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十八章

感觉会被屏的一章
不是车(
—————————————————
第十八章

“迦尔纳,你……”阿周那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条件反射般的脱下斗篷,草草的盖在迦尔纳的头上。
从深蓝色的布料中银狼探出头来,仿佛在此之前对阳光的忌惮不曾存在过一般,迦尔纳拉下了头上的物什,金色的耳坠一如既往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完全的站在新生的太阳光下。
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不仅仅是时局亦或是自身,眼前的迦尔纳和在鲁特密林中时完全不同,与其说是能接受阳光的直射,不如说应该是他的力量本身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阿周那自己也摸不清迦尔纳究竟变化到了何种程度,时间之短,他才离开不到一周的时间,迦尔纳就已经和从前相比完全不同。
银狼究竟是什么?
事到如今,阿周那才像是刚从梦境中醒来,想起这件明明应该是最应该调查的事。
但他毫无头绪,鲁特图书馆中的书籍从头到尾都在陈述银狼的传说,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记录告诉他如果银狼不再是传说时该是何种存在。
有着超人的迅捷,巨大的力量,可以防御任何攻击的“布料”,自如恢复的身体,能够撼动自然的言灵,却又生长出狼的耳朵和尾巴,有着动物的习性。
尽管观察到了这些,阿周那仍然对迦尔纳一无所知。
他从哪里来,又从何处去,为何在幽深的丛林栖身,无数的疑问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涌上脑海,但他并不知道如何开口。
然而即便他真的询问了,恐怕迦尔纳也并不会开口回答他,最终所有的疑问随着共同相处的时间渐渐消散,他的思念在心间抽芽生长,再也无法消弭于无形。

很快第二王子的葬礼如期举行,在大理石堆砌的皇宫里,老皇帝坐在金色宝座上一动不动,他的面前陈放着灰色的石棺。各个文臣武将沿着王座而下的红色地毯,按资历沿着长而宽的白色台阶而坐。
身着黑色长袍的祭司举着挂了铜铃的木杖径直走进大殿,礼乐响起,他身后的随从发出悠长的声音,如同山间回荡的狼嚎,苍凉的音节在石质的宫殿中碰撞共鸣,挥之不去。
阿周那在席上突然瞥见石棺上盖着的帝国国旗,过去他一直没能看懂上面究竟是怎样的图案,然而此时他突然分辨了那些零散的色块。
神明在上,孤狼仰天长啸。
在他的沉思中,祭司的悼词戛然而止,老皇帝直了直身体,人们纷纷正襟危坐。
“今日是第二王子的葬礼仪式,”他咳嗽了两声,身体抖动起来,“皇后身体有恙暂不出席,老年失子,尽管并非亲生,但也总归是悲痛万分,大家节哀顺变。”
“王子去了虽然可惜,但陛下也要保重身体。”最前排年迈的宰相起身行了简礼。
其他官员纷纷响应,话语无非就是“注意身体”一类的,没有什么新意,倒也是必要的场面话。
老皇帝抬了抬手,刚才热闹起来的大殿一瞬间重归平静。
“今日大家在此,想必早已听说第四王子的事情。”
气氛骤然降至冰点。
阿周那观察着周围,所有人都面色铁青,不敢说话,只有宰相老神在在,安然自若。
“这件事我并不是没有放在心上,如今所有的事情也已经调查清楚……”
旁边的仆人端上金色的杯盏,皇帝饮了一杯茶,把擦了水的丝绢手帕丢进托盘中。
“第四王子毫无疑问的犯下了叛国罪。”
怎么回事?
阿周那的心里骤然一紧,他从未听闻第四王子有犯下这种罪的动机。
“作为皇族引狼入室,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我想众位爱卿也能够明白。”皇帝戴着钻石戒指的手敲打着座椅的扶手,大殿内一片死寂,无人敢有任何异议。
毕竟如皇帝所说,怕是找到了确凿证据,即便此时想说两句好话,也只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罢了。
“因而我取消了他的爵位和继承权,作为叛徒也没有必要举行葬礼。”

仪式结束后阿周那在人群中叫住了缓慢走动的老宰相。
“阁下,关于皇弟……”
老宰相抬起瘦骨如柴的手来,阻止了阿周那的发言。
“殿下,虽然您有所不信,但这的确是事情的真相。”
“他究竟做了什么?”
“我无法直接向殿下叙说,比起这些,您还是去关心一下卧床不起的皇后比较妥当。”
阿周那想起那天在帘后发出笑声的母亲,一时间复杂的感情涌上心头。
“想必皇弟和皇兄的死给她带来了不少打击吧……特别是皇弟……”
“那绝非是打击。”宰相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和这些事本身无关。她只是太高兴了。”
“……什么?”
宰相捋着胡须笑了起来。
“也请让老臣问问殿下,时至今日,殿下认为皇帝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小小的零件呢?”
“那是——”话题转变之快,一时间阿周那没有接住这过于这强硬的话茬。
“我国皇帝向来不向世人展露自己的面貌,数百年来依然如此,然而陛下登基几年,便打破了这道祖制。”老宰相不等他说完又开始滔滔不绝,“这是件幸事,殿下。”
“宰相大人。”一旁宫中的仆人走了过来,俯下身体,“陛下传唤您过去。”
“我知道了。”宰相转过身来,“那么请恕老臣还有公务在身,先行告退了。”
阿周那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显然宰相并没有说废话的念头,恐怕刚才的话中之意也并不简单。
皇帝向来不露面的传统他也有所耳闻,只是一旦事情做出改变,旧的东西如同退去的潮水,飞快的销声匿迹,或许史料里还有迹可循,但至少在民间已经不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至于母后是否是因为高兴而生病,甚至于高兴的原因,他都无处下手,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往其他的方向调查。
走上马车时阿周那想起宰相突如其来的问题。
皇帝绝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人而存在,一开始不是,最后也仍然不是。这个存在只是在名为“国家”的巨大机器中作为有点靠近中心的一个小小零件罢了,旧的零件废了,就拿新的来替代,如同周围许许多多同样存在的零件一样,毫无区别。
然而此时此刻最让阿周那担心的是本是来追杀自己的第四王子被作下叛国罪这一点,宰相和皇帝都没有细说个中真相的样子,如果是真的勾结了敌国,引狼入室倒还好……
但如果是因为他追寻银狼的事情败露,那么换言之阿周那现在已经站在了十分危险的境地。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TBC)

2017-08-03 /  标签 : 周迦 31 1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