睛里是令人发寒的冰冷目光。

这副容貌很快在阿周那的记忆里和某个人重合,这个人出现在坂仓柚李的照片角落,在他演讲的视频里持续露面,最终在他搜索她的消息时在他的眼前出现甚至一度想要夺取他的生命。

这个一直蹲在看不见的暗处的危险猎手和监视者已经登场,而且就在他的眼前。

“好久不见。”阿周那皱起了眉头。

下一秒另一个机器人冲进了房间,眼前的人甚至没有回头,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掏出了新的机关枪,一通扫射之后无数的弹壳倾泻而下,被射穿成为一堆破烂的机械失去了平衡,跌落在地。

在一切都平息之后,安静的空气里响起阿周那的声音。

“舰队上发生了什么?”

“知道又何必问我。”

“你是谁?”

“你没必要知道。”

“坂仓柚李究竟想干什么?”

“愚问。”眼前的人不屑的收回了手枪,“你刚刚才逃离不是吗?”

阿周那站起身来。

“的确是个愚蠢的问题。”他只得承认自己询问上的失误,“下一步该怎么做?”

“依然是愚问。”

一把机关枪被扔了过来,阿周那一把接住。

“送你了,弹夹有限,没了自己去搞,别和我说你无能到不会使用它。”

“这点你倒是不必担心。”

“随你便。”

那人转过身去,新的机器人已经飞身闪入室内。

“不过没有名字也不怎么方便。”

阿周那扫了一眼那把机关枪,已经了解了自己手里是一把什么型号和用途的武器。

“先叫我彼方由理吧。”

话音未落,她已经冲了出去,狭小的室内很快又被枪械的声音所填满。

阿周那在她发动攻击的瞬间从入口溜了出去,他一个人举着枪在走廊上奔跑起来。

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传来,似乎来自于隔壁的房间,又似乎来自于墙壁的深处,不详的预感笼罩着他的心头,道路上的光路无一例外开始了泯灭,前方很快被黑暗所笼罩。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阿周那倚靠着墙面试图将生物系统的视野调整到红外显示,在那个瞬间他感受到了来自身后、与这种情况完全不符的情况。

———墙壁在震动。


在二十分钟后,阿周那终于抵达了熟悉的居住区域,空旷的宿舍被一片死寂所笼罩着,此前的小队成员不见踪影。

“我已经把他们转移了。”身后传来声音,阿周那举着手电筒转过身去,是穿着黑色制服的由理。

“我们有机会回去吗?”他转过身来问道。

“看你表现。”由理走近,“坂仓应该很快会派出他的部队出击吧。”

“刚才的震动你发现了吗?”

“当然。而且你又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为了防止你再进行这个没有进展的话题,我就说明一下现状吧。”彼方由理停下了脚步,一手叉腰站在原地。

“说说你到哪一步了吧,这样也省时间。”

“你所看到的那部分为止。毕竟在坂仓的眼皮子下随意调查并不稳妥。”

“聪明的判断,但是毫无效率。”

“那么接下来你要说明些什么?从现在开始?还是从机密开始?”

“从现在开始。”由理掏出一把小刀在手中玩弄着,“就从你注意到震动开始吧。”

巨大的立体投影在他们之间展开,舰队整体的几何形状浮游在空气构成的虚空中。

“简单来说,这支舰队已经被他解体了,我们所处在目前已经被废弃的区域,主舰已经在机械上一分为二。”

“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为了阻止我的监视。”由理在空旷的床铺之间走动起来,“他在这几年间攻破了舰队的智能系统,控制了大部分的区域,然而仍有一些他无法触碰得到的地方。这里就是其中之一。”

“监视?”

“你没必要关心他为何这么警戒,你只要知道你现在和他们脱离了就够了。”

阿周那不动声色的捏住了拳头,指甲扎的手掌生疼。

“接下来他要做什么?”

“你觉得呢?”

“背叛地面?”

“或许应该称赞你有那么一点判断能力。”由理抬起一只嘴角,“在我们看来是这样,实际上那家伙想要做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

“无可救药的反社会人格,年轻有为的数学家,被第一批派往宇宙的研究学者,头衔堆积,荣耀一身,被给予厚望,又被轻而易举的抛弃。这只不过是那家伙拼尽全力想做出的些许抗议罢了。”

“抗议?”

“宇宙消息不那么流通,不过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地球上的舆论热潮对于地面来说并不乐观。”

的确,阿周那回想过去在社交网站上看到的炒的正热的话题,远离战乱享受和平的人们高歌种族平等,认为这场冲突尚有化解的余地,甚至开始否定这些在宇宙中发生的生死搏斗,或许可以认为这背后另有人在推动,但是如此狂热的情况却令人胆战。

“不过事实如此,你们已经被洗脑毫无判断能力,所以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为了保卫家园而战斗。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实际上我们已经成为了无与伦比的侵略者,甚至妄图将虫群在太空中完全抹灭。”

由理在阿周那的面前停下脚步,冰冷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她的脸上露出微笑。

“在这里应该恭喜你,你是数千万人群分之一,特别到拥有不会被系统催眠的基因。

“你应该感到高兴,这是好事。”

“但反过来说我却接受了这种事实。”阿周那皱起眉头,“毫无意义。”

“至少在领导一群被思想控制的人方面,你天生拥有才能。”由理稍作停顿,“回到正题,地面正在考虑撤回派往宇宙的部队。”

“这和迦勒底的机密有什么关系?”

“你记得的吧?在第一次见面会上某人向坂仓提问的内容。”

阿周那无需多想就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这里存在着不在地球上出生的人',即机密的内容———无名计划。”


(TBC)

2017-10-12 /  标签 : 周迦 23 1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