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十二章

为什么每次都要写SF都要加入悬疑的玩意儿x

开始日更一章,毕竟迦尔纳都正式出场了,就不赶进度了

——————————————————

第十二章


“我查到了目标,没想到的是这种东西居然一开始就没有物理隔离,就连最基本的防火墙都没有设置。我感觉到了,这可能是陷阱,也有可能是一种野心的象征。但不管怎么说,我都要上了,我真的要上了,为了情报通的荣誉,为了我的自尊,我知道我是一个人在作战,所以我决定删掉我之前的所有日记,留下这仅仅最关键的一篇。”

小个子的话十分的啰嗦,阿周那滚动着投影页面飞快的略过这一段,画面翻了个页,新的日记内容被读取出来。

“目前破解的内容很少,我认为这得归罪于不允许带电脑的地面,平板电脑尽管有方便携带的优势,但是这终究不能解决最根本的东西,CPU的不同导致两者不能比拟的内容……”

这一段也同样是废话,小个子写下了对于平板电脑的不满,或许舰队的网络数据库的加密多少有些难搞吧,也或许是他在看见真相时为了缓解焦虑写下的废话,阿周那对此一无所知,然而当下最重要的应该是找到他所说的“目标”。

他翻开下一页,略过更多无意义的废话——至少在这种场合下它们毫无意义,日记上的后续字符从大段的文字突然变得杂乱无章,仿佛是系统保存或者读取错误之后留下的结果。

这是……阿周那注视着那些乱糟糟的字母和符号,刚才紧张的情绪已经演变成某种程度上的焦躁,他握着马克杯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定不是这样,一定还有什么留着……

这可能是小个子的把戏,毕竟谁都知道这种机密写在电脑里毫无疑问会变成最直接的证据,那么这些东西可能是某种加密的字符,加密方法有很多,就算可以挨个使用,然而密钥呢?没有密钥,如同理论值所计算的那般,即便是动用这世界上最强力的计算机也要花费上百年的时间。

所以这唯一的讯息,归根结底,还是一串无用的数据,他无能为力。

阿周那让电脑保持休眠状态,他在黑暗中站起身来回到垫子上,一楼的大钟在整点时分来临时发出古旧的轰鸣,他打开柜子拽出几件能穿的衣服,把手电筒和手机匆匆塞进裤兜离开了家门。

黑夜中星光浮动,看见不见底的马路和过于明亮的天空成为鲜明的对比。阿周那路过孤零零的电线杆,高压电塔在平原上伫立。时不时有秋风穿过平野而来,冰凉刺骨的感觉让阿周那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急促的加快了脚步。

他在阴暗的树影中想起了迦尔纳,舰队里没有风和杂音,寂寞和冷清却依然存在,他在那之中仿佛是个过于突出的异类,比谁都要显得格格不入。星光终于再无法照亮前路,阿周那打开了手电继续前行,白色单调的灯光笼罩着他的裤腿和脚,柏油路面已经显得陈旧,昔日涂抹的油漆已经渐渐磨损,有些地方已经看不清了痕迹。

迦尔纳……

他依旧还是满脑子都想着那个舰队中的异样存在,或许应该趁着机会在地球上调查一番坂仓柚李的事情,可能会从中发现一些什么他们之间的关联。但是阿周那根本没有理由去了解这些事,很可能迦尔纳接近他没有更多的原因,仅仅只是“帮助下级”——如果是他的话,反而极有可能去做这样单纯的事情。

然而无论怎么说,亟待解决的应该是小个子留下的讯息一事,他已经被授予了权利和地位,与此同时他也必须去回应被给予的期待。

但是,这应该如何解决?

在穷尽思考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此时他身处山丘,身边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红色枫林。

时而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穿过树丛能够看见在星空下沉睡着的军校。他曾经在这里度过以年为单位的时光,回忆里也大半被这里所占据,这时一时冲动来到这里,或许也是想要寻求某种安慰吧。

他放下手电筒,在坚硬的土地上坐下,森林一片黑暗,和刚才的房间相比多了许多寒冷和嘈杂,却让他觉得稍微冷静了一点。

首先问题还是回到小个子那里,他的日记里终究还是涉及了机密,自己应该是指望不上了,但是拿出去求助专业团队也不切实际,更何况自己轻举妄动只会让地面察觉到这件事。

然而更严重的是,地面对于这项机密真的了解吗?

这个疑问让整件事变成了掷硬币的赌局——如果地面知道这件事,那么他会立刻被当成泄密者;如果地面对此一无所知,那么他或许有可能成为一个告密者,接受这件事带来的荣誉。

阿周那拒绝这样的赌局,更何况其他的队员还在舰队里停留,即便他赢,先不提自己将来是否能在其他舰队待下去,那些人也极有可能会被当做人质成为交易的砝码而消亡,而迦尔纳作为局中人,也会被地面斩草除根清理掉。尽管阿周那无法判断迦尔纳是否是敌人,但看在他帮助自己的份上,他并不想将他拖下水。

脑海里一个画面突然一掠而过,阿周那掏出手机开始搜索起来

“坂仓柚李:虫群的移动规律可以用数学模型论证”

他点开文章里的照片,在柚李站在数据模型界面旁边的画面上,角落里亮丽发色的人第一次被留下了她的容貌。

过于冰冷的视线令人不由得为之胆寒,退避三舍,然而如果是她的话,如果,是的,如果她迄今为止真的按照阿周那所推测的那般在监视着坂仓柚李的话,那么她或许能够成为唯一的可靠外援。

但是应该如何联系上这个人?

阿周那保存了那张照片,略微裁剪之后开始了搜索。

然而如同他所想的一般,在广袤的信息之海中,这个人留下的只有那一张相同的被人为复制了成千上万份的电子照片。

他没有专门深入过计算机的世界,这种情况下能做到的也只有利用搜索引擎来收集情报,侵入官方数据库是不可能的事,笨拙莽撞的行事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而已。眼下,这条路已经被强行中断,他不得不另辟蹊径再想办法。

或许如之前他所想到的可能性之一一般,整件事的调查应该从柚李开始。

在屏幕上用冻僵的手指打字的途中,阿周那站起身来准备回家,此夜星空无比绚烂,宇宙依然安静彻底的运行着它的法则。

一支枪顶上了他的后背,位置直指心脏。

“喂,说你呢。”

一个冷冰冰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倒有可能是军校负责巡查的老师,只要出示自己的军官证就能解决。阿周那不敢轻举妄动,一边回忆着身上哪个口袋装着这些东西,一面准备开口缓和气氛。

然而身后的人却一点机会也不给,在他刚刚张口的瞬间就已经抛来了下一句。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网络上查我的事情,你有什么目的?”

对方已经来了,而且就在他的身后。


(TBC)


2017-10-03 /  标签 : 周迦 20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