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银狼-第二十二章

为了这个剧情,憋死我了()
也可以把这篇划分到放飞自我栏了()
———————————————————
第二十二章

最终迦尔纳还是什么都没有再说,清晨醒来时,无数的疑问仍未解决,阿周那在有些僵硬的“枕头”上睁开眼睛,起身时才发现自己躺在迦尔纳的腿上睡着了,炉火仍在燃烧,不知迦尔纳何时用了何种方式添了柴火。脸上似乎有些什么东西,他伸出手指去触摸,才发现那是一小滴一小滴的水。
“迦尔纳……?”
银狼靠着绒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倏然间他伸出手来抱住阿周那的头,顺着他的发旋向下抚摸。
“迦,迦尔纳?”
被偷袭的阿周那一瞬间没能反应过来,脸上又被舔了几下,可以说是极其简单粗暴又拼尽全力的安慰,于是阿周那也伸出手去拍拍骨头凸出的后背。
“我没事。”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直到年末到来,阿周那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塔里同迦尔纳一起度过,如同来到帝都之前的时光。他考虑了许多之后的事,或许放下王族的身份成为一介平民是最轻松的选择,但是阿周那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结果,但他并没有成为皇帝的念头,这样一来,一旦第一王子成为皇帝,他一定会马上变成急需处置的眼中钉。
最理想的状态大概也只有到某个偏远地区去当个领主,但这样的设想恐怕也如同镜花水月。
他很清楚。

新年伊始,各地的领主纷纷回到帝都朝贺,阿周那终于结束了长达一个多月的蜗居,离开时尚且还有些依依不舍,但总归是整理了着装,进宫去了。
他在会客室内见到了老皇帝,对方一如既往的禀退了旁人,独自坐在熊熊燃烧的壁炉旁,身体半倚着柔软的天鹅绒靠垫,半睁着眼睛眺望窗外绵延的雪景。
作了必要的礼节和寒暄,老皇帝招呼他做了下来,刚开口准备谈点什么,门外的仆人大喊一声鲁特领主到便推开了房门。数月不见的领主拿着镶嵌了红宝石的手杖走了进来,单膝跪地亲吻了皇帝的手背。
“陛下和殿下在说些什么?臣也想听听。”
“看见你想起了点鲁特的事罢了,不值一提。”
“这么说来之前在鲁特并未招待殿下周全,还望多多宽恕。”
“无妨,尽管不熟悉那里,倒也不碍事。”
“殿下何出此言?”领主抬起头来,一脸惊讶,“殿下并非是第一次造访鲁特,莫非是臣记错了吗?”
“倒是有这么一回事。”老皇帝不紧不慢的发话,“是老大带着你们几个王子去的,春季狩猎的时候没过完瘾,一听说鲁特的野味就迫不及待的去了。”
“的确如此,当时四个王子都回来了,只有殿下在森林里迷路了到了晚上都没能回来,第一王子十分焦急的甚至出动军队来找殿下。”领主仍然保持着跪地的姿势徐徐道来。
“后来是殿下您自己走出了密林,那还是臣有生之年第一次见到有人能从那片密林中生还,回来时殿下发了烧,嘴里一直念着一个词,等到一觉醒来,就全部痊愈了。想来,真是万幸。”
“我念了什么?”
“好像是'迦尔纳'、'迦尔纳'……”领主扬起了嘴角。
倏然间老皇帝脸色一变。
“是啊,我等皇帝本应天神之选,岂非小小边境密林所能够容纳!”领主突然间站起身来,手杖用力戳向地面,底部骤然弹出闪着寒光的尖刺,他笨拙的身躯此时却异常灵活,就连阿周那都尚未完全反应过来,手杖便已经扎进了皇帝的胸膛。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溅了鲁特领主一头。
“果然。”老皇帝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扬起手炉砸向对面的领主,奈何年老体衰,手炉尚未完全按照既定的角度出手就已经砸落在地。
“陛下!”房门外的仆人们听见了骚动,急忙冲进室内。
“拿下鲁特领主!”阿周那回身下令,他此次前来并未携带任何武器,此时也只能勉强和面露狂気的领主暂时对峙,想要全身而退都尚且有些困难。
“说到底你们也只不过是一群需要依靠别人才能稳固王位的人!”鲁特领主发出嗤笑,用力抽回手杖,留下在椅子上咳嗽的皇帝,“我们的陛下,才应该是坐在这里的人,你们只不过是一群叛徒,一群篡位者!”
“这话是什么意思?”阿周那厉声问道。
“怎么,明明殿下不是已经见到了吗?”领主抬起双手,嘴角朝两边咧开,眼神愈发的癫狂起来,“尽管血统不再纯正,但那仍然是,神选之王啊!”
举着长剑的卫兵冲进房内,一瞬间包围住了发狂的领主。
“这是报应,对叛徒的报应,我们的陛下,叛徒就让我为您铲除!”
“让他下去!传御医上来!”阿周那摁着老皇帝的伤口回身朝呆愣的仆从们喊道。
“不必。”老皇帝拍了拍他的手,“反正也是老大的人了,跟一群废物没有任何区别,他们也都在巴望着我快点死,好给他们的主子腾位置了。”
“但是……”
“机会难得,不如就来谈谈神选之王的话题吧?”老皇帝举起桌上放着的酒壶,手上因为受伤有些力量不足,有些颤颤巍巍的,阿周那接住那只银壶,让皇帝接到嘴边饮了几口,放回桌上。
领主已经被押走,刺杀皇帝的罪行不必更多审核,新年伊始虽说时期上有些不太适宜,但是遵循法律应立即抄斩,此时更多的过问已经失去了意义,或许从老皇帝的口中能听到更加有价值的东西。
“我国之繁荣壮大,令神颇为感动……因此,神向帝国馈赠了一样宝物。”待到其他人都离开,会客室的房门被重新关上之时,老皇帝才喘着气开了口。
这样的说法阿周那有所耳闻,多是旅途之上听平民的歌谣中流传,但他并未联想到这些事情之间有什么关联。
“宝物只有一样……就是给予立下这丰功伟绩的王以……'神权'。”
“神权?”
“万物都能服从自己、不老不死……力量没有边界,你能想象到的,或许都有。”
“所以'神'为了长长久久的统治,捏造了谎言。”
阿周那突然想起自己翻看族谱时偌大的迷惑,每一代的皇子除了皇帝全部都不幸殒命,只有少数女子远嫁他乡幸免于难。
“他杀了所有的后代……登基……再登基……这样就能长长久久的……永远统治这个帝国了。
“但是我并不认同这点。”突兀的,皇帝第一次没有使用“朕”来自称,而是使用了极其平民化的“我”。
他伸出手拉开衣服,干瘪的皮肤上是刺青的图腾。
“你也知道了吧?这是什么。”
“……”阿周那沉默了下来。
“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终于找到了神留下的休止符……阿周那,它能够杀死'神'。”
尘封的历史终于被打开,里面只遗留下比记载更加恶臭的遗物。
“我们杀死了'神'。”
“国家正因为统治者的不断变更而有所兴盛有所灭亡,一成不变……是违背规律的……”
“但是仅凭这样的理由……”阿周那皱起眉头。
“所以我只是承袭了他的名号。”
一瞬间脑海里闪过迦尔纳的脸庞。
“但是为什么,他会变成那副样子?!他究竟和我有什么样的关系?”
“阿周那,你应该明白的。”皇帝笑了起来,“只是你不承认罢了,丞相早就和你说的很清楚了……”
终于一口血涌上喉咙,老皇帝重重一咳,大笑着昏死了过去,一动不动了。


(TBC)

2017-08-24 /  标签 : 周迦 33 2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