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三章

放 飞 自 我
希望自主规避雷,感谢合作

-你对这篇有什么好说的?
-是周迦,真的(摸着良心
————————————————
第三章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停住不动?”迦尔纳弯下身看着阿周那的脸一脸疑惑,对方别过脸去,他就“唰唰”的快步挪到更加方便的视角上去。
阿周那两手撑着水桶的边缘紧皱眉头。
这是何等的失态……
“莫非是腰扭了?”
“迦尔纳—————————!!!”

“这不可能。”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阿周那如是说。
“明明已经是既定事实,不必逞强。”迦尔纳从柜台里掏出一盒膏药,放在他的面前,“用这个吧,躺下。”
由理在冰柜前笑翻。
“我不需要。”阿周那抬起一只手拒绝了凑近的迦尔纳。
“明天会动不了的。”迦尔纳放下药盒退了回去。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回程的时候阿周那略有些僵硬的钻进车厢,正襟危坐。
拉着轿车门的小司机朝迦尔纳看过来,两眼放光。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迦尔纳实在无视不了那双满怀期待的眼睛,不由得问道。
“腰闪了?”小司机躲躲闪闪的,非常小声的说道。
迦尔纳点了点头。
小司机做了一个“OK”的手势,喜滋滋一蹦一跳的坐上了车。
阿周那刀一般的眼神抛了过来。
迦尔纳在他的注视下落座,前方司机系好了安全带。
“社长请您放心,我会开的比平时更稳的!”
干劲十足,可以说是毫无恶意,大概只是想回报平时得到的好处。
车内放起欢快的小曲,气氛一时间变得其乐融融,欢乐祥和……
个鬼。

第二天一大清早,由理给迦尔纳放了早上的假,不用提前去店里开门。
“毕竟是我让他帮忙的错,你先看看情况,严重的话给我打电话。”前一晚临走前由理对迦尔纳说道。
虽说如此,迦尔纳看着阿周那紧闭的卧室门,实在也想不出能做什么,总而言之他还是摸索到了位于一楼的厨房。
冰箱里理所当然般的空空荡荡,柜子里有几盒快过了期的泡面,看上去阿周那并没有在家里吃饭的习惯。
此时早上六点半,迦尔纳一个人出了门,顺着手机导航的方向来到附近的市场,街道上早早出来买菜的老人们来来往往,迦尔纳在人群中提着买好的东西匆匆往回走。
他做早饭没有特别的意思,其中也有自己饿了的因素。等到白粥在锅里吐出透明的泡泡时,时钟跳到了七点半。
然而阿周那的房间门一动不动,依然紧闭。
小司机也来到了门口,闻着早饭的味道直咽口水,迦尔纳盛了一碗给他,两人走上木制的楼梯,小司机两手端着碗,站在迦尔纳身后看他敲门。
没有回应。
“咋、咋办啊?”小司机有点慌,这还是他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儿。
“果然是动不了了。”迦尔纳判断道,“昨天应该让他贴膏药的。”
“所以说?”
“他应该有安排,还是先打电话通知公司就比较好,社长腰闪了……”
“我没事。”阿周那一把拉开房门,喘着粗气,额头上还挂着汗,估计从床到门的一路并不轻松。
“太好了。”迦尔纳露出微笑,“还以为你不能动了。”
“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不用给公司打电话。”阿周那对两人说道。
“好,好的。”小司机收起了手机。
“现在去还来得及,不必折腾。”阿周那走回房里。
“你先到餐桌前等着吧。”迦尔纳对司机说道。
小司机捧着粥走了。
“膏药我带回来了一盒,要用吗?”迦尔纳走进房内,看见阿周那僵硬的解开睡衣上的扣子。
对方紧皱眉头。
“没办法,今天晚上有很重要的面谈……”阿周那做了一番解释,“给我。”

晚上深夜阿周那才返回公寓,迦尔纳坐在沙发上被司机摁门铃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去开门。
“这么晚了抱歉……”小司机陪笑,“社长喝醉了。”
于是两人合力让阿周那坐在沙发上,小司机放下买好的醒酒药一溜烟的跑了。
室内安静下来,迦尔纳倒了水放在阿周那的前面。
“把药喝了,去休息吧。”他说着,拧开塑料瓶的金属盖,试图塞进阿周那的手里。
一直以来都十分安静的阿周那动了动,保持着靠在沙发上的姿势,推开了迦尔纳的手。
“不喝,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酒精会降低膏药的作用,而且你也没法一个人上楼。”
“你稍微安静一会……”阿周那闭着眼睛,说话也有些含混不清。
“这我无法做到。”
阿周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迟到是第一次,行动如此不顺利也是第一次,接二连三的……”
“谁都会有倒霉的时候,不必放在心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阿周那反驳道。
“先不说这些,把醒酒药喝了,睡一觉就好了。”
“我不喝,你别管我。”
“喝了。”
“不喝。”
“我知道了。”迦尔纳叹了一口气,拿起药瓶灌进自己嘴里。
“你干什么?”虽然有些疑惑,但天然的直觉让阿周那感受到了危险。
在醉酒的状态下身体被放慢了速度,加上腰部传来的疼痛。
迦尔纳突然凑近,吻上他半张的嘴唇。
?????????????

阿周那酒醒了。
不是被药物酒醒了,而是直接被吓醒了。
?????????
他猛地一把推开迦尔纳,腰又痛起来。多么不幸的一天,种种的事情和遭遇都仿佛是和他在作对,超出他的预期,脱离控制。
于是在这一瞬僵硬的间隙里,迦尔纳灌了第二波药。
“你给我等……!!!”
一瓶药已经喂完,迦尔纳长出了一口气,仿若没事人一般的站起身来,朝他伸出手。
“去睡觉吧。”
“你刚做了什么……?”阿周那怀疑人生。
“喂药。”
“你再说一遍?”
“喂药。”
“再说一遍?”
“喂药。”
理直气壮,一气呵成,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迦尔纳看他一动不动又凑过来。
阿周那“噌”的一声就站起来了,一瘸一拐离开他的行动范围。
两人在客厅对峙。
“怎么了?”
“你离我远点。”
“还是我扶你吧。”
“我自己能走。”
“上台阶还是会疼,让我来吧。”
“不必。”阿周那退到楼梯口,抓着扶手用力抬腿,虽然腰还是很痛,但他白天已经安然的装作没事的样子度过了一天,这会也不在话下。
小菜一碟。
个鬼。
走上第一个台阶时阿周那打了一个喷嚏,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在路上受了凉有关系,人的点背并不是均匀分布,大多数情况下会在一个时期内密集出现。于是乎他交待在了第二个台阶上,无论如何这回是再走不上去了。
抓住机会的迦尔纳走了过来,弯下腰一把把阿周那抱了起来。
?????????
“等等等等等等!”阿周那抓着扶手不放,“我还没到完全不能走的程度吧?”
大约迦尔纳因为太想早点完事去睡觉,困意也上了头,比平时强硬许多,一言不发抱着人“噔噔噔”走上台阶。
然后阿周那被放到床上,迦尔纳保持着放下来的姿势,一条腿打折支撑在床上,缓缓地沉下去。

不动了。
“迦尔纳。”
“……”
“迦尔纳?”
“……”
“迦尔纳—————————!!!”
“……抱歉,刚刚睡……”
迦尔纳话还没说完一头扎在阿周那的胸口。
“你是小孩吗!”

(TBC)

2017-08-02 /  标签 : 周迦 63 7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