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热息痛

扑灭热情,平息伤痛
想接稿,有的话请务必(土下座
对大多数事情持无所谓态度
养老吃瓜群众
月球厨师
大多数情况下只吃11区粮
本人很喜欢装逼所以喜欢用外语起名
上上一条不是装逼
lo内同人二设部分创作请随意
无断转载禁止
唯一雷点是男男生子,评论时请轻柔的…
剩下基本什么都可以接受w
比较社障所以打招呼时请不要介意比较冷漠的回应(

【周迦】雨の日

短打一篇
同居生活,现pa
因为考试太累了脑子里只有废人梗,先让我废一会()
——————————
隔着一面玻璃,外面的世界是39度高温之中的牢笼,目不可视的日轮灼烤着钢铁都市,过于耀眼炽热的阳光在空中肆虐,被白色的薄帘遗憾的挡在了窗外。
有些昏暗静谧的房间内,墙壁上的空调持续吐出人工的凉风,室内是刚刚好又有些奢侈的、令人忍不住躺上床,钻进柔软的毛巾被的温度。
阿周那现在正躺在床上放空。
昨天下午他才和迦尔纳从旧的公寓搬到这个新的小区,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即将迎来无所事事的双休日,忙活了一夜强行收拾好所有的房间,直到后半夜才摇摇晃晃的蹭上从家具店送来的新床垫,头一着枕头就失去了意识。等到梦醒时分已是日上三竿,耳边是钟表滴滴答答走动的声音,而阿周那却并不想确认时间。
或许是中午,或许是下午,又或许是临近傍晚,他一边考虑着要不要拿过闹钟,一边却连一丝一毫的力气也不愿意花费,手指徒劳的贴着亚麻布床单,最终把看时间的想法扔进了思维的垃圾桶。
这样倦怠的行为对于他来说是极其稀有的,大概如果和他共事的人见了他此时此刻的模样,一定会感到不可思议而大吃一惊吧。
阿周那闭上眼睛。
突然有点想笑,厚厚的毛巾被下搁着的手臂能感觉到身边温暖的气息,隆起的那块黄布活动了起来,床垫一阵摇晃,细碎的发丝划过裸露的手臂,有些瘙痒,但却并不是难以忍受的程度。
甚至莫名的就觉得很可爱,自己都觉得很奇怪。
真是毫无建设性的想法,空无一物的大脑里缓慢的跳出单调的语句,某种感叹的,自我吐槽的,毫无意义,他的内心却只残留着被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填满的满足。这种感觉不是刚开始交往时的羞涩和紧张,而是已经习惯了对方在身边时所感受到的安定感和喜悦感。
不用特意开口说些什么,一语不发的望着天花板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就已经足够,放弃了对身体的控制,完全的陷在床垫之中。
在只剩下空调运作白噪音的室内,突兀的响起“咕噜噜”的声音。
阿周那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总算是做出除了呼吸和眨眼以外的动作,又像是特别吝啬使用自己的体力一般,缓慢的朝着自己身体下方的方向投去视线。
眼前是依然隆起的黄色毛巾被,他知道迦尔纳在那里,也知道刚刚的声音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你饿了吗?”他吐气,用很低的声音问道。
迦尔纳没有马上回答他,那块毛巾被动了起来,盖在阿周那的身上的被沿被抬了起来,白色的毛茸茸的头从黄色的线团里探了出来。阿周那看见迦尔纳从自己的腋下的位置冒头,毛巾被还罩在白色的头发上,一向感情表现稀缺的脸此刻正皱着眉头,但他敢肯定那绝对不是生气的表情。
大概是在苦恼吧,他知道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你……听到了吗?”迦尔纳一脸复杂的问道。
看吧果然。
“因为,很响啊。”阿周那忍不住用陈述事实的语调调侃他。
“唔……”迦尔纳发出轻轻一声,头埋进了床单,隐藏在阿周那的视线死角里,白色的手抓着被子蒙上了头,他又回到了毛巾被之中。
真可爱。
尽管知道自己不应该欺负迦尔纳,但是阿周那还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重蹈这样的覆辙。
要说的话,他的确是在向迦尔纳撒娇,像是寻常的情侣一样,大概迦尔纳也知道他这样的坏习惯,不会记仇也不会生气,最多也只是无可奈何,包容着他偶尔如同孩子一般的任性。
或许那也是迦尔纳在朝他撒娇的一种方式。
“饿了就去吃饭吧?”
真是毫无建设性的对话。
阿周那在开口提议的时候想到。
没有人回应他,话音落下空落落的房间里再度回响起肚子的空城计。
“迦尔纳?”阿周那望着天花板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问道。
“怎么了?”
“没什么……”迦尔纳在被子里翻了个身。
“饿了的话就起床去吃饭吧?”
“嗯……”
少见的闷闷的带着犹豫的回答。
“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我没有不舒服,只是还没有到饭点而已。”
“但是刚刚睡醒的话吃点什么也无所谓吧?”
“之后到了饭点再吃一次的话,吃的也太多了。”
“你在顾虑的怎么都是这么奇怪的事……?这样一直饿着不会难受吗?”
阿周那终于舍得动弹了下胳膊,在柔软的被子之下抓住了迦尔纳的手腕,在肚子的咕咕叫中他坐起身来一把拉开了被子,从黄色的毛巾中拽出了在床上蜷缩着的迦尔纳。
“不要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出去吃饭吧。”在迦尔纳复杂的表情之中,他露出一贯的微笑,又加了一句,“我也饿了。”
直戳迦尔纳的软肋。

新家里的冰箱空空如也,两人洗漱后权衡一番决定去昨天来时的那家便利店里看看。
一路人生地不熟,走错了几个路口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耳边时不时传来迦尔纳的肚子的声音,阿周那忍俊不禁,打闹一般想伸出手揉揉他扁平的腹部,被迦尔纳半空截住了手腕,过招一般的推了回来。
走进开着冷气的便利店,在熟悉的门铃和店员的招呼声中他们分头绕着琳琅的货架看了起来,阿周那在牙膏盒子的空隙中偷窥着站在对面的迦尔纳。
迦尔纳站在食品冷藏柜前,似乎在犹豫究竟买哪一种便当,拿起黑色的盒子看了又看。
阿周那走到旁边的货柜上,一抬眼看见迦尔纳喜欢的零食,习惯性的取了一袋,也知道一会他一定会露出淡淡的微笑,虽然很难捕捉,但是他知道。
这是怎样的感觉,尽管习惯了在对方的身边度过日日夜夜,只要两人分离,每当想起对方时,还是会和最初的最初一样,心头便会荡漾快乐的感情,脸上的笑意无法散去,仿佛世界也变得不再一样,坠入爱河是通向新的未来的大门,从那里他能看见发着光的道路,紧张的、小心翼翼的,但又惊喜的、激动的,忍不住前行,不再回头看向灰暗的风景。
结账之后两人坐在便利店的落地窗前处理冒着热气的便当,倏尔之间天空变色,硕大的雨点砸落地面,灰色的地砖变的深黑。
真是不完美的出行。
“下雨了。”阿周那望着天空说道。
“下雨了。”迦尔纳也跟着说道。
同样的陈述句,同样的语气,同样的感情,毫无建设性的感叹和附和,但却并不让人感到厌烦。
迦尔纳合上便当盒的盖子。
“等雨小了再走吧?”阿周那想起放在新家里的两把伞,他也没有再多买一把的打算,反正回去也是无所事事,在便利店里多等一会倒也无所谓。
“嗯,也好。”迦尔纳点点头,重新朝着冷藏柜的方向走去。
“你去干什么?”阿周那一头雾水。
“买便当。”
“刚刚不是吃过了吗?”
“那一点不够。”迦尔纳十分诚实的说道。
“……”
五分钟后迦尔纳拿着关东煮和新的便当坐了下来,在雨声中他重新开动。
阿周那买了两瓶热茶回来,看着迦尔纳一声不吭的和食物战斗,想起他刚刚说过的吃太多的问题。应该不是吃太多,令人在意的难道不是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事实吗?
令人嫉妒的男人。
看来喂胖之路依然遥遥无期,阿周那用筷子抢走关东煮里的一块肉,在迦尔纳并没有表态只是投来视线的时候又把肉塞进他的嘴里。
不然一会一定会被说教的。
迦尔纳再次吃完的时候仍然是瓢泼大雨,这下看来没有几个小时是不会停了,阿周那从桌前起身,在伞架前稍作犹豫选了最便宜的塑料伞,反正回去也并不需要走太长时间的路。
结账时迦尔纳也在身边站着,店员扫码的时候阿周那取了安全套放在柜台上,付款时的对方的视线稍微有些刺痛,但他并不在意,迦尔纳更不会注意到。
塑料伞有些小,两个人站在伞里都会淋到一边。
“你打吧,我跑回去就行了。”迦尔纳看着阿周那撑开伞。
“等等。”阿周那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手腕,“你握着伞我装下东西。”
“好的。”迦尔纳知道阿周那手里还捏着安全套的盒子,很是自觉的接过伞把。
很快他的肩膀被深色的手指揽过,阿周那把盒子粗暴的塞进裤兜,推着迦尔纳在雨里走动起来。
不经意间,迦尔纳也露出微笑,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眯细的青瞳里满是笑意,阿周那感受到脸上的热度,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周围是瓢泼的大雨,属于他们的只有直径不到一米的世界,阿周那的手臂很用力,尽管怀里的身体抱起来并不像异性那样柔软舒服,但是却刚刚好符合他的喜好。心中的怜爱之情似乎因为雨水的滋润生根发芽,他像是要将迦尔纳揉进自己的生命一般的紧紧抱住他的肩膀。
像是得到珍视的礼物的孩童,任性的不想放手。
因为喜欢,没有更多复杂的理由,他喜欢、他的习惯、他的爱好,扩大了讲是爱,缩小了讲跳不出喜欢两个字,包括觉得对方可爱的种种,有时无法控制自己,世界被颠覆的时点,大概他自己也产生了某种质的变化。

如今想来,一定如此。


(END)

2017-06-23 /  标签 : 周迦 107 16  
评论(16)
热度(107)