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十八章

写的时候实际上和脑洞的还是有区别

每次花了很多功夫写下来感想是迦尔纳你别说了x

算下来写了将近三个小时才搞定

————————————————————

第十八章


“迦尔纳,你……!”被抓住的阿周那怒不可遏。

“跟我回去。”如此强硬地,迦尔纳命令道。

“恕难从命。”阿周那的脸扭曲了,他挣扎着想抽回手,却被迦尔纳更加用力的抓住。

“我不想见你!离我远点!”

“你不能命令我。”

阿周那抽出激光枪顶上了他的头部。

“我不会回去的,即使你开了枪,结局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感觉到机械的枪械传来的细微颤抖,迦尔纳毫无畏惧,反而他的话语愈发的平静下来,“诚然我冒犯了你的自尊,但是你也要相应的保护你自己。”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阿周那抽回了自己被捏红的手腕,他向着后方退去,想要脱离迦尔纳的视线,“让我一个人呆着,别管我。”

迦尔纳没有说话,只是静默的跟在他身后向着虚空漂浮,直到阿周那再也无法忍耐那道视线而转过身来:

“够了!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直到你离开为止。”

阿周那紧皱眉头,因为迦尔纳的存在,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无法从糟糕的心情里解脱出来,反而更加的急躁,恨不得想要马上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然而这里却不存在任何东西。

没有风,没有噪音,没有温度,他开始异常的、无比的想念着远在光年之外的地球。

脆弱和逞强的情感在胸中激荡,令他感到眩晕,痛苦的感觉在碰撞的火花中产生,成为当下最适合描述他感受的词语。阿周那深深的呼吸着,试图将那些多余的、不必要的情感排挤出来,他快要被压垮了,无论是无法完成之前承受的那些期待也好,还是这个一无是处的自己也好,他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发出嘲笑———你明明就是在做出一个假象。

“阿周那。”

呼吸愈发的紊乱起来,原本安定运行的列车突然脱离了轨道,一切都开始失控,在混乱中他似乎听见迦尔纳的声音,但是模糊的视线却让阿周那什么也无法看见。

世界仿佛就要终结,在短暂的片刻里他回想起自己的愿望———获得永远的孤独。

诚然,这或许意味着某种意义上的解脱,至少他不必为了那些期待和褒赏而拼尽全力,不必为了担心自己的私欲暴露而严于律己,或许他可以成为他自己,而不是众人口口相传的其他人。

如此想来,也许迦尔纳是他唯一袒露真实情感的对象。

但是———

不对,这些都不对。

阿周那几乎要被过浓的氧气弄得窒息,他紧紧的攥住自己的衣领,一只手捂上了无法控制呼吸的嘴。然而一切都无法阻止已经失控的身体,突然间他感到肩膀被强硬的抓住,手掌被异样的触感所包裹,如同那时他被从无止境的梦境中拉拽出来一般,冰凉的嘴唇贴了上来,阻止了氧气的流入,让他从刚才的恐慌中稍微的平静了下来。

迦尔纳在过了一会之后才松开了嘴,他毫不在意的擦了擦嘴角,意识到或许自己的这番举动恐怕还会刺激到阿周那的情绪,便试图想回到原先保持的距离去———

在那时阿周那抓住了他的衣襟,再次吻了上去。

远方是玻璃相隔遥远而古老的星之海,生命自光芒中诞生,向着观测者们落下演化的辉煌。他们在具现化的时间中缓缓下沉,承载着宇宙的万里星光,穿过空间的截面,心跳在胸腔中共鸣,血液相隔皮肤而沸腾,阿周那睁开了眼睛,即便他的瞳孔是如此的难以聚焦,但这依然无法抵挡闪烁在迦尔纳眼底的繁星。

“阿周那?”

在寂静中,迦尔纳呆滞的发出问句。

“总有一天我想要到这玻璃之外去。”

“嗯。”

“看够了这里的风景,有时真想念地面的生活。”

迦尔纳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地面?”

“你不知道吗?”阿周那十分诧异。

“我对地面一无所知。”迦尔纳回答道。

似乎是他会错了意,阿周那却也分辨不清,所以这个时候或许这么回应才不至于令对方懊恼:

“不过这里距离地面也不远,往返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你下次休假和舰长申请一下如何?”

迦尔纳果然露出了微笑。

“我会努力的。”

“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努力啊,明明你才是长官。”阿周那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

“不过还是谢谢你。”在笑声的中途,他停了下来,声音也变得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沉静。

“为什么?”

“我承认我是如此的懦弱胆小,以至于仅仅只是视力受损就这样的任性冲动。”

“这并不是件坏事,阿周那。”迦尔纳说道,“敢于面对自己的弱点也是强大的象征。”

阿周那苦笑。

“你不必夸奖我。”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随你便吧。”他叹了口气,“但是我本来是不愿意将这一面展现出来的。”

“所以呢?”

“你是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看到它的人。”

“这还真是荣幸之至。”

“那么还请你成为唯一知晓我真实的人。”

“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不。”

阿周那没有观察迦尔纳的表情,而是转过头去,向着浩瀚的星之海许下自己此时此刻最贪婪、最有可能实现和最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我想要的是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无论宇宙万物生命成群,唯一知晓'我'的生命和存在的都只有你一个人。”

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份愿望的根源,也意识到了自己长久以来在心里所忽视的情感;他过去在地球上仰望天空,在宇宙中追逐着那道身影,命运将他们在光年的相隔中紧密相连,引导着他来到了他的身边。

所以他向着宇宙间唯一知晓自己的人坦白了最真实最毫无保留的心迹,并且希望以此成为他们之间无法切断的纽带。

“但是我并不特殊。”迦尔纳说道,“和所有的生命都一样,我也仅仅只是众多存在中的一员罢了。”

“即使如此,”阿周那回应道,“即使如此,你对我而言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以至于世界上不会再出现第二个。”

他摸不清这究竟是什么,或许不是人们口中的令人心跳加速的喜欢,也不是经久弥香、耐人寻味的爱情,而是在那些之上,更深、更远、更加难以达到的某种东西。

从在走廊上的第一次见面再到受了伤漂浮在无重力训练室的现在,他们彼此经历了太多东西,或许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又或许可以说他们借由不断的冲突和接触中彼此了解、相互靠近。然而有时迦尔纳依旧是个谜一般的存在,吸引着他一步步的靠近这个隐藏在事件视界之内的“黑洞”,直至坠落。

———就称它为命运吧。

是命运让阿周那感受到来自星空的呼唤,是命运让他们在这里相遇,是命运又让他们的轨迹如此的重合,同时又是命运充当了黑洞令光也无法逃脱的引力,让他无意识间就已经深陷其中。

所以。

“实际上我并没有那么重要。”

“这并不和你的看法有关,迦尔纳,这是我单方面决定的事,和世间万物都没有关系。”

“……”迦尔纳沉默了下去,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很快他又开了口,“那么你希望我如何看待你呢?”

“我没有任何希望。”阿周那否定道,“反而我希望你不要对我有任何期待才好,迦尔纳。”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我知道我很强大并且天赋异禀,由你说出来我不会有任何负担,倒不如说我乐得轻松。这样刚刚好,不需要你有任何的顾虑和改变。”

“这样真的可以吗?”

“你不需要征得我的意见,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这只是我擅自作主,非要强迫你当一个唯一的人。”

迦尔纳转过了头,看向茫茫的宇宙。

“但是你不必露出那样痛苦的表情来,阿周那。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令人高兴的事吗?”

“因为我想要的东西你却无法给予我,迦尔纳。”

“是什么?”

“是你。”

“那么我把'我'送给你吧。”

“不,迦尔纳,我要的不是你的施舍,我所渴求的,是独一无二的'你'。”

“然而我并不……”

“并不特别,对吗?”阿周那露出苦涩的微笑,“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奢求。不能达成的愿望实现一个足矣,同时实现两个恐怕只能称之为奇迹了吧。”

“我不明白,要如何才能变得'特别'呢?”

迦尔纳转了过来,看向他的侧脸。

“我也不明白。”阿周那仍然望着模糊的星之海,“只是在我察觉到你'特别'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甚至可以追溯到他尚未探索宇宙的那时,他就已经知道了。

———在繁星闪烁的银河某处,存在着自己的半身。

迦尔纳以一种缓慢而恒定的速度靠近,黑色的手指落在阿周那的脸颊上,紧接着嘴唇上是一个过于轻柔的吻。

那个瞬间,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似乎都停滞了。


(TBC)

2017-10-09 /  标签 : 周迦 32 2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