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ジュナカルing
立派所长厨。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雷点是男男生子但是可以吃ABO
不接受受方过于女性化

更加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
宇宙爱好者
偶尔装作是个画手
通常五个小时就删

【周迦】繁花盛开时-第一章

依然自设guda:彼方由理
柚李会出场
没有什么可避雷的点大概
最近开的新坑和旧坑都太抑郁了写个轻喜剧调剂一下生活(。
纠结了一下名字决定还是中文名(
希望是日更,这个不会是有结局的喜剧()主要看想起来什么好梗(努力善始善终(。
———————————
第一章

那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早晨。
由理一如既往的顶着浓重的黑眼圈,捏着营养液的玻璃瓶,蹬着高跟鞋独自穿越附近的公园,朝着车站走去。
快到第一个长椅时,一个黑色的身影瘫倒在石子路上,挡住了由理的去路。
“什么东西……”
那是个男人,白色的没有精心打理过的略长的白发,身上是破破烂烂的黑色衬衣和牛仔裤,此时此刻,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怎么看都不是个很好的场景。
“呃。”由理看了一眼周围的行人,早起锻炼的人们纷纷后退一步或是别过脸去,并不想跟这件事牵扯上关系。
她很是无语的叹了一口气。
总之先看看死没死吧。
如此想着,由理伸出手落在了男人的脖颈上,贴着的皮肤还残留着温度,脉搏稳定的跳动着,对于眼下的场景来说颇有些安慰,倒不如说是帮了大忙。
既然没死就不必担心了。
由理起身,准备离开。
临走时她回头看了一眼,男人仍然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不行。
由理皱着眉转过身去又走了几步。
但是。
高跟鞋崴了一下,她又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
……
“啊——!”
她在众目睽睽之中发出一声懊恼的大喝,掏出手机打开了电话薄。
“喂,是部长吗?今天有一件无论如何也不能过去的事,所以……”
“你被解雇了,明天去人事部结算一下工资吧。”
“是吗……”几句寒暄之后由理挂断了电话。
“混蛋!只请了一次假就敢解雇!幸好昨天留了超大的bug没清理掉!”
围观的众人后退一步。
“哼。”她冷笑一声,立刻变得和刚才的社畜气场完全不同,果断的转身拉起地上的男人。
“喂,能醒过来吗?我们去医院!”

“是营养不良。”
“医生你能再说一遍吗?”
“是营养不良。”
“麻烦再说一遍。”
“抱歉,无论再说多少遍……”
由理拎起床上躺着的人的衣领:“喂你给我起来!!!”
医生和护士冲上去抱住她的腰:“这位家属你冷静一下!!!医院里不能大声喧哗!!!”
“你们比我声音还大吧!!!”

“你叫什么?”
“迦尔纳。”
“之前住在哪?”
脸色苍白的男人第一次露出明显的表情,似乎是十分困扰。
“抱歉,我记不得了。”
由理站起身来。
“你再说一遍?”
“抱歉,我只能想起我的名字,剩下的完全不记得了,至于你所说的我出现在公园里我更是毫无印象。”
过了半响。
“为什么要拿起桌上的花瓶?”
“我在想失忆的话是不是打一下就能想起来。”
旁边的医生和护士冲上来抓住她的手:“这位家属你冷静一下,病人现在这个样子你一定要坚强!!!”
“我冷静的很!!!你们都给我放手!!!”

“这是患者的随身物品,请您收好。”护士颤颤巍巍的带来了迦尔纳的衣服和其他的东西,在由理收下后就飞快的逃离了病房。
“唉……”由理叹了口气,“首先要再去找个工作,那个混蛋上司……”
“抱歉。”迦尔纳察觉到她的难处,“感谢你救了我一命,作为回报,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
“倒是没有期待你回报什么的,既然如此,索性开家店好了。”由理盘算着,“网店的代码也很好写,之前也上过花艺的专科,也不浪费好了,钱比较难搞啊……”
“钱的话,我想我可以帮上什么忙。”迦尔纳突然说道。
“你不是失忆了吗???莫非是假的???”由理跳起来就去摸索花瓶,然而那个顺手的钝器已经被护士拿走了。
“我的确是失忆了,但我想这个应该可以派上什么用场。”迦尔纳把绿色的长条本打开举到她的眼前。
是存折。
存款还很感人。
户主名写的是迦尔纳。

“等等你哪来这么多钱???”由理坐了下来,“莫非你……”
“抱歉我记不得了。”迦尔纳说,“不过既然你需要的话,给你便是。”
“等等,我没有白拿的习惯,先暂时借一阵。”由理从包里摸出笔记本和原子笔,“列个借据吧。”
“不必,这是你救了我的回报……”
“对了!”由理一面刷刷的写好一面打断他的话,“反正你也不知道去哪,不如到我这来吧?反正初期也缺人手,这样的话你也可以还这笔人情了,我也不用做我不喜欢的事咯。”
“我知道了。”
由理把笔塞进他的手里。

时间飞跃到一年后,开设在某商业区由理的花店成功的活过了亏本期,进入稳定的发展期。
这天她出去谈业务,留迦尔纳一个人在花店里收拾东西,店内漂浮着花朵的香气,店外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深色皮肤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快步走过花店的门口,临离开时无意间往店内瞟了一眼。
一秒钟后他飞速的倒退回店口。
男人一脸震惊。
很快他定下心神,阔步踩上米黄色的瓷砖,来到木制的柜台前。
“迦尔纳,你居然在这里。”
男人难得有失风度的抓住了一头雾水的迦尔纳的手腕。
“你知道我们找你找的有多辛苦吗?跟我回去。”
迦尔纳皱了皱眉头。
“喂,你不要不说话……”
“抱歉。”
男人的话音被掐断,对上他的是一张困扰的脸。
“请问这位客人——”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哈???????”

“迦尔纳你不要装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善罢甘休吗?”男人反问道。
“抱歉,这位客人,很遗憾我不能满足您的需要,装傻并不是我所擅长的领域,如果您需要花的话……”
“你这家伙……总而言之,跟我走,现在立刻马上。”
“请允许我不能答应客人您的要求,毕竟在此之前我已经和别人有约定了。”
“哈?”
“请不要擅自带走我的店员。”由理已经谈完业务回来,蹬着一双高跟鞋挎着皮包一身职业装的她看上去比男人还要高半截。
“你说什么?”
“这是我的店员。”
“那也无妨,迦尔纳,跟我走。”
“等等。”由理挡住了男人的去路,“你是他的谁?”
“家人。”
“是吗?”
在男人得意之时,由理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补了一刀。
“不太像啊。”

“这之中有各种各样的缘由,但我是他家人这点,毫无疑问。”
“有什么证据吗?”
男人一时语塞。
“他失踪也是一年前的事吧?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人?”由理接连不断的抛出问题,“你们真的是一家人吗?”
“关于这点,我毫无记忆。”迦尔纳在一旁搭腔一样的说道。
“迦尔纳你安静一会。”
“为什么?刚才还让我说些什么……”
男人深吸一口气:“只要我能够证明,我就可以带他走了吗?”
“还签了劳动合同。”
“付了违约金就行了吧?”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如此死缠不休?还有你到底是谁啊?”由理仿佛是刚刚才想起来一般的问道。
“我叫阿周那。”男人从西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由理。
“C社……”由理一把握住了迦尔纳空着的另一只手,“你今天别想带走我的人!”
“记得好像是老板你之前被解雇的公司……”
“好了迦尔纳你不要再讲话了。”

“关于解雇你的事我很遗憾,我也并不清楚这件事的缘由。”阿周那说着,“因为我是社长。”
“哦,是吗。”由理不为所动。
两人分别捏住迦尔纳的左手和右手。
“请放手。”
“那个……”有顾客颤颤巍巍的走上前来,“早上定的花……”
“已经准备好了,”迦尔纳说道,“如客人所见,现在有点腾不开手,可以等待一会吗?”
“啊……好。”
由理松开了手笑眯眯的迎了上去:“请给我看一下发票。”
“迦尔纳,跟我走。”阿周那扯了迦尔纳的手。
然而迦尔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目前我有约在身,不能毁约,对方也是救过我的命的恩人,不能轻率的对待。如果你执意想要我跟你走的话,五年后请再来。”
“你别开玩笑了!到底被骗了多久的合约!”
“五年,还有这并不是被骗。”迦尔纳皱眉,“你有什么事找我吧?但是关于过去的事我一件都不记得了,很遗憾。”
“我的确有事找你,而且还是重要的大事。刻不容缓,没办法等你五年,现在就跟我来。”
阿周那拉了拉迦尔纳,对方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想我也说过很多次了,我不记得了。即便你有事找我,想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

(TBC)

2017-07-27 /  标签 : 周迦 93 11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