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十七章

莫名想起空之境界的名台词,想翻回去看看了

我反思了一下我写移动过程像是在写物理实验报告x

——————————————————

第十七章


“这可能是生物系统芯片受到某种磁场影响产生的问题,其结果是你的神经受到了损伤,暂时会出现看不清楚东西的情况,不过应该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恢复。”机器人医生站在扫描图像前说道。

“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你明白了吗?”迦尔纳站在一旁,说话的语气仿佛事不关己般平静。

“我知道了。”阿周那十分无奈,醒来时视力的急剧变化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适。这不仅仅是所见的东西发生了改变,更加急躁的是他自己的心态。毕竟与以前相比,现在无论做什么都不再方便,这种缭绕不去的感觉甚至让他想要一枪崩了自己,好让这种痛苦的持续早日结束。

“不过作为报答,这段时间我会来照顾你。”

“不必了。”阿周那转过身去,尽管眼前模糊一片,但也不到完全不能移动的程度,“我还没有弱到需要人照顾的程度,而且你的伤也没好吧。”

他的自尊心驱使自己坚决的拒绝了迦尔纳的好意,队长的权限已经由机器人教官代理的情况下,他也变得无事可做,甚至可以完全静下心来养自己的伤。

然而这之中唯一的障碍是阿周那自身的自尊心,他无法容忍自己因为这种程度的伤就变得如此一无是处,但是视力变差也是无法否认的现实,无论心中有着怎样的怒火和不甘,现实依旧是现实。

于是他难得的清闲下来,一个人在属于自己的独间里蜗居。良好的生物钟让阿周那无法时刻入睡,他只能勉强干些什么来消磨时间,生物系统因为芯片当时的干扰暂时被取消了权限,无法启动,医生了叮嘱了他暂时不要使用,否则只会给视神经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至于一般人恢复视力的眼镜他也无法使用,无论距离一件物体是远是近,阿周那都无法像过去一样清晰的看到它们的轮廓。

也就是说,想要看点什么来消磨时间基本是不可行的,玩游戏一样同理,即便想在这段时间内制作点什么,他却连最基本的材料都看不清楚,更别提做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或是正常的制作过程了。

阿周那翻出平板电脑里的电子书籍,勉强凭借着记忆摸索到自动阅读的选项,无机质的电子声报出一个个单词,但却没有一个能滑进他的思绪,反而因为读的太慢且没有感情而让他抑制不住的焦躁起来。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声音如同水波纹一般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扩散开来,很快的消失殆尽。

远方的星空依然平静的散发出永恒的光芒,它们的岁月实在太过于久远,和他所经历的短暂分秒完全无法相比,但是此时此刻,阿周那却感受到了缓慢消逝着的,以万年开始的时间单位。

终于属于舰队的夜晚来临,他在星尘与银河的光芒中离开了这间冷清的独间,一个人向着幽深而漫长的舰桥前进。

一步、两步,鞋跟落在地面上的声响给予了他巨大的安全感,比起不确切的视野来,的确清晰可闻的听觉要更加踏实。他在模糊的世界里走动着,眼前的色块在边界上相互融化,搅和在一起,偶尔有光亮的形状出现,又很快匆匆离开他的认知。

似乎是无重力训练室的方向。

阿周那如此确信着,他相信自己会来到这个地方,不论是从身体上的记忆,还是在大脑里的记忆,他毫无疑问的现在正身处于这个地方。

远方的光亮里站着一个瘦高的人影,因为听见了他的脚步声而转过身来。

看不清脸,但是阿周那知道那是迦尔纳。

或许可以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们如同第一次打起来那次,在这里,在这个无重力训练室前再度相遇。阿周那依然带着他的痛苦与烦恼,而迦尔纳只是突然的闯进了他孤独的世界。

然而迦尔纳这次没有开口,或许他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他对自己有时的出口伤人有所认知,空气里漂浮着一股平静的气息,阿周那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注视着那模糊的身影。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白天他才抓着迦尔纳的手醒过来,并且强硬的拒绝了他的好意,从各种角度上来说,或许任性的是他才对,然而莫名的自尊心让他并不想开口道歉,甚至想要这么放任事情自己消失,而消极的不去做任何努力。

“之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说,阿周那,”迦尔纳终于先开了口,“谢谢你救了我。”

阿周那扭过头去,保持着一股固执的逞强:“我也没做什么,更何况这也只是为了我能活下去。”

“是吗。不过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是事实。”

“随你怎么想吧。”他皱起眉头,和之前一样不想配合迦尔纳一来一去毫无进展的谈话,心里如同被火烤般的焦躁。尽管宇宙如此巨大,但作为身躯渺小的人类的他却无处可去,实在令人可笑。

阿周那后退一步,想换一个方向离开,他不确定自己能够去哪里,不过现在还是找一个什么人都没有的地方才好,是的,特别是迦尔纳,他现在极度的不想看见对方,也不想应付那真心坦诚又麻烦的对话。

似乎迦尔纳察觉到他的不爽,他自己主动开口道别:“抱歉,看来似乎是我又打扰到了你。”

“啊啊,的确。”阿周那狠下心来如此说道,他一路向前,和离去的迦尔纳背道而驰,眼前是空无一片的无重力训练室,他向着那片虚空迈出脚步,如同电影中的慢镜头一般,缓缓坠落。

“阿周那……”走了一半迦尔纳如同想起来什么一般的转回头,撞见了阿周那消失的瞬间,他急促的停下脚步,冲过去跳进了宇宙之中。

“……”阿周那看见了从白色的入口跳下的黑色身影,他如同沉入水面一般用力的蹬了下光滑的墙壁,整个人以一种恒定的速度向着未知的虚空漂浮而去。

“阿周那!”迦尔纳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阿周那不耐烦的推了一把路过的方块,整个人更加快速的向着透明玻璃的方向靠拢,终于他撞上了冰凉的无机质体的表面,比视力更加令人舒适的痛感席卷大脑,阿周那抚摸着没有温度的玻璃,头也不回的向着更深的方向前进。

迦尔纳在空中停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眼前正处于烦恼中的阿周那。

或许他该回去,但是迦尔纳又能肯定如果放着阿周那不管,他一定能在这里待到第二天早上。

“即使你想要在这里逃避,你所受的伤也不会在一天一夜内修复,回去休息反而对恢复有所帮助”

不对,这么说也一定不会起什么作用。

迦尔纳思索着。

“我很担心你”

也不对,那家伙的自尊心过于倔强,恐怕也只会起到反作用。

穷尽了所有的可能性,迦尔纳索性加速滑向更深的所在,强硬蛮横的将停留在空中的阿周那的手腕扣了起来。


(TBC)

2017-10-08 /  标签 : 周迦 21 1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