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银狼-第十六章

憋了很久了()

————————————————

第十六章


回到帝都已是夏末,皇帝仍然尚未发布举办葬礼的消息。在周围的时局翻天覆地的发生着变化的时候,阿周那仍和之前所计划的一样,没有带着迦尔纳直接进城,而是选择来到他名下的一处不为人知的庭院。

这座僻静的庭院坐落在在帝都郊外,据说是过去的某一位王族的所有物。因为种种原因旧主消失了踪影,阿周那的母后暗地里操办了这件事,把这处已经荒废的庭院记在了当时尚且年幼的他的名下。

至于当时为何要送给自己这样的庭院,阿周那却并不明白这之中的缘由。

眼下,这座鲜为人知的庭院正是再好不过的去处,美中不足的是被阿周那闲置多年后已经变得十分破旧,院中原本还算修剪整齐的园林此时已经灌木丛生,杂草疯长。院中的宅子上,绿色的爬山虎覆盖着白色泛黄的墙壁,雨水残留下的污浊的痕迹也变得十分刺眼。

阿周那牵着马,和迦尔纳朝着大宅的方向一路走进绿丛的深处。脚下是隐约可见的白色的大理石砖,五彩绚烂的色彩在青翠的叶尖铺就,院里的上空芳香馥郁,偶有蝴蝶轻摇着翅膀飞过。此时,阿周那才发现这片庭院里生长着无数的蔷薇。

突然的,迦尔纳停下了脚步,阿周那也不再向前,回身注视着他在花海里四处张望的身影。

阳光的笼罩之下,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中的迦尔纳似乎露出了某种欣慰的神情,但是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或许这是阿周那的错觉也说不定。

莫名的,他的心境被一种缭绕不断的忧愁所笼罩。即使眼前如此美景,芬芳满溢,他也无法摆脱这突如其来的惆怅。

隐约的,阿周那想起那个色彩逐渐模糊的梦境。

遥远的、没有风、只有无际的花田和眩目的阳光。

静默着,没有一丝一毫的欣喜,没有波澜迭起的悲伤。

实在是过于空旷的梦。

“迦尔纳。”

他呼唤银狼的名字。

耳坠的清脆声响传来,迦尔纳回过头望着他。

“走吧。”阿周那朝他伸出手。


在这座庭院正式居住之前,他们还需要清理卫生,幸而此前阿周那每年会让男仆定期的过来清理卫生,所以各个房间算不上是太脏。

阿周那解了斗篷,和迦尔纳在大屋里转了一圈,才选择了位于一楼的一处房间当作卧室。除此之外,厨房的清洁也是必要的,毕竟他们也不能整日在外料理食材,更不可能有上街到饭馆解决伙食的余裕。

从水井里打上了足够的水,迦尔纳在一旁接过水桶提进房间,挂坠的声响和水花溅落的清音中,阿周那扫去地面上的浮土,用屋子里备用的抹布沾了水擦拭地板。迦尔纳也拿着一块抹布蹲了下来,似乎也是想帮忙的样子,有些生疏的摁着湿漉漉的布摩擦起来。

灰蒙蒙的房间一下子变的明亮,偶尔有风穿堂入室,丛林摇曳的声音在敞开的窗边响起。迦尔纳抖了抖耳朵,抬起身来透过垂下的窗帘和窗台之间的缝隙悄悄的观察着绿丛,又像是回过神来一样再次蹲下身去清理地面。

到了晚上这番劳作算是初见雏形,至少现在他们有了舒适的床铺、可以使用的厨房以及干净的浴室。

厨房的灶台上烧着开水,阿周那把脏了的盘子放进水池,从旁边已经被迦尔纳填满的水缸里舀了水清洗起来,银狼坐在他的身后望着锅上的蒸汽发着呆。

大屋的外面传来阵阵蝉鸣,虽然喧闹,但这的确是个平静不过的夜晚。清洗了身体,换下已经变脏的衣服,清理那些东西等到明天再说,浓重的睡意伴随着夜晚的降临席卷而来,在唯一的一张床上他们躺了下来。大概迦尔纳有那么些许不适,翘着尾巴在白色的床单上翻腾了几下,阿周那也稍微有些难以入睡,他苦笑了两下,大概是习惯了旅途中经常睡在地上或者靠着树的缘故,柔软的床居然变成了阻止睡眠的障碍。

他的指尖落在毛茸茸的突起上,软软的耳尖带着温度,迦尔纳抖了两下耳朵,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了阿周那的手腕。

阿周那悄无声息的凑了过去,在静谧的黑暗中吻上了他的鼻尖。


夏夜的气息填满了空旷的房间,耳畔是持续的蝉鸣。身侧的人已经沉沉睡去,银狼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床铺,推门走进笔直的走廊。

庭院后方是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的天然湖,与鲁特的有所不同,这片湖水并不广袤,在盛夏中被绿荫环抱。藤蔓植物缠绕着树干垂下,将湖水的所在隐藏起来。银狼在月光之中走进树林,在湖畔停下了脚步,偶尔有鸟飞过,留下翅膀扇动震动空气的声响。

银狼在柔软的泥土上席地而坐,惊动了湖面上正在休眠的几只鸟,很快世界又恢复了安静。

时间缓慢的流逝着,庭院之外的世界飞速的发生着变化,仿佛这里与世无争,完全的隔离开来。

那时阿周那仿佛听见了时钟运转时沉重的声音,在柔软的床铺上,他从意识深处惊醒。

身侧的飞鸟一时间扑扇着羽翼离开了地面,银狼回过头,和在身后的阿周那视线相对。

“原来你在这里。”阿周那叹了口气,来到迦尔纳的身边坐了下来,说话的口气轻柔,“怎么了?”

迦尔纳伸出被黑色布料包裹着的手,一只鸟落在他的指尖,啾啾的叫着转动头颅。

月色朦胧,阿周那的困意尚未消散,又不愿意让银狼单独一人留在这里,也不愿意强行拉着他回去,最后难得有些郁闷的抱着腿,在环起的手臂间歪着头注视着迦尔纳的侧脸。

倏然柔和的月光变得明亮起来。

迦尔纳露出了微笑。

(TBC)

2017-07-16 /  标签 : 周迦 44 6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