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四章

经历了各种波折写完的一章
cp没标错(摸着良心
—————————————————
第四章

阿周那是绝望的。
此时此刻,他躺在床上,迦尔纳埋在他的身上睡得正香,不管怎么摇晃都毫无反应。
大概是因为白天太累的缘故,虽然没有问过迦尔纳,但是第一天的早晨他就早早的消失了踪影,自己喝了酒这件事估计也是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
但是话说回来。
话说回来。
再困也不至于睡在别人的身上吧???
腰又痛起来了。
闪到腰的事情阿周那不愿去回想,但他多少还是有些由头,毕竟是做程序发家,早年在学校里就已经累积了脊椎的疾病,这件事只是早晚都会发生的必然罢了。
唯一令他不满的只是自己第一次这么狼狈,可以说人生自开始以来,第一次所有的倒霉事一股脑的找上门来和他清算。
总而言之……
阿周那伸出手臂费劲的拉动迦尔纳的身体。
尽管摸到的触感只有硌手的骨头,但这无法摆脱他是个成年人的事实,只是使了一下劲,腰部又开始隐隐作痛,阿周那长舒一口气,勉强把趴着的迦尔纳整个拉到了床上。
把白色的头从身上推开,他在柔软的床上翻到另一侧去。阿周那心中暗自庆幸当时特意买了宽敞的床铺,否则遇上这种情况他大概得郁闷上一阵。
然后很快他发现了自己的腰并不能接受这种柔软的床垫。
……
睡觉睡觉。
他闭上眼睛。

睡不着。
凌晨两点,阿周那从西装裤里摸出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
旁边的迦尔纳动了动,从呼吸的声音判断应该是睡的正熟。
“唉————————”
阿周那长长的叹了口气。

凌晨四点,阿周那裹着被子在地上躺平。
腰顿时就好了很多。
………………
一边迦尔纳如同鬼魅一般的坐了起来。
???????????
阿周那躺在地上望着他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间,旁边的卫生间里立刻响起水流的声音,过了半秒迦尔纳又冲了进来,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的四处张望。
大概是因为没有找到目标的缘故,迦尔纳又冲了出去,整个房子里响起听听框框的声音,打破了许久以来一直笼罩在这里的寂静。
阿周那尽量不发出声响的坐了起来,趴在床边暗中观察迦尔纳的行动。
此时太阳已经逐渐升起,阿周那身后的窗帘也挡不住早晨的丝缕阳光,昏暗的房间逐渐被照亮。
终于迦尔纳冲进来和他对上了眼。
空气突然凝固。
“你在干什么?”过了半响,喘着气的迦尔纳问道。
“呃……”阿周那移开视线。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他才不想承认是因为床垫太软腰痛的睡不着觉所以才到地上呆着。
霎时间迦尔纳已经飞快的走了过来,他蹲下,和晚上那时同样凑近。
阿周那情急之下猛然后退,失去重心坐在地上,两手在后侧支撑着身体。
等等???????
“你没事吧?”然而迦尔纳并没有戏剧化的掏出一些惊悚的台词来,只是极其平淡的无奇,理所当然的关心起了他的身体状况。
“没,没事。”阿周那捏了一把冷汗,心脏怦怦直跳。
“要起来吗?”迦尔纳歪了歪头,“地上很硬吧。”
“还好。”
“还要贴膏药吗?”
“不用了。”
“是吗。”
又过了半响。
“……你不去干点别的吗?”
“嗯。”
“这么早起来,也应该有重要的事吧?”
“并不是这样。”迦尔纳突然否定。
“怎么说?”
“习惯而已。”
“哈?”
“早起早睡的习惯,这有什么问题吗?”
“四点起?”
“嗯。”
“几点睡?”
“八点或者九点。”
“你是哪里来的老头吗!”

“话说回来,你这里能养花吗?”
“能是能,但是木地板比较怕水,注意一点就行。”
“原来如此。”迦尔纳在些微的阳光里笑了笑,“谢谢你。”
“不用谢。”阿周那暗自心慌。
?????????

过了几天,阿周那总算是排开了时间和迦尔纳一起见了保管遗嘱的律师。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律师合上文件夹,“当时身上有带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吗?”
“有一个存折。”迦尔纳从兜里摸出有些发旧的小本,递给律师。
“嗯……这个上面的取款记录是?”
“借给现在的老板的钱。”
“原来如此,取走的也已经补回来了。”律师翻了一页。
“这个存折能够调查到什么吗?”迦尔纳问道。
“果然还是得去一趟银行核实一遍才能确定,而且先生你的失忆也需要相应的医学证明。”律师抬起头来说道,“不过因为是一年前的事,当时如果是受到什么打击才变成这样……”
“当时发现他的时间和父亲去世的时间也非常接近,可能有什么缘由吧。”阿周那陷入沉思。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做好相应的证明,预约好检查的时间。”
“我知道了。”迦尔纳点头。
“其他人呢?”阿周那突然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你是不想我告诉别人吗?”
“如果可以的话。”
“这恐怕难以做到。”
“……”
“为什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一边迦尔纳的问题已经飞了过来。
阿周那假装咳嗽一声。
“因为比较麻烦……你没必要知道。”

“是吗?”由理站在工具台前用剪刀修剪花枝,一边随口答道。
“所以周五的时候我想请个假。”
“行。”由理爽快的答道。
“对了。”过了半响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
“下周末有个活动要咱们去布置场地,所以要开始设计了。”
“需要买新的品种吗?”
“看情况吧。”

(TBC)

2017-08-04 /  标签 : 周迦 38 2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