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二章

嗯,忘了说这个里面有相当程度的恶搞成分,罕见的放飞自我玩了很多梗,自助规避雷点希望,感谢合作_(:з」∠)_

去肝活动了()

自设guda出没

————————————————

第二章


这场争执终究被阿周那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匆匆打断,他有些不悦的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略微交谈几句之后,终究还是松了手。

“之后我有事,先暂时到此为止。”

临出门时他转过头撂下一句话。

“晚上我会再来的。”

“走好不送。”由理斜倚着柜台挥手送客,风风火火的凑到迦尔纳身边,“这个人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突然就走进来了。”迦尔纳离开柜台继续包装定好的花束。

“哈……”由理叹了口气,翻开桌上的笔记本开始测算账单。


临近下班时分,阿周那果然如约出现在花店里。

“所,以,说——”由理合上日程表,“客人你究竟有什么事?”

“……”阿周那露出十分复杂的表情保持沉默。

“喂,是警察吗,是这样的——”

“等等?!”

由理放下手机,冷漠的看着阿周那尔康手。

“……”

两人沉默的对视着。

“啊有个人闯进我店里了,似乎是闹……”

“我说总行了吧?!”

“这才对嘛。”由理露出微笑。

“但是要换个地方,在这里不太方便。”


坐上阿周那的轿车,一行人来到市内的某间僻静的高级餐厅,一进门侍者就带路抵达了一个包厢,葡萄酒在饭前已经斟好,待到菜上齐,侍者一声不吭的离开时,阿周那才仿佛像是酝酿完毕一般的开了口。

“事情是这样的,”他的指尖摩擦着白色的桌布,“半年前家父过世了,也就是C社隶属的集团的总裁。”

“原来如此。”由理点点头,“节哀顺变。”

“心情能够理解,节哀顺变。”迦尔纳在一边附和道。

“先不说这个,家父留下了两份遗嘱,在他去世后律师才告诉我们,现在手里的这份遗嘱是证明用的,真正分割财产的遗嘱,在迦尔纳的手上拿着。”

阿周那结束了一段的说明,拿起高脚杯晃动红色的液体,在杯边嗅了嗅葡萄酒醇厚的芳香,抿了一口。

“不过我想即便你找到他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由理说话一如既往的快准狠,“我遇到他的时候他的身上并没有遗嘱或文书一类的东西。”

“正如老板所说,”迦尔纳点点头,“我也不记得以前的事,关于你所说的遗嘱更是一无所知,抱歉。”

“至少也该有什么线索一类的吧?”阿周那险些被呛到,急忙放下杯子,“钥匙或者手机什么的。”

“存折的话倒是有一个。”由理回忆着说道。

“存折?”

“金额相当……不,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数字……”

“能让我看看吗?”

“诶?这大概不行。”由理一歪头。

“这真的是很十万火急的事情。”

“老板,不要太为难阿周那。”迦尔纳终究还是出来解了围,“现在的确给你看不了,因为我并没有带在身上。”

“我知道了,”阿周那叹了一口气,“那么只要送你们回家就可以让我看了吗?”

“不,没那么简单啊。”由理否定他,“就算你送我们回家也看不到。”

“为什么?!”

“因为放在店里。”迦尔纳补刀于无形。

“要换个地方说话的是你。”由理补了第二刀。

“……”阿周那强作镇定。


回到黑漆漆的店内,看过存折,由理背上包朝阿周那挥挥手。

“那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阿周那话还没说完就被由理打断。

“没事没事,我也刚好散步一会消消食,再见。”

“老板再见。”迦尔纳在原地朝她挥手。

“等等,你们难道不是一起走吗?”

“哈?”由理看了阿周那一眼,“迦尔纳并不和我住在一起。”

“我住在店里。”迦尔纳在一旁点点头。

“咳咳。”阿周那煞有介事的拿着存折清了清嗓子,“在这里住也不是很方便吧?”

“我并不觉得。”迦尔纳一脸疑惑。

“啧。”

由理没有发话,一脸看戏的不嫌事大的偷窥阿周那的反应。

“不如去我那里住,有足够的地方,而且比这边方便很多……”阿周那微微皱起的眉头隐藏在刘海下,却没能逃过另外两个人的眼睛。

“不必了,想必你也很困扰吧。”迦尔纳摆手,“更何况我根本就不记得你,过去只会增添多余的麻烦而已。”

“噗嗤。”

“喂!”

“这么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迦尔纳尽管没能搞明白眼下的状况,但还是说了这个场合应该出现的话。

“不过的确住在店里还是会有所不便,虽然有人夜里看店我很安心。”由理瞄准时机转变了话题。

“所以说,反正之后我也会带迦尔纳去做医学证明,其他的家族里的人也会逐渐的找过来,不如先到我这里,也好避免之后的麻烦。”阿周那把握住对方抛来的机会开始循循善诱。

“嗯……这也是一个问题。”迦尔纳看向由理。

“可以是可以,但是第二天还是要好好的把人还回来。”

“我是这么没有信用的男人吗……?”

“是的。”

“毕竟这才是第一天见你。”迦尔纳补刀。

“这话是你应该说的吗???”

“顺便让我参观一下吧?毕竟是我的员工接下来要住的地方嘛。”由理打了个响指,“走吧?”


阿周那的住所位于市内的一处高层公寓,内外治安严格,三人留下在停车场待机的司机,乘电梯上楼抵达了他的房间。

打开门,果然房间里十分宽敞,屋内的装饰严谨不失华丽,只是少了些生活的气息,偌大的生活空间显得空空荡荡。阿周那带他们参观一圈,打开了二楼的某间房门。

“这个就是你住的房间了。”阿周那说着走入房间,拉开白色的窗帘,宽阔的阳台被巨大的落地窗隔绝在外,城市的灯火在远方明明暗暗,被来自遥远地平线的黑暗所吞没。

“那我就放心啦。”由理退出了房间,“既然事情也办完了,我就回去了。”

“让司机送你吧,就在楼下。”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阿周那先行一步打开了防盗门,三人又一番折腾,最终这夜以由理离开时在车内朝他们挥手的一幕告终,两人一语不发的回到楼上,阿周那向迦尔纳说明了注意事项,又把备用的钥匙卡丢给他,两人按顺序洗了澡各回各房躺下。


睡不着。

迦尔纳在床上翻了一下,身体陷进柔软的床垫有些动弹不得。

真是令人难熬的夜。

在凌晨两点时分他滚下了床。

这个硬度可以说是堪称完美了,如果用什么来形容这种感觉,大概是把丢弃在路边濒临枯萎的花草捡回来养成绿意盎然的那种愉悦之情。

“迦尔纳?!”房门突然被打开,黑夜里一个黑色的人影闪了进来,“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看不清脸,不过他还是凭声音判断了来人。

“没事,只是床太软了难以平静。”

“……”


“这种事也难怪……”由理坐在沙发上爆笑。

一旁阿周那顶着黑眼圈沉默的看了她一眼。

“这你不能怪我,我已经尽我的财力买了最好的床铺,至于迦尔纳怎么觉得那是他的事。”

由理喝了一口汽水,突然一拍手,阿周那抖了一下,脸上表情更加变幻莫测。

“不如就暂时打地铺吧,这是个好主意。”

“……”

“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好歹也是认真在想的,真的哦。”

“我也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主意。”迦尔纳路过时提着一桶鲜花。

“我想你们并不明白我想说什么。”

“不是迦尔纳觉得床太软所以你很伤心吗?”由理打开电脑一边操作软件一边说道。

“怎么可能!”阿周那大喝一声,站起身来拍上胸脯,“再说了我根本不在意好吗!完、全、不、在、意!”

很在意。

由理低下头去打字如飞,怕是戳到伤心处了不能自拔。

“毕竟要说来那可是我亲自挑选的床垫,咳咳,既然如此不能适应的话,就折中一下先睡在地上吧。”阿周那平静一下坐会沙发上。

“嗯嗯,事情就圆满解决啦。”由理把空了的汽水玻璃瓶放在沙发边上的空箱里,临近打烊时分还有几个顾客带着之前留下的发票前来取货,她便起身和迦尔纳一起去接待。

之后是惯例的清理店内的鲜花,搬进冷藏室,阿周那在一旁围观着。

“要不要来搭把手?”由理问道。

迦尔纳在一旁提着塑料桶往冰柜走去。

“如果需要的话……”阿周那起身抬起其中一只准备搬运的桶。

“那个很重……”

“不需要你帮忙,我能抬得动。”

“是吗,不要太勉强,会闪到腰的。”迦尔纳说道。

“这种事怎么可能……”

咔嗤。


(TBC)


2017-07-28 /  标签 : 周迦 66 12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