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十九章

来一波精神开车(
——————————————
第十九章

第二王子的葬礼结束不久后,阿周那的母后主动向他提出了想回到庭院看看的想法。
“考虑到皇后的精神状况,还是不要拒绝的好。”御医向阿周那如此说道。
“我也如此认为,既然母后想要出去散散心,也没有拒绝的必要。”第一王子如此谏言。
如此一来,阿周那没有了拒绝的理由,皇帝也只是摆摆手:“去罢。”
他只得乖乖照办。
然而阿周那也不得不考虑迦尔纳如何避开人群的问题,毕竟第四王子的叛国罪在先,他还尚未摸清个中原因,作为一个极大的可能性,阿周那绝不能让迦尔纳出现在他人的面前。
于是他提前和迦尔纳串通好让他待在湖的岸边,只要皇后巡游时不路过那里便可以。
很快出游的日子到来,庭院的房间已经被全部打扫干净,皇后带着卫兵和侍女前来,卫兵被安放在了庭院的入口等待,年长的侍女托着皇后的裙摆同她一起缓缓走入被红叶环抱的院落。
蔷薇已然枯萎,此刻庭院中只有金黄或艳红的树叶,偶有秋风吹过,叶片摇曳,发出巨大的轰鸣。此时无云,遥远的天空一碧如洗,没有尽头。
在行程即将结束,一行人准备离开之时,皇后在半路上突然甩开了侍女,径直朝着某个方向前去。
白鸟飞起,在鸟鸣和翅膀扇动的声响中,如雪的羽毛掉落,迦尔纳独自站在如镜子般精致的湖面旁,不动声色的隐藏在林中。
皇后的视力早已退化,提出来庭院看看恐怕也只是能看见一片模糊的色块,即便如此,阿周那还是细心的为她引路。眼下,她单独一人离开反而令人心生担忧,侍女一时反应不过来,就已经被阿周那喝住。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接母后回来。”
说罢他跟在皇后的身后朝湖水前去,白鸟在上空环行,银色的狼从密林中走出,停留在绿色的镜边。
皇后停下了脚步,像是某种慢镜头,年迈的贵妇人向着视野中模糊的色块伸出手去,落在银狼的脸上,被华丽珠宝覆盖的手指活动起来,缓慢的抚摸眼前的人。银狼没有任何抵抗,甚至为了她而低下了头,闭上眼睛。
那是阿周那生平意识到嫉妒心存在的瞬间。
他第一次见到迦尔纳对除他以外的人如此温驯和亲近,胸口犹如被熊熊烈火燃烧,他无所适从,僵在原地,无法忍耐这种黑色的情感。
现在就想抱他。
迫不及待的想确认彼此之间的联系是否一如过去紧密,想要确认彼此的情感是否仍然共通,想要触摸白色的皮肤,黑色的、红色的、斑斓缤纷的爱欲和占有欲蒙上了他的心头,愈发的强烈。
心脏用力跳动,他伸出手,攥紧了胸前的衣服。

那夜阿周那在庭院滞留,漂浮的雾气与游动的露水中他将迦尔纳推倒在床上,迦尔纳没有反抗,却似乎读懂了他的所有烦恼,伸出手臂将他抱进自己的颈窝。
温暖的气息落入耳膜,带着令人安心的触感,黑色的“布料”逐渐消散,白色的尾巴在床单之间露了出来。大约银狼因为力量变化不再发情,但是他还是拥有和人类别无二致的七情六欲,证据是如此显而易见,在阿周那的亲吻之间,迦尔纳的脸就已经泛起一层红晕。
哈———
吐在耳边的热气逐渐溶化,心脏敲击着胸膛,潮湿的指尖划过裸露的皮肤,发硬的挺立的前端颤抖,透明的液体落下,消失在白色的床单之上。
令人心驰,令人神往,不知不觉间有谁落下了眼泪,湿润了嘴唇,咸涩的味道混杂在嘴里,滑进喉咙,和身体融为一体。
梦与现实的间隙中彼此交换体液,用力的,用力着,心似乎被填满,又似乎破了一个无底的空洞,想要寻求更多,更多的,爱意,欲望,亲吻,融合,感觉,呼吸,心跳……
想要全部。
过去确定了的又不确定的感情开始有了明确的形状,飘渺的梦境逐渐清醒,似乎偶有晨光,模糊的颜色化为明确的模样。
那时阿周那看见了,像是破旧的宫殿的房间,遍布花纹的壁纸上覆盖着重叠的图腾,和鲁特所见的几乎相同,所有的图腾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幽光汇集,点亮了这间不见天日的房间。
和那个满是蔷薇的梦一样,留给他的只有虚无的感情,无穷无尽,像是平静的海,没有浪花,没有潮汐,只有一望无际的平静。
他突然醒来,窗外是清晨鸟儿的鸣叫声,迦尔纳闭着眼睛躺在他的眼前,似乎是察觉到身边人的动静,他匆匆醒来,睁开异瞳注视着阿周那。
银狼的耳朵抖了抖,床单摩擦和耳坠的声音清晰可闻,鼻尖呼出的温热的气息落在皮肤上,阿周那伸出手去,缓慢而又重复的撩开他的发丝,随后迦尔纳握住他靠了上来。
世界变成了黑色。
那是第一个吻,柔软的舌尖舔舐着干涸的嘴唇,熟悉的气息缠绕在脸上,之后是第二个吻,他品尝到尖锐的牙齿上淡淡的血味,皮肤与皮肤重叠,粘连,紧贴。
脑海里刚刚的梦境一闪而过,突然间阿周那明白了什么,然而那点闪光如果燃烧的火花一般骤然消失了。

这场宁静被突如其来的信函所打破,阿周那匆匆忙忙进了宫,皇后在午后的花园长椅上溘然长逝,手里捧着的蔷薇散落一地,推着红茶而来的侍女惊慌失措,然而摸到的只有失去了脉搏的余温和开始僵硬的身体。
“父皇,儿臣认为母后之死是因为和第三王子出行有关……”第一王子站在大殿上滔滔不绝的陈述着自己的论点,御医站在一旁,也不管自己在之中究竟有没有被忽视,只管唯唯诺诺的说着些诸如“大抵是受了伤寒引发急病所致”的话。
老皇帝抱着手炉低垂着眼睛,似乎是对人的去世分外麻木,脸上读不出太多的表情,大臣们窃窃私语,纷杂之间身着甲胄的士兵急奔上殿。
“报!紧急军情,邻国已经在鲁特边境线上驻兵!”
可以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伴随着皇后的死亡,战乱似乎也要开始降落在这个摇摇欲坠的帝国之上。
“父皇。”在人人面面相觑之时,清丽的嗓音震动宫殿内陈旧的空气,最小的公主从后退的人群中阔步而出。
“让我去吧,此时缔结婚姻关系或许还能得到一时稳定,眼下冬天即将到来,新年接近,这场仗还是回避的好。”
“但是……!”有大臣的声音从嘈杂之中响起,很快又落了下去,直到玉座上的皇帝开了尊口。
“也好。”
“但是……!”
“眼下也只有这样能缓解事态。”
皇帝说的话谁心里都很明白,军队不够,从其他地方调集兵力尚且需要时间,更何况鲁特环境复杂,行动就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同时粮草和军饷也必不可少,在当下的王位争夺之中,国库也没办法承受起这样的负担了。
但少了公主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对于阿周那来说,这并不意味着竞争对手变少了,或许更应该说的是竞争对手变强了,过去他和公主或许还能和第一王子做到三权鼎立,暂时平衡,然而眼下公主的远行变成了既定事实,即从今往后他不得不和第一王子打擂台。
这点阿周那本是想极力避免的,然而命运偏偏让他抽到了下下签。

(TBC)

2017-08-11 /  标签 : 周迦 44 3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