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第七章

周:令人窒息的操作

——————————————————

第七章


身后空旷的训练室外侧满天星辰,他们一同站在星光之中,时间似乎在那一刻停滞。

白色军官如他往常那般,脸上读不出什么表情,他只是安静的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

阿周那缓慢的转过了头,试图回避对方的视线,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打破眼下这种漂浮在两人之间的微妙气氛,更是心如乱麻毫无头绪。

似乎度过了十分漫长的一段时间,终于,白色的军官才突然开了口。

“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

似乎是他本来想表示关怀却用错了语气,又或是本身对他的行为表示了无法理解,但无论如何,在上级开口的当下,作为低等级的人有不得不回答的义务。

“我马上回去。”阿周那并没有多费口舌的心思,或许这样说了对方就能马上离开,至少他在心里是这样期待的。

“是吗?”

令人烦躁。

“我并不这么认为。”

这样的对话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难道你不是因为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不足才无法入睡的吗?”

“你怎么这么烦——”

比起话语更快,他的拳头已经挥了出去,然而却只触碰到一片冰凉的空气,白色在视角的边缘一抹而过,随后小腿后方传来一阵剧痛。于是阿周那也趁势翻了出去,躲过后脑勺上即将落下的一击,在他伸手向背后的激光枪探去的同时,一把冒着寒光的小刀已经扎近身前,腰部一沉,阿周那从那道银色的轨迹之间逃脱,两人瞬间拉开了距离。

此时他的激光枪已经解开了保险,白色的军官手里是一把粒子震动刀,他背对着星空而立,身上散发出一股攻不可破的气势。

阿周那果断的抬手开枪,红色的激光在光滑的墙壁和地面上留下尖锐的烧灼痕迹,然而这种猛烈的攻势下,军官闪开了迎面而来的激光,震动刀切破空气,劈开了金属的枪身,一股粘稠的喜悦从心里的缝隙间渗了出来,阿周那拔出第二把枪顶上他的额头——

只感觉身体瞬间浮空,等到回过神来,他已经被甩进了偌大的无重力训练室。

那道黑色的身影跃了进来,动作灵活到仿佛他身来就一直漂浮在这宇宙中,阿周那活动手臂躲开震动刀的攻击范围,借着惯性撞上了空中的浮游方块。他抓着金属的扶手在方块的表面移动起来,在那道身影靠近之时放出手中的激光。

这一击降低了对面的速度,也使得阿周那有了机会用力一踩脚下的方块,朝着上空的其他方块飘去。红色的高能量光束在金属色的方块上留下了相同的痕迹,阿周那在背部靠上硬物的时刻重新调整了瞄准方向,一道银光瞬间抵达眼前,他猛地一翻身,一把震动刀已经深深扎穿了刚刚他所靠着的金属,黑色的身影再度靠近,另一把震动刀在黑色的手指间翻飞,似乎即将就要将他扎穿。

阿周那抓住金属扶手用力一扯,整个人借着惯性直接抵达了透明玻璃的表面。

外界是没有氧气毫无生机的星之海,离他们最近的天体以肉眼不可视的速度缓慢旋转,黑色身影追了上来,震动刀就在手间蓄势待发,阿周那背靠着玻璃,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对手,一时间都没发觉自己的脸上都带着一股笑意,此时他正准备迎接这致命一击。

“Stop!!!!!!!!!!”一声大喝在空旷的训练室内响起,一名穿着研究制服的人插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军官收回了攻击的态势,伸出一只手在玻璃上停下了自己的身体。

“舰长。”

坂仓柚李抓着一只绳索枪停留在空中,他看了看直到刚刚为止都在厮杀两个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大晚上不睡觉出来打架,是想发泄一下年轻的火气吗?”

“抱歉,是我一时冲动……”没想到,白色军官先开了口,这一下搞的柚李没了脾气,只能看向阿周那。

“你说说,你怎么跟上级打起来了。”

一股属于年轻人特有的逆反涌了上来,阿周那难得做出违抗上级的行为,缄默不语。

“你们俩给我去关禁闭,今晚谁都别想给我睡觉。”

“是。”

“……”


随着自动门的关闭,狭小的室内立刻被黑暗所笼罩,只有墙壁上的唯一的圆形窗户透过来些许宇宙的星光,阿周那在硬邦邦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刚才搏杀的余韵尚未散去,他的意识比任何时候都要活跃和专注,以至于暂时忘却了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白色的军官坐在他的对面,靠着墙壁闭目养神,似乎对外面的宇宙并不怎么感兴趣。

这种刚才就经历过的微妙气氛又开始在这间狭小的室内蔓延开来,直到阿周那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打破了当下的寂静。

“对不起。”尽管心有不甘,但毕竟开口为他承担了罪责的还是对方,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向对方道歉。

白色的军官倏然间睁开了眼睛,他用那双青色的瞳孔茫然的看着阿周那,似乎并没有明白他的道歉究竟为何而来。

“为什么道歉?”

“因为让你被怪罪……”阿周那越说越觉得话语难以出口,他也有自己执拗的自尊心,有些事情往往在逻辑上能够理解,行动上却无法完美的做到。特别是这件事,尽管他明白自己一时冲动主动出手一事本身就存在着错误,却也不想、更不愿意原谅眼前这位打扰了他散心的人。

更何况之前在众人面前,他的话语就已经羞辱了自己的情况下——

“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军官说着又闭上了眼睛,似乎并没有把阿周那的道歉放在眼里。

“你什么意思?”阿周那站了起来,“别人和你道歉的时候你难道就是这种态度吗?”

军官没有动,只是抬眼看着他一个人发着怒火。

“抱歉,别人总说我话说的太少,尽管我努力表达了,看来还是让你会错了意。”军官站起身来,和他达到同一水平线,“我的意思是,我并没有把你主动挑衅造成这个结果的事放在心上,所以你既没有道歉的必要,也不必觉得哪里亏欠了我。”

骤然间脸上浮起一股势不可挡的热度,阿周那恨不得想找个洞跳进去把自己埋了。可恶。

“那么你之前呢?”

“什么?”

“在模拟训练室那一次。”

“嗯?”白色的军官皱起了眉头,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抵上瘦削的下巴,他思索了一阵,总算想起阿周那一直耿耿于怀的那件事,然而他回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令人在意的事,“那件事怎么了吗?”

“你当时说了什么?”

“好好努力。”

“还有。”

“这里的机型和你们常用的不同,所以刚开始很难操作是正常的?”白色的军官嘟囔着,最后抬起头来迎上阿周那黑色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你还说了什么?”

“因为战场很危险,所以一定要谨慎为上?”

“你这个人啊……”阿周那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间禁闭室,在这种狭小的房间里谈论这件事实在是令人窒息。

“真的是话说的太少了!”

“……果然如此吗?”


(TBC)

2017-09-28 /  标签 : 周迦 27 2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