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夏、穏やかな日々

写着玩的断章,「夏、私と彼女」的后续
大约时间段是初体验到老司机(gun
可能还会有后续,瞎jb开点车什么的
预警一下还是性转
———————————————————
act.1
迦尔纳和阿周那并不在同一所高中上学,迦尔纳的学校是附近历史悠久的女校,而阿周那所在的是另一所实力强劲的私立中学。从住处一起走到电车站只有短短的10分钟,也是他们之间唯一相同的上学路。
放学时也并不那么容易相遇,两人都会留在学校忙学生会的工作,有时赶上每年最忙的时候,时常八九点才回到家里。晚饭是轮流来做的,大抵是谁先到家谁准备的方式。
那天很巧,两人在电车站就碰了面,迦尔纳跟在阿周那的身后走出了车站,阿周那在前面说着学校的事情。
“阿周……”
身后传来隐约的呼唤自己的声音,阿周那停下脚步回头才发现迦尔纳已经消失了身影。
“迦尔纳?”他环顾四周,试图寻找消失踪影的姐姐。
返回上一个小巷时他发现了那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小小身影。
“你在干什么?”倒称不上是责备,只是在看见她消失的瞬间有些慌张罢了。
迦尔纳抬起头看着他:“你看,这里有小猫。”
的确,她的脚边是一只小小的快递箱,软绵绵的三色奶猫在粉色的毛巾上,安静的蜷成手掌大小的团子。
夏日的阳光,蝉鸣的声响,树叶在热风中摇曳,迦尔纳在树影中抱起那只小小的三色猫,奶猫叫了一声,又乖乖的如同一个毛茸茸的团子一般缩在了迦尔纳的手心里。
那时阿周那看见迦尔纳露出了微笑。
他有些介怀,因为那个挑起的嘴角似乎比平时面对自己时高了三度,不,应该是四度。回过神来时,自己居然在吃一只猫的醋,而抱着那只猫的人却露出了如此可爱的表情,简直令人难以取舍。
“你要抱一下吗?”迦尔纳说着,朝他伸出了手掌。
阿周那蹲了下来,刚要去接,奶猫就已经顺着迦尔纳的手臂钻进了她的怀里。
“你害怕吗?抱歉啊。”迦尔纳去摸怀里的小猫,“阿周那?怎么了?”
“嗯?”
阿周那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为什么要露出那样的表情?”
他大概猜到了原因,但是要说出来稍微有些困难,于是索性转变了话题。
“要养吗?”
“阿周那一定会吃醋的吧。”
“怎,怎么可能!”
迦尔纳笑了起来。



act.2
某天晚上下了暴雨,迦尔纳的房间的天花板漏了水,于是他们难得的一起睡在阿周那的卧室里。
按照往常,他们总在这里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所以正常的躺在一起之后,气氛就变得十分奇怪。
这大约也和迦尔纳的习惯有关,她在夏天一向不穿睡衣,仅仅只是简单的一条内裤,今天只是为了阿周那多穿了一件内衣,本质上并没有多大改变。
更何况那件内衣根本没有棉垫,迦尔纳侧身躺过来的时候,即便房间里十分昏暗,阿周那也能看见凸起的布料勾勒出的形状。
他反思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正值青春期的男生,有这些多余的想法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
是的,很正常,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毫无助力。
至少盖条毛巾被也好……然而一直对他充满了大意的迦尔纳肯定不会这么做。
“我相信你。”她还会说出这种堪称暴击的话。
唉。
他翻过身,保持着背对迦尔纳的姿势,无声的叹了口气。
“阿周那?”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贴上了后背。
!!!
他强压住跳起来的欲望。
“怎么了?”
“你怎么了?”
即便隔着两层睡衣,阿周那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迦尔纳的胸摩擦着他的皮肤,他不敢动,生怕摩擦之后会造成更大的反应。
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明天要上课……
“阿周那?你睡不着吗?”
集中精神的中途还是被迦尔纳打断了,她整个人都爬了过来,两只纤细的手抓着阿周那的睡衣,没有任何棉垫的胸若无其事的贴在了阿周那的手臂上。
阿周那觉得脸都要烧着了。
同时被点着的还有另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此时他暂时不愿回想,只是一再压抑自己。
“不舒服吗?”迦尔纳伸出手抚摸他的额头。
倏然间她的手腕被紧紧的抓住,身体失去了平衡,转眼间两人已经交换了位置,阿周那抓着她的手腕望着迦尔纳,一滴透明的汗水从额头上落下,掉进了白色的被子。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迦尔纳躺在他的身体下面,脸色微红着移开了视线。
“……”阿周那没有说话。
“可以哦。”
“什么?”
“我说可以。”
阿周那叹了口气:“你真的明白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迦尔纳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柔软的指尖朝他的下面摸去。
“喂?!”

结果最后还是做了。

2017-09-17 /  标签 : 周迦 70 3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