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
立派所长厨。

无限期圈地自萌闭关搞事
暂时不在tag露脸
决意洗心革面调整心态ing
目指重新做人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删动态十分之快。

【周迦】银狼-第二十三章

为了能在开学前废P5,拼了

再来表演一波灵 魂飞车(md

————————————————

第二十三章


老皇帝驾崩的消息被暂时掩盖,毕竟新年刚至,贸然发布这种消息只会引起时局动荡,更何况邻国的事情尚未完全平复,结盟永远只是暂时的,若不争斗则没有安宁。

经历过那件事后的阿周那怅然若失的回到自己的宫中,皇位继承也是有规定的,在皇帝没有留下明确遗嘱的前提下,只要第一王子没有发生意外,现在也完全不会落到他的头上。想必皇帝早就看穿了他的身边有银狼存在,所以才不愿意钦点皇位。

但是该解决的事情仍然一项都没有解决,时间反而变得紧迫起来,目前第一王子尚未正式登基还没有得到完全的权力,然而等到春耕开启,登基的仪式便会马上举行,那个时候再谋划出路未免有些太迟。

他也清楚那天的死士是一个死签,无论他做出什么选择,最后只有暴露的结果。

在寒夜中阿周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旁跟随的男仆想说些什么,却也只是动了动嘴唇,把话又吞了回去。

抬起头来,深蓝的天空月色皎洁,无数繁星在云间闪烁,石堆的高塔高高的耸立在地面上,落下巨大的狭长的黑影。白袍擦过地面上堆积的雪花,脚下是“咯吱咯吱”的声响,除此之外万籁俱静,连同他的心境一般,之前发生的事如同石子一般坠入深邃的湖面,封却了涟漪,只剩下如同明镜般的表面。

推开黑色的木门,昏黄的火光从浓得化不开的黑暗深处传来,没有声音,狭小的石室内没有任何一个活物,偶有融化的雪水从石壁上坠落。

滴答。

滴答。

阿周那沿着旋转的台阶走上塔顶,迦尔纳站在边缘上似乎在眺望着什么,等到他走过去才看见那是灯火通明的皇宫。

“迦尔纳……”

话音未落他迎上一双有些伤感的异瞳,和过去听到悲伤的故事时一样,迦尔纳的脸上写着显而易见的难过。

他究竟是在为谁难过,又为何难过,阿周那一时间难以分辨,来时的复杂的心绪再次涌了上来,敲击着他的头骨,心脏颤动。

倏然间天边冉冉升起一簇明亮的烟火,那是新年例行的礼炮,迦尔纳的手伸了过来———

世界一瞬间变得无比明亮,炫目到令人睁不开眼睛。

脸上还残留着尖锐指甲划过的触感,但是指尖的温度令人沉醉,自己莫非是在做梦,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却又如同转瞬即逝的烟火般……

在烟火冷却的瞬间,阿周那抓住了迦尔纳的手掌,似乎又有烟火升起,黑暗的天际被逐渐点亮,他将那双手贴近唇边,温柔的、怜爱的、如同对待玻璃的花朵般小心翼翼,用舌尖落下自己的痕迹。

“迦尔纳———”

在楼梯间亲吻柔软的嘴唇,温暖的气息在冰冷的室内荡漾开来,他似乎是在确认自己的存在,或许又是想要确认对方的存在,归处已经落地生根,只是心里尚且缺少那么一些认知,过去的事情随着沙漏里的细沙笔直的坠落,堆成圆锥的小山,呼吸之间不知是谁伸出了手,滚落在平展的床铺上。

壁炉里的火焰照亮了迦尔纳的脸庞,柔和却又富有棱角,挂坠在床单上发出阵阵声响,白色的尾巴敲打着皮肤,有那么些许瘙痒,但并不令人厌烦。

平静的。

平静地。

指尖坠下透明的汗水,起伏的腹部变得濡湿,他的心脏怦怦直跳,像是时间回到了初次相遇那天,柔软的舌尖落在脸上,融化的深处连接的似乎是灵魂,追寻着,徘徊着,有了方向却又迷失了方向。

闭上眼睛,青红的异瞳便立刻浮现在脑海,睁开眼睛,那双眼睛却又的的确确的注视着他。

那是执着,是唯一,是绝对的密室,是仅存的净土。

朝阳升起是如此之快,仅仅只是近在咫尺,时间就能掀起裙摆奔跑而去。


因为皇帝被刺一事,直到春耕开始,帝都才重新开启都门恢复通行。

在那个时候阿周那就已经准备妥当,迦尔纳被他塞进了封闭的马车,银狼看穿了他的意图,平静的用那双笔直的异瞳望着他,似乎是想得到他的什么说法。

“我之后会赶上来的。”阿周那违背了自己的心愿,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殿下,准备已经妥当,需要即刻出发吗?”一旁乔装的男仆拿着马鞭低着头等候听令。

“出发吧。”阿周那合上马车的门,尽管他并不愿意,但还是在门上留下了相同的图腾。

“跨越了国境线再做打算,之前一定要多加小心。”

“遵命。”男仆抬起头来,“但是殿下……”

“什么?”

“不,没什么。”男仆欲言又止,终究还是跃上了马车,一甩马鞭,飞驰而去。

阿周那站在原地怔怔的看了半秒,最后也狠了心背过头去,走回空荡荡的宫中。

登基仪式尚未举行,但春耕仪式已由第一王子代为举行,狩猎尚有些时日,阿周那已经提前做好了打算,散了宫中的佣人和管家,众人察觉到他的难处,毕竟帝国传统在先,未继承皇位的皇子不会活过太久的时间———对于不知情真相的人来说的确如此。

仔细想来根据种种迹象来推算,第一王子应该参与了死去的皇帝的反叛,之后第二王子才出生,自然对于这件被无数人隐瞒的事情一无所知。

现如今他已经对于所有的事情有一个大致的头绪,恐怕皇后就是被杀死的拥有“神权”的皇帝所迎娶的。当今的皇帝反叛之后,为了掩盖背后的事实,并没有改换新的年号,仿佛叛乱这件事本身没有发生过一般,而是以皇帝终于在人前抛头露面为开端,推开了新时代的大门。

旧的“一人”统治的时代已经过去,一成不变的世界也宣告终结。新的血液流入,无论兴盛还是衰亡,事物的发展本该如此充满变化。

这大概也是老皇帝掀起叛乱的原点。

而迦尔纳的确是和他流着同一血脉的存在,他是人,绝非是怪物,更不是所谓神明。

“殿下!第一王子带兵前来讨伐!”

阿周那在洁白的庭院中回过头,宫外是火炬燃烧的火光。冰雪刚刚融化,深色的树枝上刚刚钻出嫩绿的小芽。

此夜为月圆之夜,月光皎洁如水。


(TBC)

2017-08-24 /  标签 : 周迦 28 3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