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八章

第八章


这实在是又气人又难堪,让阿周那直接放弃了继续对话的念头,他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回椅子上,靠着墙壁偏头观看着窗外游动的风景。

室内重新恢复之前的宁静,白色的军官在狭小的地面上踱步,又突然停了下来,他和阿周那一同望着黑暗的星之海,再一次开口。

“这次换我来问你,为什么晚上会去训练室?”

“你不是早就知道理由了吗。”

“是吗。”军官在他的对面也坐了下来,房间内响起一片衣料摩擦的声音。

“怎么了?”被挑起的话题又被沉默生生的截断着实令人不爽,阿周那坐直了身体问道。

“在之前的战斗里发生了什么?”

话语间,阿周那两手交叉靠上鼻梁,他无声的吐出一口气,似乎想吹散一些夜的清冷。

“同伴死了,就在我的眼前。”

军官没有说话,他青色的眼睛始终盯着阿周那的脸,平静而严肃。

阿周那绞紧了手指,嘴唇干涸,喉咙似乎都不能发出正常的音调:“这是我的个人问题……”

“不是的。”

军官突如其来的,打断了他的话。

“或许在你看来他们认为你应该去拯救他们,因为你是他们的队长,所以不得不承担这份责任——但是我要说,这都只不过是你一个人的幻觉而已。”

“你又懂什么?”他的语气骤然变得冰冷而坚硬,“承受着他们的期望,却没能在最后一刻挽救他们的这种无力感!”

军官看着他如电闪雷鸣般的一番倾泻,却始终无动于衷,或许他早就看惯了这种事情,又或许……

“然而他们已经死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看吧,果然。

刚才还以为眼前的人稍微有那么一些温柔,是他自己会错了意。

“所以,保护好还活着的人就好。”

军官的下一句话令他抬起头来,对面苍白的脸上依然没有一丝表情变化,然而语气的转变却出卖了他的心境。

“和其他人对你的期望没有关系,令你难受的只是你自己的自尊罢了。”

白色的军官说着站起身来,朝他伸出了黑色手套包裹着的瘦干手掌。

“想要提高实力的话,跟我来。”


“未经许可擅自出来真的可以吗?”阿周那跟着军官走在昏暗的走廊上,他不禁问道。

从刚才开始,眼前的这名五级军官就直接用权限打开了禁闭室的门,毫无任何思想障碍,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为所欲为般的带着他擅自行动起来。

“没事,本来柚李就没有真的要关禁闭的想法。”

“什么意思?”

“那只是一种缓冲手段罢了,目的是为了让你冷静一下。”军官顿了顿,补充道,“不如说如果在那种情况下再和你在禁闭室里打起来,后果才会真的变得严重吧。”

“……”各种意义上来讲,都是好险。

“但是,”阿周那想起了什么,“你刚才直呼舰长的名字了?”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或许两个人关系不同寻常呢……阿周那想着些有的没的。

“话说回来,这是要去哪?”

“格纳库。”

“去那里干什么?难不成是要驾驶战机吗?”半开玩笑般的,他一边甩出大脑里的推理,一边问道。

“的确是这样。”军官突然停下了飞快的脚步,转身看向阿周那。

跟在他身后同样步履飞快的阿周那差点撞进他的怀里。

“这样突然停下来很危险啊。”他抱怨道,“但是我们谁都没有解锁战机的权限吧?”

“有的。”军官眨了眨眼睛,眼珠转向一边,“至少我有。”

“你还真是神通广大……”阿周那后退一步,说话的语气充分的体现出了他无可奈何的心境,但是眼下,既然他选择了这个选项,那么就有不得不应承的必要。

“多谢夸奖。”

“……你还真是毫不留情。”

“?”

“没什么,快走吧。”

“我知道了。”

两人一起快步走进格纳库,一路上的安全认证全部畅通无阻,或许眼前的军官真的有什么特殊的隐情也说不定。

换了驾驶服,钻进机舱前阿周那找到了军官的身影,他的驾驶服和制服同样都是黑色,上面是几何形状排列的绿色线条,和这艘战舰的内部设计有着相似的外观。紧身的驾驶服让他看上去格外瘦削,身材匀称,小臂和腿上都是紧实的肌肉线条,和阿周那在地面上见过的驾驶员都大有不同。

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独特。

“对了。”他朝他挥挥手,“忘了问你的名字了。”

“迦尔纳。”白色的军官在起落架上抬起头,“姑且这么称呼我吧。”

“我是阿周那。”阿周那伸出手去,被特殊材质包裹的白色手套握住他的手。

“感谢你帮了我这么多。”


等到阿周那在机舱内坐定,迦尔纳也钻了进来。

“?!”

对上阿周那吃惊的表情,迦尔纳十分淡定的进入了他身后的狭小空隙里,瘦削的身体从座椅后探了出来,黑色的手指熟练的在操作盘上敲了几个键,战机的压力舱门缓缓的关闭,将他们封闭在一个狭小的室内。

“你这样没问题吗……”尽管眼神已死,但阿周那还是开口发问。

“是有些小了,但也不至于到不能灵活活动的程度。”迦尔纳点开系统屏幕,把氧气头盔套在阿周那的头上,又牵出一条电缆来,插进自己脖子上附加的连接装置。随后他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安全带,将自己的身体和阿周那的座椅捆在了一起。

“而且这样的话,我也相对方便一些。”

哪里方便了?!

阿周那努力使自己刚刚紊乱的心跳平息下去,好让共享他生物系统屏幕的迦尔纳不要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紧张的情绪——因为心跳数作为一个重要指标,会在超过某个上限时出现在系统画面上。

“好了,燃料补充完毕,机体确认零件无误,连接通畅,系统工作正常。”迦尔纳飞快的调整着战机的驾驶系统,似乎他对此已经十分的熟悉,甚至是如同喝水一般理所应当,“发射就绪,机体移向发射口——”

在推进器的机械音中,他们进入了寂静的宇宙空间。

“接下来要怎么办?”阿周那问道,既然要练习,那么也得有相应的练习对象才是,然而这里却什么都没有。

“今天还没有实战的必要。”迦尔纳飞快的在生物系统内调换着不同规模的雷达图,“确认没有敌人,暂且安全。”

“……”

“那么,就先从学会飞行开始吧。”他说道。


(TBC)

2017-09-28 /  标签 : 周迦 23 5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