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十一章

_(:з」∠)_如约发文x

————————————————

第十一章


那之后迦尔纳的课程很快结束,这之中也有阿周那自身素质优良的因素,只是两个人还是依然每晚在空无一人的舰桥上碰面,简短的交谈之间匆匆进入模拟机或是战机,度过宇宙的夜晚时分。

上一次激战的余韵尚未完全过去,然而地球小队的士气已经多少经受了一些打击,有一些人出现了身体不适和心理障碍,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过了舰队所能提供的医疗范围。于是柚李索性给他们放了假,只要提出申请,都有机会在时间期限内往返一次地面。

阿周那是第二批回去的人,临走前的夜晚他没有在舰桥上见到迦尔纳,只是终端上收到了他的消息。

“抱歉,今天晚上有点事。”

有什么事……阿周那在开始这个念头的瞬间便停下了自己的思考,能在熄灯时间之后的事恐怕只能是私事,然而自己和他又不是足够亲密的关系,唐突的追问也只会显得多管闲事而已,尽管他并不认为如果自己询问的话迦尔纳会有所隐瞒。

如此一来,离开舰队的前一夜就变得无事可做,他难得准点躺上了床,在星辰的照耀之下享受睡前的寂静。

他想起之前和迦尔纳提及自己要返回地面的事,对方也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这和更早以前他和迦尔纳说到打招呼的时候同样,似乎每一次在“地面”这个话题上,迦尔纳总是表现的很奇怪,难道是他在隐瞒什么吗?

不,不如说这样的可能性才很低,直觉告诉他迦尔纳并不会说谎,如果说是自己想太多倒还比较容易被接受。

这时睡意冷不丁的涌了上来,毕竟连日来他都保持着低于平均时间的休眠,所以每天躺上床时几乎都能做到一沾枕头就进入梦乡,所以尽管时间和平常相比有些早,但他还是很快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清晨,早饭结束后,第二批返回地面的小队们带着各自的行李起身,前往停留着穿梭机的发射口。进入空旷的机舱内坐定,阿周那正望着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发呆时,如磐石一般的男生在一片嘈杂中来到了他的身旁。

“旁边有人吗?”

在阿周那表示许可之后,男生坐了下来,他的脸上和之前一样还是十分沉稳的表情,只是脸上挂着的两个黑眼圈出卖了他憔悴的心境。

“阿周那,你还记得当时小个子和你说了什么吗?”穿梭机发动引擎的时候,机舱里的光暗了下来,在昏暗和振动声中,男生突然小声的问道。

阿周那沉思片刻,那件事他当然没忘,只是一切的进程就这样戛然而止,即便是他想要做些什么也无能为力。

“……在战斗的时候,他说他查到了机密,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和内部网络隔离开来。”

“是吗……”男生沉吟道,“那天晚上我知道他在熄灯之后趴在床上偷偷查东西的,早知道我就应该去阻止他——”

“阻止?”阿周那问道,“这和他的牺牲有什么关系吗?”

“老实说,阿周那,我觉得这件事不是这样的。”男生摇了摇头,“他一定是被谋杀的,因为我看见了,或者说我觉得,那个瞬间有什么不对劲。”

阿周那想起那时自己所见的光景,仿佛有什么在身体内摩擦而过发出巨大噪音的瞬间,星光的尽头黑色机体滑行,以及身边血球在真空中飘散的画面。但是他在那件事以来一直不愿意回想起来,毕竟当时在他身边的是自己,最近的也是自己,然而自己却没能救他。更何况,那时候他们正在一个频道里说话,自己却连提醒都没有做到,只是木然的看着对方被搅碎,消散在星之海中。

“抱歉……”

看见阿周那一手抚上额头的瞬间,男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紧皱眉头发出一声苦涩的叹息,随即给出了十分愧疚的道歉。

“没事,先不说这个……那个瞬间,你究竟从哪里感觉到不对劲?”

“那个时候,你也知道吧,对于那些舰队成员来说,应该是可以用激光杀掉那只虫子的。”男生握紧了拳头,“即使迟钝如我,也能够看得出来……但是,为什么……这不是什么队新兵的震撼教育吧?这也不是开玩笑的‘实战课程’吧?而且那些人,阿周那,说实话你来了舰队之后真的有遇见过他们吗?开会的时候也是这样,就连脸上的表情也看不清。”

在阿周那沉思的片刻里,男生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他们真的活着吗?”

不,不是这样……

阿周那想起那之中的迦尔纳,至少他有血有肉,甚至拥有自己的意识和感情。无论别人如何,但是他在这个时刻,在他的记忆里是如此的鲜明的存在。

“他……他们活着。”阿周那说道,“我可以肯定。”

“是吗……”男生冷静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抱歉,我有些激动,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一直找不到和你说的机会,你也一定很难受吧……”

“不……”阿周那摇摇头,“你不必这样。”

“真对不起,在你回家的时候说这样的事。”男生转过头,整个人靠向走廊的方向。

机舱内依旧昏暗,穿梭机的引擎轰鸣着。突然间男生伸过来一只手,半强硬的把一只塑料包装的糖果塞进了他的手里。

他没有说话,因为凭借着手里的触感,阿周那已经发觉了里面包裹着的真相。

“我还没有看,他最后的遗物,就交给你了,队长。”


返回地球时正好是下午,此时正值九月,天高气爽,午后的日光照耀在身上格外温暖,阿周那一个人提着箱子从基地离开时,家里的轿车正停在门口,车里的人朝他挥手。

离开了过分宁静的宇宙,地球上的夜变得格外喧闹,他在屋外的树叶声和风声中辗转反侧,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坐起身来,推开房间顶部的天窗。屋里没有开灯,星空变得无比明亮,尽管狭小的窗口拘束了所能看到的范围,但也不打扰他观赏星空的兴致。

阿周那拖过地面上的软垫,自己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可可坐了下来,繁星闪烁着,似乎和在宇宙所见到的别无二致,又似乎有所区别。

起身时他扔在椅子上的制服滑落在地,一枚糖果从口袋里掉了出来,飞到他的脚边。

阿周那犹豫了半响,还是捡了起来,剥开金色的糖纸,一枚小小的存储卡安静的躺在银色的里衬上。不知为何他的心脏仿佛刚刚才复苏,心跳的触感在大脑皮层里释放,潮湿的指尖捏起黑色的小方片,阿周那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拉开桌前的电脑椅,在打开电源的同时,他拔掉了网线并且将那块小方片插入了读取口。

等待系统响应之前时间长的令人难受,画面弹出的一刻阿周那就点开了文件夹,芯片里的内容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文件夹,比起文件名上的“X月X日”更像是一封遗书。它不代表它的主人,更不能传达情感,只能是电脑系统中冷冰冰的几个字节,一串数据。

然而这就是全部,一个鲜活的人在离开时唯一给他们留下的东西。


(TBC)

2017-10-02 /  标签 : 周迦 25 2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