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二十章

哦哦哦哦哦哦哦!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等等你

————————————————

第二十章


所以阿周那一直坚信着这点。

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将他们紧密相连,就像是宇宙中维持着双星系统的引力。即使这股力量没有形状,但他们也在此时此刻,真真切切的存在着,知晓对方的存在,并且持续地观测着对方的轨迹。

一周后他的视力终于已经恢复到之前的水平,期间迦尔纳时常来照顾阿周那的生活起居。尽管之前遭到了来自于某人的强烈拒绝——“我能一个人做到这些!”,两人最终还是通过各种交流方式达成了暂时的一致,在狭小的独间内度过了这段暂时没有敌袭和训练的时间。

之后有机器人来为阿周那重新构筑了生物系统,只是他的视野依然十分模糊,舰队医疗系统判定这点并不能使用眼镜这样的辅助工具来规避,所以要等到在他的神经恢复到能够承受生物芯片负荷的时候再进行修正。

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迦尔纳并不在场,他似乎因为有事被叫走,来为他调整的机器人提供了舰队的电子证明,又在很短的时间内让阿周那彻底恢复了清晰的视野。

这种终于摆脱了之前的不适的感觉令阿周那心情舒畅,他迫不及待的翻开生物系统的页面,当然要谨遵机器人的叮嘱:不能长时间的操作生物系统,不过看一些资讯倒也不会太久。

在迦尔纳进来之前阿周那已经关闭了页面,难得的坐在椅子上眺望窗外许久未见的宇宙图景。

“舰长……坂仓柚李有事找你。”

“有什么事?”阿周那有些奇怪的站起身来,他注意到迦尔纳说话的语气有一些奇怪,或者说是可疑,这种顾虑尚未被打消,迦尔纳就已经说了下一句话。

“不知道。”他转过头去,“现在就过去吧,或许是些急事。”

“我知道了。”阿周那拿过床上的衣服,新调整的视野令人舒适,但毕竟之前的习惯还留着,让他的动作有些迟缓。凭着指尖的感觉套上衣服,扣好腰带,迦尔纳已经走了出去,他紧随其后。

目的地依然是坂仓柚李的办公室,屏幕在无机质的墙壁上延伸,中央的长桌上是舰队的立体投影。

“我带他来了。”迦尔纳进门之后语气依然平淡,停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候发落。

“嗯,”柚李从黑色的旋转椅上站起身来,他朝着阿周那的方向缓缓走来,脸上露出带有歉意的表情,“抱歉,到现在才来关心下属,不过从上次袭击到现在,需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不会。”

柚李的脚步停了下来。

“今天是终于抽出时间,检查一下你的生物芯片,医疗机器人那边的报告提交的是有磁场干扰芯片造成的……”

房间的另一角,穿着黑色舰队制服的机器人在茶水区域忙碌,似乎在准备饮料。

“单刀直入的说,我对你经历的磁场很感兴趣,”柚李耸了耸肩,“先坐下吧。”

他转身时打开了生物系统的页面,所有动作和语气一如既往的正常和安定,整个人都散发出平易近人的温和气场,然而在那个瞬间阿周那却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恶寒。

这是什么……在仅有的一秒内他思考着这股极度不详预感的来处,迦尔纳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站立着,仿佛一伸手就能够到,此时机器人正结束了准备,大约是为了询问每个人的口味走了过来。

“砰”

机械的爆破音近在咫尺。

似乎有人在叹气。

像是过去的古老电中特写的慢镜头,迦尔纳在那个瞬间转过身来,将阿周那从房间里推了出去,又用力的拍下墙壁上的机械按钮,最后一颗子弹落在了关闭的隔离墙上。

“快走。”阿周那听见那个时刻迦尔纳的话语。

他坐在原地,望着无机质的墙壁上凸起的弹痕,一时间没能分的清楚情况,眼前的生物系统突然自顾自的运转起来,红色的方向标在地面上亮起,指引他前往深处。

阿周那顾不上许多,尽管他担忧眼前迦尔纳的处境,但这并不是自己想办法再进去就可以得到解决的东西,眼下他需要撤退,要先搞清楚这个异常的情况再做决定。

他一跃而起,在隔离墙解锁的清脆声响出现的瞬间朝着方向标飞奔而去,一路拐过众多陌生的路径,所有认证锁已经被轰开,在奔跑的间隙里阿周那看见了他从未涉足的众多领域,这是小个子所未捕捉到的尾巴后面的真实,而眼下,这些东西就在他的面前,他的身边,离他远去,而又重新靠近。

呼吸和心跳已经逼近极限,阿周那回想起刚才所看见的一幕——在被推出去前的瞬间他看见走来的机器人的头部已经被完全打穿,只剩下一点下巴还悬挂在脖颈的部位,而坂仓柚李的手里是一把大口径的手枪,金属的弹壳掉落地面在他的脚边翻滚。

地面一向对于宇宙部队的枪支有着严格的管理,因为大多数情况这一类武器无法派上良好的用场,只会变成内斗的触发器,更何况坂仓柚李有能够独自改造战机的技术,如果是他自己制作的话并不难想象。

现在阿周那已经能够明白自己当时预感的含义,坂仓柚李的行事往往毫无预兆,他温和的一面或许仅仅只是形于表面的面具,以及逃离地面心理评估的手段。

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

他在大脑里思索着未来即将面临的境况,或许他们会被柚李全部抹杀,又或许成为和地面谈判的筹码。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性倒还有周旋的余地,但是阿周那不得不考虑前者的结局——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奔跑的脚步声和持续的枪声。

在方向标消失了踪影之际阿周那跳进这片区域的阴影之中,似乎这里是一间研究室,墙壁上是密密麻麻的圆柱体塑料盒,此时他又听见正在逐渐逼近的脚步声,阿周那调整着自己的气息,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首先他最好和小队成员们建立联络,但是生物系统恐怕已经不会再可靠,他们的芯片一旦被定位只会会使得他们自身在迦勒底之中无处可逃。

也就是说,现在要做的是让芯片无效化或者关闭舰队网络接口。而芯片的无效化不仅会对驾驶战机造成影响,同时也会让他们失去现有的联络手段。但如此一来,他们只能建立一个人对人的局域网,而达成这个目的,必须要找到他们,一对一的进行系统调整才行。

脚步声依然在接近,阿周那移动到一个不易被发现的柱子后,随后空旷的空间内响起了剧烈的轰鸣,似乎是机器人在激战,子弹和激光飞舞着,阿周那在爆炸的热浪中翻滚。然而下一刻的寂静来临的毫无预兆,似乎来迎击的机器人被挑成了碎片,地面上一片狼藉,试验器皿摔得粉碎,在阿周那试图隐藏的瞬间,黑色的枪身已经逼近眼前,细长的枪管和之后方形的巨块毫不相称。

耳边响起熟悉的带着轻佻而疯狂的笑意和冷血的声音。

“好久不见。

“冒昧的入侵者。”


(TBC)

2017-10-11 /  标签 : 周迦 28 14  
评论(1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