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五章

自设guda:彼方由理/坂仓柚李
—————————————————

第五章

 

第二天晚上阿周那反锁了房门,他悄无声息的掏出藏在衣柜深处的一床被子,铺在了床和落地窗之间的地板上,此时刚好卡在开门后的视野死角上。

他拉着被子,缓缓的躺平。

 

周五阿周那带着迦尔纳去做了精密的检查,当时的病历被由理从店铺的角落里翻出来一并带上,为首的专家小组异常严肃的浏览了各项调查结果,当天下午便通知了阿周那结果。

会面的地点是医院的小型会议室,病人和家属往往在这里和医生见面讨论重大病情的进一步治疗,以至于这里常年漂浮着十分严肃的气氛。

“我们所有人一致同意这个结论。”为首的老医生顶了顶眼镜,“尽管这么说有些唐突,接下来的诊断结果还请您冷静下来好好听我们说。”

阿周那咽了一口口水,捏紧了手里的纸杯。

“请说。”

“是这样的……”医生翻开白色的资料,慢悠悠的又顶了一下眼镜,搞的阿周那紧张的心情变成了有些急切的等待谜底揭晓的不耐烦。

“关于迦尔纳先生失忆的医学报告一事——”

“嗯。”

为缓解这种凝重气氛下怦怦直跳的心脏,阿周那忍不住端起纸杯喝了一口水。

“我们判断是头朝地摔了一跤,撞失忆了。”

“噗!”

“阿周那先生,请您冷静!”众医生纷纷站起身来,用颤颤巍巍的手试图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纸来,于是几张诊断单落在了水里他们又急急忙忙从那一滩狼藉中捡了出来。

阿周那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放下水杯。

于是众人站着他坐着,场面一时非常胶着,为首的老医生顶了顶眼镜。

“呃,关于如何导致这个的原因……”

“摔了一跤?”

“是的,病历里提及了迦尔纳先生额头的伤口。”

“撞到了地面?”

“是的,撞的很厉害。”

“所以失忆了?”

“是的,我们排查了所有的可能性,只剩下这一点了,而且迦尔纳先生的失忆本身是毋庸置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周那仰天长笑。

之前的那些错综复杂的家族斗争,围绕失踪的迦尔纳和分割财产遗嘱引发的商业竞争,所有一切事情的源头,是因为他摔了一跤?哈哈哈哈哈哈?嗯?

在逗我???????

 

晚上阿周那和迦尔纳进行了严肃而深刻的讨论。

“原来是这样,那么这件事就认定是我的不小心所引发的错误吧。”迦尔纳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给你们添了麻烦我感到很抱歉,如果有什么可以想的起来的人办法我也很乐意尝试。”

“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阿周那顿了顿,“真的摔了?”

“应该是。”

迦尔纳一撩额前过长的刘海,白色的额头上有一个淡淡的疤痕。

好奇心和怀疑心驱使阿周那凑近观察那道痕迹仔细观察,突然迦尔纳皱了皱眉头,他深吸一口气——

“阿嚏!”

平静的空气中一声闷响。

阿周那捂着下巴和嘴唇后退,站在一旁抽搐。

迦尔纳捂着额头坐在原地颤抖。

过了半响阿周那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因为剧痛扭曲着脸,挣扎着抓住他的肩膀。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是谁?”迦尔纳皱起眉头一脸茫然。

“不是吧……别开玩笑啊……”

阿周那如同被整个人被抽空,呆站在原地,后退几步,跌坐在沙发上。

“为什么要这么问?”

“不是因为,你又失忆……”阿周那满目戚戚然。

“我什么时候失忆了?”

“重要的事情给我一句话讲完啊!”

 

周末是个婚礼现场,由理和迦尔纳布置了会场。

中途迦尔纳扛着一盒不用的垃圾去附近的垃圾箱。

在黑色的铁制圆柱筒旁他看见了一个人。

略短的头发,有些脏了的T恤和牛仔裤,从身形来看应该是个男人。

男人在纸盒子堆里躺着,一动不动。

 

“老板,我捡了一个人回来。”

正在收拾东西的由理转过头来。

“不是吧……”由理突然脸色变换。

迦尔纳肩膀上扛着的人听见声音缓缓的抬起头来。

“前辈?!”

“坂仓?!”



(TBC)

2017-08-06 /  标签 : 周迦 47 4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