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十六章

脑洞了好久的画面终于写到了……

——————————————————

第十六章


阿周那坐在机舱里喘着气,刚才他已经拼尽了全力,不仅是弹药的库存,还有战机的燃料,恐怕接下来他得让迦尔纳想办法把他拉回去——

然而加密频道那边从几分钟前就一直平静,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

“喂!迦尔纳!”一瞬间想到的某种可能性令阿周那提高了声音,“听见了就说话!”

红色的机体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生命的活力一般漂浮着。

“队长!有一群虫子朝着你们的方向过去了!”骤然间公共频道响起队员的声音,阿周那从不好的遐想中反应过来。

“收到。”阿周那伸出手调试生物系统的显示画面,让光学图像优先显示,很快他在红色的机体上找到了紧急的制动把手的所在方位。

不管怎么说,虫群即将来临,呆在这里毫无疑问是死路一条,或许迦尔纳的机体里还残留着能让他们回程的燃料。无论如何,他都要尝试在这里活下去的唯一可能性,而不是在束手无措的情况下一起被迫丧命。

阿周那迅速将安全带和自己的驾驶服固定,解除了压力舱门的锁定,在黑色的茫茫虚空中,他从白色的战机上向着红色机体的方向一跃而出,远古星光的彼端能望见即将袭来的虫群,在这种无声的急迫之中,阿周那抓住了战机的机翼,他在氧气面罩里喘着气试图朝着把手的方向挪动。诚然,阿周那所随身携带的氧气只足以让他呼吸短短的三十分钟,如果他不尽快抵达迦尔纳的身边,那么迎接他的无非是成为虫群的口中餐和窒息两种死法,离开机舱的瞬间所有的结局和可能性已经注定,接下来的行动更是无需犹豫,尽管放手去做——

阿周那一拳砸破透明的塑料,用力的拉拽金属把手。

“警告,机舱门正在开启,警告,机舱门……”大脑里果然再度响起生物系统的警报,在机械女声中,阿周那拉开安全绳爬进狭小的黑暗驾驶舱,大片的虫群已经如同潮水一般逼近,在关门的最后一刻,阿周那感觉自己甚至听见了它们的肢体敲打战机表面的声音。

迦尔纳在机舱里紧闭着眼睛,阿周那来不及判断他的身体情况,匆忙挤上驾驶座,将他用安全带捆在身上,操作盘亮着和他那架战机完全不同的红色,生物系统的连接界面却弹出“ERROR”的对话框。

“终端错误,拒绝认证”

眼前是虫群即将涌来的画面,阿周那已经顾不上刚才的声响是幻觉还是真实,他粗暴的拉下迦尔纳的头盔,把自己的戴了上去。

“唔!”

在给自己戴上的头盔的瞬间,一股剧烈的如同高压电的触感在大脑游走,眼前蓝色的画面如同雪花屏一般开始崩坏,不详的红色侵染了视界。

“系统启动-0%”

红色的数字飞快的跳动,在抵达100%的瞬间,剧烈的头痛中阿周那看见系统中浮现的“Welcome to The True World”,他尚未细想那句话中所包含着的含义,虫群的浊流已经迫在眼前。阿周那压抑着自己即将因为疼痛所发出的呻吟,努力的在迦尔纳的身体之下朝着红色的手柄伸出了手——

他使出自己最后的力气,红色的战机的引擎如同刚刚苏醒的巨龙,惯性带来的痛苦比头痛更甚,视线一阵扭曲,阿周那一时无法分辨自己是否真的发出了悲鸣,他在神经颤抖的间隙里想起过去迦尔纳说过的话。

“对于操作要求很高的机体”或许就指的是他自己吧,阿周那愈发的意识到正在自己手里咆哮着的是一匹烈马,必须要更加轻柔的、细致的推动它,使它翱翔起来,它才能发挥出自己真正的力量。

但是当下阿周那却无法做到这点,如同电击般的疼痛始终无法消散,甚至于他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视线愈加的扭曲,终于连系统画面都无法再完全显示,他剧烈的喘息着,试图在意识消散前一刻连接指挥室的频道。

然而这件事终究没能成功,在输入第一个字符的时刻他连抬起手的力量也都彻底消失,在坠入黑暗前有人拉下了他的头盔,在此之前如同鸣叫着的闹钟般搅得他不得安眠的头痛骤然消散,只剩下一片令人舒适的死寂。


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一片没有轮廓的灰色,阿周那躺在病床上无意识的呼吸着。最先开始复苏的是手背的感觉,似乎那里插着输液管,冰凉的液体沉默的流进黑色的血管,引起一阵阵的疼痛。其次才是无法动弹的指尖,他用仅有的接触抚摸着床面,直到漫长的时间过去才意识到那是床单的触感。

至于想起昏过去之前的事已经是许久以后,他在渐渐的适应了这种模糊的世界的时候,才冷不丁的想起那时所发生的事。

中途偶尔有机器人进来为他换药,朦胧中只能看见不断被挂上新的液体的输液架。阿周那持续的躺在床上,所有的感官都仿佛蒙上了一层纸那般模糊不清,视觉、嗅觉、味觉、触觉、痛觉……他有时会觉得自己漂浮在某个被光芒笼罩的空间里,有时又觉得自己正躺在医院的床上混混度日。

然而他的意识始终没有清晰的出现过,很多时候都是类似于旁观者一般在他的感觉情报中出现。

在缓慢的思考中他又沉入无边无际的梦境之中,而在一无所有的梦中他又浮上现实的水面,似乎身边有人来来去去,却在睁开眼睛的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冰凉的异样触感落上手背,似乎是某种布料,但是材质却和指尖所触碰到的床单的感觉完全不同。或许要更加滑一些,或许又更加细密一些,他想不到适合形容的词汇,眼前令人难受的灯光暗了下去,无止境的梦境向他招手,于是他又无可抗拒的滑落进去。

    阿周那

心脏突然跳动起来。

“阿周那”

他发现自己开始了呼吸。

“阿周那”

诱人的梦境消失了踪影,在黑暗之中他停住了脚步,沿着黑色的河流逆流而上。

冰凉的触感占据了手背,填满了整个手心,经久未受到刺激的神经颤抖着将信号迫不及待的塞进大脑。

醒过来。

他说。

醒过来。

他再度说道。

他一遍又一遍的开始重复着那句话语,直到将自己的意识从虚无的星之海中拉扯出来,重新赋予了形状。

哈。

呼。

用力的,吸入空气。

消毒水的味道如此鲜明的在大脑中复苏起来。

胸腔因为过于粗暴的呼吸方式泛起一阵模糊的疼痛,意识坠落之间他握住了手掌里那个异样的触感。

于是阿周那终于睁开了眼睛,昏暗的蓝色光线中,他看见了黑色的身影。


(TBC)

2017-10-07 /  标签 : 周迦 23 1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