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十三章

wwwwwwwwwwww

——————————————————

第十三章


万万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站在阿周那身后的,就是他刚刚所想要联系的人。

这是个机会,而且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不在这里抓住的话,恐怕之后不会再有第二次。如此想着,阿周那咽了一口口水,在心里告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着交涉的办法。

“因为我找你有事。”

“嗯?”从对方的声音来判断,似乎她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兴趣,然而戳在背上的枪口不仅没减轻力道,反而捅了捅,似乎是在警告着他少废话。

“你一直监视着坂仓柚李?”

“这和你无关吧?”

这个方向不行,身后的人比他想象的更加油盐不进,问出多余的情报已经不可能,眼下还是单刀直入说出自己的要求会更好。

“我的队员留下了一份日记,但是被他加密了。现在他已经牺牲了,所以这份日记已经无法阅读了。”

“所以呢?”背后的枪再度用力的顶了顶他的心脏。

“我想请你解密。”阿周那一字一句的提出自己的要求,“所以我为了联系上你,才会在网络上查找你。”

“找我又有什么用?”

“因为我认为你是唯一一个在看了日记也不会出卖我的人。”

“是吗。你有什么根据?”

“你在监视坂仓柚李这一点。我想这份机密跟他有关,然而我不能判断地面是否知道这里面的内容,如果是你的话,毫无疑问会知道,而且有很大可能不会向地面告密。”

“很有自信啊。”

“我一直相信我的判断。”

话音未落阿周那被拉倒在地,他向后翻滚躲开了砸来的枪托,飞速的起身,举起手电朝着来人的脸照射而去。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眼前的人并未因刚才的强光而暂时失明,反而她站在那里神态自若,一颗子弹砸飞了阿周那脚边的土地,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小坑。

“无聊。”那人把手枪别回腰上,声音低沉且没有感情,“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不能对付的对象。”

在阿周那还没来得及开口的间隙里,一枚包装精致的糖果被丢了过来。

“送你了。”刚才还攻击力十足的人转过身去,挥了挥手,在阿周那接住闪着金光的小东西的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星空和枫林一如之前的平静,只有脚边残留的弹坑证明了刚才发生过的事真正存在过,阿周那剥开糖纸的包装,里面还是那枚存储卡。

但是他确信里面的数据一定已经被改写,证据是在阿周那返回家中重新打开电脑时日记的内容已经发生了变化,大段的乱码已经转变为了可以阅读的文字。

在黎明的曙光中阿周那翻阅着那些单词,心中不由得浮出一个疑问。

那个人究竟是谁?

然而他已经收到了警告,这个人在监视坂仓柚李的片刻里,同样在监视着每一个试图寻找她的人,她是这个世界阴暗的隐匿者和监视者,所有试图踏进她的领域的人毫无意外会被完全抹杀。更何况昨天来和他见面的只是一个机器人,阿周那在用手电照射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并且心底发凉,因为这毫无疑问显示出了对方的力量。

他并不是莽撞的傻子,以卵击石的事是不会去做的。

所以这件事到此为止,就和阿周那察觉到在迦勒底调查柚李的事情时所面对的Not Found 404的警告时一样,及时的收手才能保证自己依然有发牌的机会。


然后这件事被很快的略过,等到他回到迦勒底的时候,如磐石一般的男生已经彻底消失,似乎是因为患上了某种严重的心理障碍———

“被害妄想症”

柚李是这么说的,顺便还有一起发过来的心理评估报告。

“诶?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棕发的男生在餐厅遇见阿周那的时候还跟他感叹了一番。

“的确是这样。”阿周那没有否认他的话,只是跟着附和。

“可惜了……本来之前觉得他还是个很好的队友。”棕发男生不顾他是不是在听,咬着叉子继续感叹道。

阿周那回想起在地球上阅读过的那份日记,现在储存卡已经被彻底销毁,唯一的存档只留在了他的大脑里,小个子男生的确查到了机密,但是那天晚上他在有限的时间里只摸索到了机密的一条尾巴,具体细节却全然没有出现。

或许他当时在战场上预料到了某种结局,所以在那一刻他打开了加密频道试图想要和阿周那说些什么,然而在那条尾巴后面小个子究竟看到了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仅存的真相已经伴随着他本人的消亡烟消云散。然而阿周那即便知道这一点,也不会去调查,因为他们毫无疑问是正在被监视着的,此时此刻他们就正处于高聚光灯下,每一个动作都被看得清清楚楚,毫无做小动作的机会。

在这种环境下,或许在迦尔纳那里能够得到些什么,然而阿周那也不打算轻易下手,从早先开始他就已经明白他和坂仓柚李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复杂的联系,在他的面前轻举妄动只会使整件事情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但是同时阿周那又怀有某种程度上的肯定,他相信迦尔纳不会成为整件事的加害者,因为从迦尔纳告诉他可以保护更多的人的那个瞬间开始,即便迦尔纳未来有一天不得不选择和坂仓柚李同一个立场,到最后他也一定不会做出不利于他的事。

那么现在的局势和目标就很简单。

坂仓柚李有可能知道机密,但他也未必是机密的实行者,或者有可能只是一个傀儡。而迦尔纳的立场暂且可以忽略不计,甚至还有可能将他拉拢过来。

而他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其一是试图解开小个子被杀的疑团,其二是依据情况设法将其他的同伴从这里带离。

毕竟小个子的日记里所提及的东西和他的死给阿周那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感,本能让他确信这里不宜久留,无论是被卷入舰队的阴谋还是卷入地面的阴谋,他本人都敬谢不敏,更何况这种死法有违他个人的尊严和荣誉。

所以为了完成这两个目的的当下,他需要做的不是莽撞的去调查机密,而是装作这些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兢兢业业的提高他在迦勒底上的行动权限。


(TBC)

2017-10-04 /  标签 : 周迦 24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