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尾声

很标准,长度很稳定(面无表情鼓掌.gif

最后一刻我想起有个重要剧情没写,就算了(ntm

——————————————————

尾声


眼前是令人炫目的光芒。

远远近近的似乎有呼唤的声音传来,视线一阵扭曲,很快又被光芒所掩盖。


高塔上站着一个谁也没注意到的存在。

“果然这样干涉有点不太好吧……”深蓝色眼瞳的少年嘟囔着,拉满了事先准备好的火弓。

“算了,毕竟是公主殿下的命令,管他的呢。”话音未落,火弓穿透空气飞快的抵达了它的目的地——第一王子的额间。

“溜了溜了。”少年跳进黑暗的楼梯,消失的无影无踪。

春耕前第一王子亲自率领军队血洗了邻国,特别是帝都,皇族上上下下一个不留,自然公主也在被杀的范畴之内。

本该如此。

“陛下!陛下!”

银狼的力量颤动着大地,此时此刻护身的图腾也似乎失去了效力。第一王子的额头上燃烧着的火弓引燃了他的衣服,抑制的力量刚开始减弱,银狼的威力便更加的显现出来。


“迦尔纳?”

耳边响起雨滴打落叶片的声音,阿周那在光芒之中站起身来。

无意识的、迈出脚步,不知去往何方。

“迦尔纳?”

他呼唤着。

那是谁?

他在呼唤谁?

或许有一双手臂抱住了身体,他的个子还不高,只能仰头看见高大的森林,外界电闪雷鸣,这里却可以让他躲避风雨。

摇曳着、摇曳着,直到光芒的彼方而去。

忘却吧。

铭刻在灵魂之上的咒文,留下了浅浅的痕迹。


他想起来了。


在阳光和鸟语间阿周那睁开了眼睛,喉咙似乎堆积了些什么,他用力的咳嗽起来。

头下是熟悉的触感,令他如同刚刚从浅眠之中醒来一般,急忙坐起身。

眼前是倚靠树干闭着眼睛的迦尔纳,脖颈和耳尖的项圈和耳坠已经消失不见,白色的手腕上留下了两道红色的痕迹。

“迦尔纳!”

他抓住他并不健硕的肩膀,两手因为紧张止不住的颤抖,声音无比沙哑,却也逐渐的清晰起来。

“迦尔纳!”

迦尔纳闭着眼睛似乎张开了嘴唇。

“a”

似乎并不成功,所以他又重新来了一遍。

“阿”

阿周那。

熟悉而陌生的声音敲击耳膜,心脏也重新跳动起来。


“所以说,那个图腾是?”

“能够吸收这个力量的东西。”迦尔纳把毛毯塞进包裹,“尽管他们在将力量转嫁给我的时候,已经和我商量好让我去鲁特生存,但是终究还是在周边布置了图腾。”

在阿周那欲言又止的时候,迦尔纳又继续开口:“关于这一点,我没有怨恨的心情,我想他们也是有自己的考量才对。”

“但不论怎么说……”

“长久的被图腾包围就会逐渐的兽化而死,毕竟是好不容易夺回的江山,我想皇帝也不那么愿意再被‘神权’所剥夺吧。”

“兽化?”

“帝国本身就是对狼有着崇拜,也就是说,被赐予的‘神权’一旦被削弱就会向着兽化的方向发展。毕竟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好事,巨大的力量有着如此致命的副作用也毫不奇怪。”

“这么说来,你也参与了叛变?”

“是的。”迦尔纳点点头,“并非对父亲不敬,而是皇帝的气概令我佩服罢了。”

“至于你们的皇权争夺,我没有什么可评论的。”

“亏我还处心积虑……”阿周那叹了一口气,实在不想回想起过去的日子。

“关于这点我要感谢你。”迦尔纳露出微笑,“没想到还能够有机会回到帝都看一眼,和母亲重逢,还有我的居处,你保护的很好。”

“等等等等……”阿周那抬起一只手,打断了迦尔纳的话,“你说哪里?”

“帝都郊外的那处庭院,那原本是我过去的居所。”

“我总算是能想到母后将它记在我名下的原因了。”

“那里的蔷薇很美,夏季一直飘着香气。”

“有机会的话真想回去见一见。”

“尽管现在是女帝当权,但你也被逐出帝国了,想回去未免有些困难。”

“你这个说话方式究竟是因为太久没说过话导致的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

“算了。”阿周那已然一副放弃的模样,“那现在呢?‘神权’究竟如何了?”

“当时和你的生命作为交换,归还给天上了。”

“……”

“毕竟生命是十分贵重的东西,没有相对应的交换物是很难的。”迦尔纳摇了摇头,“然而那也的确算不上是什么好的东西,过去的父亲开口便是无法违抗的真理,无论错与对,人民的思考和心被夺走。这样的国家,即便兴盛也毫无意义。”

“说的也是。”阿周那收起长剑,两人背着行李站起身来,拍拍尘土朝着既定的方向前进。

“那么鲁特的银狼传说究竟是……?”

“父亲编织的谎言之一,只是被皇帝加以利用罢了。本身有神赐予权力的传说在先,用银狼的传说或许能够掩盖些什么吧……我不是很清楚。”迦尔纳转过身来,头上套着的兜帽滑了下来,两只白色毛茸茸的耳朵从发丝间露了出来。

“这个会退化掉吗?”阿周那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柔软的耳尖。

“我也不知道。”


(TRUE END)




银狼-后记


终于可以写这个东西了我很高兴ry

惯例记录一下完成时间2017.8.25 1:33

这次的剧情可以说是复杂,上一次写这样复杂的剧情还是刚刚开始写文不久的事,果不其然大失败,所以坑率就没上过1个点,这次能写完很奇迹了,很多都是原创的剧情,原创的角色,飞的超快的便当

就,很棒棒啊

第一王子是很狡诈很野心勃勃的人,反正没怎么写出来就是了(md

有记忆的是公主,原本设定就是清心寡欲,为了国家可以舍己,后来滑到由理的人设,懒得争夺皇位,参与这个的目的和勉为其难的阿周那不同,基本就是“老娘陪你们玩玩”(住手

深蓝色眼瞳的少年,柚李的人设,这哥们是穿越到这个时空的,然后成为公主手下的策士,混得好了大概能当丞相吧(我可去你的(很caster的一个人了


最爽莫过于撸狼(不是

但是写的时候还是查了一些资料的,比如狼的尾巴是怎么甩的(不是

比如狼叫可以怎么形容,然后查出来是鬼哭狼嚎,画面感太强了我真的想拒绝_(:з」∠)_

中间也拖了一段时间,三个月,写完了,算下来每章平均2000+,大约有个五万左右,竟然和tempest差不多,本以为会写到三十章才能搞定

补完一些内容大抵是新年之前周迦生活大约是肉池酒林,灵魂飞车的原因是不想被屏蔽,放外链又很麻烦(我可去你的

之后大约是想以四季为主题写四篇长文

Tempest是夏季,主题大约是初恋和相遇,想不起来了,具体内容存在于我和基友的聊天记录里()

银狼是春季,死亡与新生的主题,开头是春天,结尾也是春天,在二十四章打END是因为那的确是结局,而且和开头完美呼应了,尾声算是补充吧,顺便讲一下整个设定和背后的故事

秋季没构思好

冬季是lof限定的纯白如雪,内容过激背德所以写了也不打tag,可能某天写完了就会发P站()

大抵就没啥了

在下一个坑再见()


我可以去爽P5了

P5天下第一(住手



2017-08-25 /  标签 : 周迦 55 11  
评论(1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