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不知为何,阿周那的身边有银狼的存在一事始终未被揭发,第一王子也好似毫不知情一般,一如往常。在落雪纷飞的十一月,帝国和虎视眈眈的邻国联姻终于尘埃落定,盛大的送别仪式在皇宫举行。

清晨阿周那披着斗篷离开了后院的高塔,穿过院门,男仆已经准备好物什在路边迎接。

“殿下。”

阿周那乘上四轮马车,用指尖拨开白纱的窗帘,高塔静默的在风雪中伫立,随后车夫扬起马鞭,马匹在积了雪的石砖路面上奔跑起来。

抵达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宴会的主人站在大厅正中央,手里是开得正盛的花朵,侍者带着阿周那和男仆走进大殿,翻着泡沫的金酒随着来往的仆从递进手里,这时公主抛开了鲜花举着酒杯前来。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舞乐响起,无数贵族男女手挽手走进舞池,公主放下酒杯,转换了话题。

“如此想来,这还是皇兄回来之后我们第一次这样聊天。”

“也是。”阿周那回想起回到帝都之后的事,太快太多,令人忙不暇接。

“之前的旅行如何?”

“风景很好。”

“是吗,不知道我又没有这个福能见一见了。”

“一定会有的。”

“说起来,鲁特是皇兄第二次去了吧?故地重游的感觉,如何?”

“第二次?”

“不是吗?”公主笑了起来,“皇兄在开玩笑吧?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证过,这个是母后告诉我的,皇兄们很小的时候,有一次随着当时的将军在鲁特狩猎。”

“是这么一回事吗……”

“皇兄不记得就当没发生过这事吧,毕竟算下来也应该是十岁左右的事,忘记了也是正常的。”

但事情并不是这么说的。

阿周那记得过去有过的感觉,某个已经变成空壳的自己,以及迦尔纳会说“忘记”的预感。胸口不安的骚动起来,自在庭院遭遇了死士的时刻他就已经清晰的判明了缠绕自己思绪的那条黑色藤蔓的真身,那是赤裸裸的占有欲,无论他多么想脱身,却总能落进那道深渊。

每次和其他人有所接触时,他便能感受到藤蔓上凸起的尖刺,扎进肉里,刻在脑海之中。

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不想让任何人见到,不想让任何人触摸。

所有加害于他的人都应该得到残酷的惩罚,无法原谅,愤怒的感情从那天开始始终无法被熄灭,随着嫉妒一起熊熊燃烧。

在这种不安定的状态之下,他还是勉力想要探寻某些迷雾的真相。无数的线索在脑海堆积,和梦境一样位于皇后宫中画满图腾的房间,鲁特无数石壁和石块,连同死士的斗篷,毫无疑问都显示出迦尔纳过去和皇家有某种联系,而且这种联系应该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死去的皇后,或者说是老丞相、皇帝,以及第一王子。

想到这些已经无限靠近死亡和至今仍然怀有野心的人,书房里被墨水涂抹的族谱,仿佛历史被某种外力所扭曲,强行抹去,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时知晓的人也会逐渐被死亡吞没,过去不再成为过去,而是成为虚无缥缈的传说。

“我国皇帝向来不向世人展露自己的面貌,数百年来依然如此,然而陛下登基几年,便打破了这道祖制。这是件幸事,殿下。”

丞相那天的话在脑内响起的瞬间,殿外的大钟突然轰鸣,很快被华丽的乐章所掩盖,捧着酒杯的人群舞蹈着、欢呼着,沉没在鲜花和佳肴之中,就算并未饮下美酒,也有种微醺的飘忽感。

皇帝坐在大殿的末端,眼睛半睁斜靠在红色天鹅绒靠垫上,抱着手炉。

“为公主送行———”有下官高喊一声,妇人们以帕拭面,男人们纷纷行礼,鲜花被洒落一地,室外是鹅毛大雪,庆祝的乐曲响彻室内,坠着的水晶反射出金色的光芒,公主提着裙摆踩上红色的厚重地毯。

在人群的外围,阿周那看见了一个黑发少年,年龄似乎和公主相仿,和帝国与众不同的深蓝色眼睛,少年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回身微微一笑,朝着公主离开的方向,不动声色的、彻底消失了。


回到塔里,迦尔纳捧着书坐在火炉边,他似乎颇喜欢那燃烧着跳动的火苗,黑色的“布料”也被消却,更多的时间则是一身黑衣、翘着尾巴坐在柔软的地毯上。

阿周那一推门进来,他就穿过黑黝黝的长廊来到门口,青红的异瞳上下打量阿周那落了雪的衣服,把一大块毛巾盖在他的头上揉搓起来。冬季寒冷的气息穿透门板渗进室内,迦尔纳的手掌四温热的,即便隔着一层毛巾也能清楚的感受到指尖擦过皮肤的触感,直到提着食物的手被握住,拉进燃烧着炉火的室内。

无数的书堆积在地面上,有一部分是前几天阿周那刚刚读过的部分,迦尔纳似乎也逐渐自己阅读一小部分,但看上去却又并不是这样。

偶尔他们在深夜沿着盘旋的石阶而上,在塔顶眺望冬季的星空,在高处时常刮来冰冷的风,迦尔纳的头发被吹乱,青红的异瞳反射着月光,宛如平静的湖水。

伤感与爱意不知为何同时浮上心头,似乎有厚密的云层再度遮挡了湛蓝的天空,冰凉的指尖循着温暖的所在探寻,他的心弦被风与热所波动,背靠漫天的星空,上亿年的银河闪闪发光,点点星光如同雨点一般坠落而下,掉进眼底。

在光芒之中他闭上眼睛,身边是熟悉的气息,有节奏的鼓动,耳坠清脆的响声,世界从未如此平静。

晚饭结束后两人坐在炉火边,今夜阿周那还未拿起书本,他有些事情想询问迦尔纳,但是并不确定自己能否得到什么答案。

“那天见到你的老妇人,还有印象吗?”

在炭火燃烧的噼啪声中,他捧着冒着热气的茶杯问道。

迦尔纳无声的点了点头,算是他们之间有了些许进步的交流方式。

“你认识她吗?”

胸口一瞬间揪紧,心跳变快。

自己该期待什么样的答案呢?

如果是否定,那么为什么迦尔纳会在一个陌生人面前露出那样温顺的一面?

如果是肯定,那么他们之间又是怎样的关系?

他还能继续追究吗?

迦尔纳看着他,不动声色的垂下了眼睑。

仅仅是一个细节,阿周那已经看懂了他的意思,是不想回答,更应该说,是“无法回答”。

没有回答的权力,但是同时也不愿意对他撒谎,所以选择了暂时的回避。

“迦尔纳,我不想把你让给任何人。”阿周那放下茶杯,一把捉住准备离开的银狼的手腕。

“从那个时候遇到死士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执着的人。

“我不能容忍你和任何人亲近,我也不想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所以我希望你知道,这是你离开我的最后的机会。”

说话之间他抬起头来注视着迦尔纳的异瞳,眉头紧皱,用力捏紧的手一瞬间松开了已经变红的手腕,呼吸也变得紊乱起来,仿佛他不再是他,失去了所有从容和泰然。

“即便是现在,我也不想放开你。

“你跟母后究竟有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再追究了,但是,我看见了那间房间,在母后的宫殿里———”

迦尔纳顿时眯细了眼睛,突然之间他亲了上来,堵住了阿周那说话的嘴。

“迦尔纳……”阿周那拉着他的衣服扯开迦尔纳的身体,“那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

不经意间他回想起之前所构想的无数可能性,胸口一阵钝痛,声音也不再成形。

“……是他们把你关起来了吗?”

直到迦尔纳摇了摇头,将他抱进温暖的怀里。


(TBC)

2017-08-23 /  标签 : 周迦 29 2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