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Quantum Entanglement-序/第一章

改好了,设定完备,搞的事也搞了

要屏也就屏了

guda依然会出场,虽然很想回避一下但觉得第一次见的人太多了还是来点熟悉的人比较好x

——————————————————


宇宙无边无际。

过去阿周那常常听到这样的话语,说话的对象是老师,或是朋友,有时是路过的陌生人,甚至是十字路口巨大的电子屏幕。

这句话让他并没有多少实感,人之渺小,即便经历数百上千年的历史,所能触手可及的,仅仅只是世界的一粒尘埃。微不足道,更不值一提。

然而他依然会偶尔眺望星空。在月球光华尽失的夜里,无论身处何处,就像是一个似曾相识的老朋友,不会特意想起,也不会专门准备。而是你想起时,它就在那里。

完成这件事只需要一个抬起头的动作,顷刻便能看到繁星汇聚成巨大的光带,撕裂黑暗的天穹。

仿佛穿透了漫长时间的积累,宇宙爆炸,天体燃烧,繁星如雨点般坠落,万古的岁月和伟大的奇迹在绚烂星光中一瞬而逝,在这片具现历史的舞台下留下片刻的剪影,被保存,被记录,最终成为亘古不变的永恒。

他是这数万亿记录者中的一人,远不及狂热信徒千分之一的“感动”,然而却同样感受到来自生命根源的呼唤——天空,更准确来说是宇宙,它在召唤着他,吸引着他,将他引诱至无光的漩涡。

有时这种感受并不确切,更像是某种变动的产生。在那片根源之处,或许存在着和他极为相似的人——它是他的半身,是他在真空中的投影和侧写。

不知为何,他有着这样的预感。


时间是九月,阿周那身处宇宙空间站,即将踏上开往前线的穿梭机。

随着电子女声的响起,身体被惯性所拉扯,机体被推进器推离红色的发射口,在圆窗的外侧,蓝色星球飞快的后退,直至最后一丝光芒也被黑暗所吞没,留下一个遗憾的圆点。

这件事说不上有多么令人留恋,只是引擎轰鸣的瞬间阿周那突然想起学校后的那片枫林,想必此时树梢的叶片已经染上绯红,在秋风中静静摇曳。这件事年年如此,今年也一定依然如此,世间万物按照不可打破的规律变化着,尽管人们不停的来来往往,却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这种变化。

他不是一个容易感伤的人,对离开地球的这件事更多的只是去执行任务,去完成他从过去就被灌输的事情——击退虫群,保护地球。

保护地球的说法显得有些太过于伟大和不着边际,在此暂且不谈,至少前一句是他此行需要完成的事。但毕竟是第一次来到宇宙,尽管在地面上接受了足够多的训练,他还是有不得不在宇宙继续练习驾驶战机的必要。

然而空间站并没有训练场地,这里只是地面向各宇宙舰队派遣人员和物资的中转站,也就是说他必须要到被派遣的舰艇上,才算是达成了任命的第一步。

亮着灯的机舱内部,除了阿周那,就是一名机器人教官——它通常是来确保运输人员的安全以及物资的交换,此时机器人目视前方,完全仿照人类生理的脸上并没有一丝表情,它似乎正在通过自己的网络调节穿梭机的运行轨迹,因为时不时有系统提示音在机舱内部响起。

抵达目标只需要短短的几个小时,银白色的巨大战舰漂浮在黑暗之海中,沿着计算好的不规则圆轨道缓慢公转。穿梭机和战舰完全对接花费了一些时间,终于舱内开始减压,明晃晃的白炽灯照亮空荡荡的坐席,阿周那跟着机器人穿过舱口,对面已经有人在等候。

准确来说应该是机器人,它们都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这是机器人在投入使用之初就已经决定的事——没有特殊的长相,因为相同的模样往往更加容易分辨。

确认了数字证书和生理数据之后,机器人朝他行了礼表示欢迎。

“其他人也都到了,还有几个在路上。”

他们一路穿过舰桥,中途坐着电梯向上,似乎是抵达了军舰的最中心,机器人在金属门前略有停顿,只听见机械移动发出的声响,黑色的门扉应声而开。

这似乎是一间会议室,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零零散散围着会议桌坐着,见他进来便挥了挥手表示问候。

“你也是刚来的?”有人问道。

阿周那表示肯定,姑且融入了话题,他也在桌边坐了下来。随后又有陆陆续续的陌生面孔在机器人的带领下踏进这间会议室,直到最后一次,漫步进来的男人和他们穿着迥然不同的制服。

眼前的男人带着温和的表情,在他初次进入房间时,并没有像寻常军官那般行礼,而是简单的朝着一群年轻人们挥了挥手,更加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亲近感。

“哇,超lucky!”

旁边有人窃窃私语,阿周那在椅子上挺直了背,注视着徐徐走向会议室中央的男人。

“大家好。”他在全息投影仪前站定,脸上是难以捉摸的微笑,“欢迎来到迦勒底,我是这里的舰长坂仓柚李。”

“在此之前,我想你们也应该都了解了此次宇宙作战的详情,之后我会派遣机器人长官对你们进行训练,房间已经安排好,一会机器人会将本舰所用的信号波段分配到你们的终端上……”柚李在空中用手势打开了投影机的开关,无数泛着蓝光的情报数据在会议桌上空展开。

“尽管这么说有些令人失望,”他很是遗憾的耸了耸肩,“本舰所在位置仅仅只是战线的边缘地带,然而这不能就断定虫群不会来袭……所幸这几个月虫群的活动没有以往那么频繁,你们也要尽快适应这里的战斗才行。”

在演讲和介绍告一段落时,桌边有个小个子的男生举起手:“报告长官,我有个疑问。”

“请说。”柚李在情报页面上抬起头来。

“是有些难以出口的问题,不知长官是否可以……”

“黄段子的话恕不奉陪。”他随手开了一个玩笑,紧张的气氛似乎有些缓和,人群中响起低低的笑声。

“我不是那个意思,请您不要误会!”小个子男生拼命的解释道。

“我知道,请说吧。”

“在来时我听说这里有些人‘不是在地球上出生’的,这件事,是真的吗?”

“原来还有这种传言……”柚李露出微笑,“如果刚刚那是真的话,你就会因为知道机密直接被带走了吧。”

旁边的如同巨石一般的男生拍了拍小个子的肩膀,把面色一白的他摁回座位上。

“不是吧……”有人窃窃私语。

“所以这件事就不能再提了,尽管它在这里并不是真的。”柚李点点头,“反过来说如果在别的地方是真的,那么作为话题的提出者一定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件事就不再说了,还有谁有什么想问的吗?”



第一章


一旦进入宇宙空间,时间的感觉就会产生错乱,又很快在时间表的提示下归于一种平稳的状态。

距离初来乍到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来时的这批人很快在机器人的指导下在无重力训练室里花费了大把的时间,穿着防护服在模块之间翻滚,朝着假设的“敌人”开火,这种“无意义”的训练持续着,他们却连战斗机的手柄都没摸到。

“我已经快不行了……”之前的小个子男生垂头丧气的发着牢骚,“每天都这样,应该说不愧是战线边缘吗……”

“别这么说,和平持续也并不是件坏事。”如同磐石一般稳健高大的男生走在他的旁边接过了话茬。

“嗯……阿周那,你怎么想?”

突然话题被扔了过来,却也不得不接住,走在最前面的阿周那头也没回。

“但既然是上面的安排的话,一定有什么必要的吧。”

“这能算是回答吗。”最后的棕发男生半开玩笑的吐槽道,“你只是不想听他的牢骚而已吧。”

“你看,连阿周那都受不了你了。”另一个短发男生埋汰小个子男生。

“你才是那个最让人受不了的吧!”小个子坚决反驳道。

喧闹的中途阿周那停下了脚步,一直以来平稳的如同地面的迦勒底在一个瞬间里轻微的震动了一下,尽管这个震动不那么容易察觉,但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微妙的异变。

“警报……”

“什么?”如同磐石的男生转过身来,“你刚说了什么吗?”

骤然间舱内的灯光熄灭,墙壁上投影出黄色的警戒线,一阵在过去的训练中无数次听到的熟悉声音响了起来。

“紧急,请各二级以上军官在作战室集合——”

“敌袭!”小个子男生突然兴奋起来。

“你兴奋个什么劲,你才是一级吧,权限不够啊。”棕发男生准确无误的吐槽。

“你不也是!”

在暗色的走廊对面迎面走来一个人,和阿周那他们的地球通用制服有所不同,来人穿着舰队的特殊制服。他没带帽子,白色的蓬松发梢随着脚步摇晃,整个人被黑色包裹而隐藏在黑暗里,特殊材质的靴子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喂——”身后有人发出低语。

“嗯,五级军官……”

空气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阿周那也不由得绷直了身体,心脏重重的跳动着,迫使他将视线投向不断走来的人。

警报依然在响着,军官路过的时候突然的停下了脚步。

“这里很危险,你们快去避难。”他朝着停驻在路边的一行人说道,平静的声音和急促的警报声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啊,是!”

“感谢您的提醒!”

“我们马上就去!”

说话的间隙,陌生的军官转过头来,一瞬间和阿周那四目相对。

——青色的瞳孔,苍白的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莫名的,有种十分难受的情感涌了上来,令人窒息,又令人焦急,却又有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

阿周那一动不动的朝着他,全力的做出没有被那股气势压倒的样子。

“你也是。”军官说道。

“我会的。”阿周那转过身,朝着同伴离开的方向走去。

“呜哇,刚才超紧张的。”棕发男生捂着胸口,“过来的时候超吓人的。”

“是吗?我可以完——全没有害怕哦。”小个子男生发出嗤笑,被磐石一般的男生拍了拍头。

“说什么鬼话,明明跑的最快的就是你。”

“那是因为你们跑得太慢了吧!”小个子男生快速的怼了回去。

“好好好,就当做是这么一回事吧。”短发的男生点点头,完全一副把对方当做傻子的神态。

“你是不是瞧不起人……”

阿周那在避难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喂,阿周那,你没有一点感想吗?”

“感想?”

“比如说超过他什么的,就那种,……”对面的小个子男生越说越起劲,“我迫不及待看到你和他对决的场面了!”

“怎么可能啊,军官之间私斗是要关禁闭的吧。”棕发的男生撕开配给的口香糖塞进嘴里,“话说指挥室的信号应该传到这边了,在摸到战机之前,先看看吧?”

“哦哦!”小个子男生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挥手点开桌面上的电子菜单,“新机型!”

“真厉害啊。”一边的短发男生看着打开的画面咂舌,“不过这个是不是和之前发行的有那么一些不一样?”

“是吗?”棕发男生也有了兴趣,凑上来打开终端里的机体模型,“啊,真的不一样。”

“不可能吧……”小个子男生抽了抽嘴角,也打开了自己的终端。

阿周那坐在方形桌子的末端看着指挥室传来的画面,浩瀚深空,红色的战机在火光之间穿梭着,虫群之间爆发出接连的刺眼光芒,随后陷入平静。

同伴们争论了半天,终究还是把话题又抛了过来,小个子已经激动的扬言要骇入舰队系统,被几个人极力拦住。

“你难道在第一次会议上都没有吃到教训吗。”磐石般的男生无语道,“接触到机密的话你真的会死的。”

“不不不,你也太瞎操心了吧。”小个子一脸鄙夷,“那种东西一般会和公共网络物理隔离的。”

阿周那没有理会他的话语,他注视着眼前的画面,莫名的,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的事来。


(TBC)

2017-09-25 /  标签 : 周迦 54 12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