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银狼-第二十四章

仔细想了一下,大概也是日剧跑(ntm

————————————————————

第二十四章


“不知皇兄此时前来,有何要事?”阿周那披着白色的斗篷站在庭院整洁的大理石地面上,望着骑在马上俯视他的男人说道。

“因你涉嫌叛国罪,特来此搜查。”第一王子挥了挥手,周围的步兵举着长矛便团团的围了上来,留在宫中的阿周那的卫兵们举着盾牌保护着主人,抵住了刺来的雪刃。

“哼,你们知道这样的举动是在违抗谁吗?”第一王子嗤笑一声,“现在退下的话还能绕过你们一命。”

“不敢,我们与殿下同进退!”卫兵们大声喝道,最小的还在微微颤抖,但丝毫没有后退。

第一王子放弃了最后一丝仁慈,视线转向最中央的阿周那:“如何?现在把它交出来倒还不迟。”

“皇兄在说什么我并不清楚。”

“到这时候还绕什么弯子,明明你我都很清楚,不是吗?”

“这可不好说。”阿周那扬起嘴角。

“说来这也奇怪,为什么死到临头也有人愿意追随你?皇帝被刺时你也在他的身旁,没传御医的也是你,那么说你是弑君之罪,也并不算得上是言过吧?”

“这我无法辩解,父皇命令我不要传御医也是事实,我只是照办了吩咐,也并没有什么做的过分的地方。”

“是吗?”

“想要搜查搜查便是了,如皇兄所见,时间也很晚了,该是上床安寝的时间,皇弟先行告退。”

阿周那说完,转身便向宫殿走去,卫兵围着他移动,丝毫不放松任何防御。

“动手!”

一时间万箭齐发,阿周那停下了脚步,动也没动。

有风吹来,裹着春季温暖的气息。


马车在密林间的小径上飞驰,时而碾过地面上的石子一阵颠簸,似乎驾驶的马夫心如乱麻,就连奔跑着的马也没了章法,只顾一头猛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有的马以粗暴的方式被迫停下了脚步,马夫嚎叫着扔下了马鞭,跳下马车时甚至都没有踩稳,一下子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泪水和鲜血混杂在一起,落进深色的土壤。

他索性保持着匍匐的姿势,跪在了地上。

“我求求您!救救殿下!”

大颗大颗的眼泪滚了下来,在沾满尘土的脸上划出两道清晰的痕迹。

“我知道的!殿下一定、一定很看重您!尽管这么说会违背那位大人的心意,但我无论如何也忍不住———”

男仆哽咽着,用撕烂的衣袖抹过脸庞。

“请您救救殿下!!!”

“哪怕是之后让我以命偿还这份恩情也在所不惜!!!”

马车的门锁扭动起来,似乎内部的“人”无法很好的拧动它。

男仆见状冲了上去,用力拉开马车的门,密林间异样的刮起一道狂风,迷的他睁不开眼,滚落在地。

金色的花瓣在空中漂浮,透过林间的间隙,一轮圆月高高挂起。

白色的长发,青红的异瞳,仿佛不存在于这世间,男仆一时间忘记了言语,只是跪在地上仰视着神明的降临。

有血液溅落,稍作平静的骤风又重新大作,男仆不禁用衣袖遮住了脸,等到风平浪静,他再睁开眼时,眼前的“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马车和残留着血迹的金色把手。


“殿下!趴下!”最后的卫兵尚未喊出所有的话,世界之间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空气、水、天空、云、地面,熟悉的感觉,心脏一瞬间揪紧。

“不会是———”阿周那第一次如此动摇,震惊的回过头去。

所有的箭如同过去所见过的光景一样,停滞在了空中,黑色的身影轻巧的落在了即将逼近他的茅尖之上。

迦尔纳。

连呼吸都慢了一拍,阿周那深吸一口气平生第一次提高了音量:“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回来。

他的心意已决,一切事情的开端都是自己的一己私欲,那么因欲望泛滥而堕落于此本该是他的末路,他接受了,这是惩罚,这是命运,无法违抗,他也不去违抗。

至少在最后他用了手段让迦尔纳从这深陷的泥潭逃了出去,本该这样,但是他始终没有想到他尽然会重新回到这片土地。

无数思绪飘过脑海,残留下来的只有决不能让迦尔纳落入第一王子的手里这样强烈的意志。

想要活下来。

他一拉白色的长袍,如同甩掉了积年背负的一个巨大的包袱,身着蓝色的单衣带着迦尔纳在走廊上狂奔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的殿下临阵脱逃了!刚才的气势呢!”

“殿下绝不是那样的人!”卫兵们抽出长剑,“跟他们拼了!!!”

无数追兵从身后涌来,阿周那握着迦尔纳的手腕冲向宫殿后面的高塔。

那里还有一条能够逃出去的地道,如果抵达那里的话,或许还有什么方法。

此时形势的紧迫让他顾不得许多,甚至遗忘了身后是拥有至高无上的“神权”的人类,只是一味的拔腿狂奔。月光照亮了前路,熟悉的庭院风景在身侧流动着倒退而去———

地面上的路径被骑兵封堵,阿周那跳上楼梯,两人被迫穿过屋顶朝着目的地而去。

方才的卫兵似乎已经全军覆没,地面上的士兵身着画了图腾的甲胄和斗篷,看上去实在不是迦尔纳所能够应付的。

诚然,他们所面对的是当年成功的杀死最开始的“神选之王”的人,没有什么比有经验更令人畏惧的了。

弓箭手已经就绪,在他们在宽阔屋脊上飞奔的时刻已经有无数的弓箭接近,对面是刚刚爬上来准备迎战的士兵,阿周那拔出腰间的长剑击落他们,斜刺里却飞来一根弓箭扎进了他的后背。

那是迦尔纳唯一没能阻止的一根弓箭。

“啊啊啊啊啊!”挥剑砍掉弓箭的后端,捅进头盔和铠甲的缝隙,手臂顿时爆发出一股力量,士兵滚下了屋顶,落进了黑色的湖中。终于阿周那也体力不支,尽管一直勉力支撑,终究还是脚下一滑,也滚落了下去。

一瞬间迦尔纳抓住了他的手腕,却被阿周那挥开了。

窒息的感觉涌了上来,肺部正在逐渐的漏出氧气,想开口却说不出更多的话。

只要迦尔纳逃出去就足够。


那时阿周那的确见到了。

一年前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场景。

皓月当空,金黄的花瓣随风飞舞,广袤的湖面波光粼粼。

他从黑色的深渊仰望着那番光景,忘记了言语,屏住呼吸。

时间似乎停止,周遭的花瓣定格在虚空之中,天与水交融为双月,银狼高抬头颅,朝着无尽的苍穹发出一声长啸。

啊,多么美丽……

他渴望着,伸出手去。

然而即便是伸出手也绝对无法得到。

失去了温度的身体坠入深渊。


(END)

2017-08-25 /  标签 : 周迦 22 5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